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除夕絮語: 談倒數、談教會除夕感恩會


殷琦 2018年12月31日

今年除夕,老公撇下我一個人不管去找他的兄弟去了,我也沒太大所謂、今晚就回娘家打邊爐、再回家好好享受寧靜的樂趣。

親情有時、愛情有時;歡樂有時、寂靜有時嘛。

大概從我青少年的時期起、我已沒有除夕湧上街慶祝的念頭。除了最怕喧鬧之外,我常常思考到底倒數的意義在哪裏?我們為何因除夕而興奮?望見各國璀璨的慶祝煙花,那種眾人都莫名興奮的氛圍,總教我茫然又害怕。大概是因為我理智得太恨、連「為何因除夕而興奮」也要思考一番吧。

至於教會,教會年終總喜歡辦除夕感恩會、這是我從青少年時代起的「除夕必備節目」。但自青少年的我已會想一大堆:如果我篤信上帝,但我真的一整年都倒霉透了,那真的還要感恩嗎?基督徒就一定要無限正能量、無限感恩嗎?不能感恩有時、抱怨有時的嗎 ( 但聖經的確告訴我們不住禱告、凡事謝恩…)?難道我還要作一堆什麼「雖然我經歷過這段艱難但上帝與我同行我勝過了什麼哈利路亞!」去討好在座的每一位嗎?

作一堆屬靈經歷去「迎合群體」是容易的,但這些東西是否真實,倒是自己與上帝交代。所以我不是說過嗎?做基督徒真是很難,難到有時我覺得自己根本做不了。

最後一次我參加除夕感恩會,大概是在 2011年;自此之後,我就沒有參加過。大概是有點害怕一大堆人沒完沒了的謝恩(明明人生就是有一大堆沒完沒了的痛苦在扭轉)。面對無日無之的工作、人與人之間的不信與猜忌、香港政治的黑暗、香港教會形勢的不變與墮落…我真的謝不下去。

今年的除夕很冷、寒風刮臉、冷得難以放鬆。大概我需要喝多一點酒,好讓自己清醒的時間少一點。

新年伊始,到底代表的是你能夠成為一個更好的人、還是只是告訴你又多了一年生活的束縛?這是幸運的開始、還是痛苦的延續?

我期待、同時也不怎麼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