何德漢

人民公僕,香港土生土長。
不是政客,卻關心香港社會的事情。
不是傳道人,卻以另類角度分享信仰的體驗。
也不再年青,卻關心今天的年青人如何繼續前行。

Youthquake

原刊於德看生活事,2017年12月29日

Youthquake

日前英國牛津詞典(Oxford Dictionaries)公佈了Youthquake(青年震盪)成為2017年度最有代表性的詞彙。

引起關注的Youthquake

根據牛津詞典的定義,Youthquake是指因為青年人的行動或影響而引發的重大文化、政治或社會變革(The youthquake is defined as a significant cultural, political, or social change arising from the actions or influence of young people)。牛津英語語料庫(Oxford English Corpus)分析後發現今年Youthquake的使用率增加了約400%,估計與6月時英國國會大選結果有關。

今年4月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宣佈提早國會大選,當時不少人以為保守黨必定大勝,結果由於年青人的投票率遠超預期,為工黨帶來意料之外的力量,最終保守黨只以輕微議席慘勝。這次因為年青人踴躍參與成為工黨的致勝關鍵,當地媒體不約而同以Youthquake來形容這場選戰。

其實Youthquake不是一個新詞彙,早在1965年《Vogue》雜誌總編輯Diana Vreeland (1903-1989)便以Youthquake來描述「搖擺倫敦」(Swinging London)的青年文化,從而反映60年代冒起的青年人品味如何主宰當時流行時裝和音樂的轉向--這些戰後出生的嬰兒長大後開始抗衡上一代的傳統價值。現在Youthquake出現在政治選舉的語境中,同樣代表千禧一代已取代了戰後嬰兒潮的一代。

香港的「青年震盪」

在香港,類似的青年震盪已經出現了十年,但是特區政府卻沒有正面回應青年人的訴求:從2007年保留皇后碼頭事件開始,當時青年人對社會現況的不滿已經浮現,但是政府未有好好正視。最終基建發展大於保育的考慮——背後已反映不同世代香港人的價值觀分歧,皇后碼頭最終成為我們腦海中的集體回憶。

然後2009年發生興建高鐵的爭議事件,「80後」一詞迅速成為當時青年人的代名詞,甚至被理解為積極參與杜會運動的一眾,特區政府才開始醒覺青年人對社會不滿帶來的衝擊。到了思歪上台後,更多的青年人出現於社會運動中:反國民教育運動、港視不獲發牌事件、反對東北發展計劃等,然後2014年中共決定為香港「真普選落閘」而引發史無前例的「遮打革命」,特區政府的介入和處理卻進一步激化不同世代和立場的香港人的政治對立和予盾。

至2016年發生「旺角黑夜事件」,特區政府進而大力打壓青年人的政治訴求,更多參與社運的青年人判罪及入獄。加上近年中共政權在政治及經濟的影響已完全滲透到香港內部,經濟的發展只傾斜於大財團或建制內的既得利益者,中小型企業發展的空間不斷被收窄,面對過渡競爭的社會青年人向上流的機會更是越見困難,政治的取向差不多決定了個人發展的前路。現實生活的壓迫及政治願景的無望,如今香港的青年人彷彿已到了參與社會運動的退潮期。但他們對社會及政治的不滿卻沒有消除,甚至隨時成為未來特區政府管治的計時炸彈--人大常委會剛剛通過高鐵「一地兩檢」的方案,稍後將會進行本地的立法程序。到時會否成為另一場政治風暴?

好打得的家長式思維

主權移交20年,好打得被中共欽點成為特首,不少人因此期望特區管治將會出現新局面。但一切似乎是一廂情願:十年前發生的保留皇后碼頭事件,正是時任發展局局長的好打得親身處理。當日的她提出不可能不遷不拆,否則將會阻礙有關工程。若認為成為特首後的她能為今天的青年政策帶來一些施政新風,相信只是一場誤會。

日前好打得接受香港電台的專訪,她表示關心青年人的「三業三政」--即關注他們的學業、事業和置業;並鼓勵青年人議政、論政和參政。然而縱有許多青年人希望爭取「真普選」,她卻不會所有事都以他們主觀願望為依歸。

好打得認為成年人有責任告知青年人的是與非,祈盼他們有國家觀念、世界視野、香港情懷和社會承擔。面對他們種種訴求也要「有把尺作量度」。被問及有否為抗爭而入獄的青年人祈禱,好打得以聖經浪子回頭的故事作回應,並祝願所有青年人可以找到一條該走的路。似乎她仍未明白Youthquake的問題關鍵,仍以他們那一代的價值觀作主導,視青年人是小孩子一樣需要被教導,特別作為中共傀儡特首的她心存家長式的管治思維,即一切只在操控下給予選擇。

教會成為青年人的同行者

另一方面,作為社會中的一個信仰群體,教會如何回應Youthquake帶來的問題?2015年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發表了2014年教會普查的結果:青少年崇拜的人數由2009年的24 852人下降至2014年的17 121人;而青少年崇拜的「堂次」亦由2009年的483堂次下跌至2014年的454堂次。數字似乎說明了近年教會流失青年信徒問題的嚴重性。到底教會是否已察覺到Youthquake的問題同樣影響其宣教和牧養處境?

今天教會對於青年人抱有的價值觀及意識形態又有多少認識?當世界無法給予青年人更廣闊的遠景和盼望,他們的期盼和想法無法得到接納和認同,教會又可以扮演怎樣的角色?教會能否接納他們,容許他們有更多的思考和討論,甚至可以為他們創造更大的空間和機會?教會能否成為青年人的同行者,與他們一起走過當前面對的挑戰,並在困難和絕境中找到出路,在基督的救恩中看到盼望?

還是我們同樣對於青年人面對的社會處境視而不見、閉口不言,只向他們「口傳」平安的福音,甚至成為當權者的幫兇?昔日舊約的先知耶利米面對北國以色列的滅亡,百姓已離棄了上帝。因此神的忿怒要降臨他們身上,耶利米從上帝得到異象--南國猶大也要面臨上帝的審判。耶利米看到來自北方的威脅,敵人軍兵、戰馬之聲亦已清晰可聞。但是猶大人仍如在夢中,猶大的宗教領袖卻自欺欺人宣揚和平的假消息:「因為他們從最小的到最大的都貪圖不義之財,從先知到祭司全都行事虛假。他們輕忽地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耶六13-14)

面對今天香港的社會處境,Youthquake的出現正好提醒作為基督徒的一群,需以新角度和新思維了解背後的現象和問題,重新認識今天的青年人在數碼世界成長下的獨特語言、文化、溝通模式、思考方法、價值觀、意識形態、以至社會及政治上的取向,正面迎向Youthquake帶來的衝擊,不要傳揚沒有「真平安」的福音,卻要努力在社會中實踐基督教信仰的「敬虔、愛、公義」,為我們為下一代在地下建立上帝的國度。

「改變青年人的處境,就是改變教會的處境。教會的青年人沒有未來,教會也必定沒有未來。幫助青年人突破困境,實現世代使命,把一個更好的教會交到下一代手上,就是我們這一代的重大責任。」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