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家事」角度看善樂風波

「善樂堂事件」至今已經三個月,事件來龍去脈可參此文。(多謝馬斯特用心整理)

現在的善樂人,常常將「這是我的家事」、「你不明白我們的傷痛」掛在口邊,希望我們這些外人別多嘴。我就嘗試代入一下用家事理解此事,善樂人的傷痛是怎麼一回事。

林牧師,創會牧師,異象型領袖,帶點距離看很有風範,但近距離牧養就不是強項,加上不擅用電腦,做起行政來就很多甩漏;師母則是賢妻良母,關心人,在事奉上補足了丈夫。兩個家長,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內」,牧師的事工(橋底、粵語聖詩、政治上敢言)在外為教會爭光;師母則在教會關顧眾人,此為「安內」。

可想而知,師母辭世對善樂堂這個家來講,真係死老母咁慘。這種傷痛,是我們不能分擔,也無法全然體會的。然而一年之內,竟然有人爆出「爸爸」已經有新女朋友,仲要係我哋用「家用」供養嘅,而且完全向仔女隱瞞。描述至此,你大概可以略為想像到善樂人的憤怒、悲傷。新的傷痛,加上往日的種種舊恨(例如林牧師好鍾意講人壞話),就算沒有人煽風點火1,也會令一眾家人苦不堪言。我們外人不明白為何他們會無視廿年牧養恩情,但換這個角度看,就會變成「識咗你廿年終於見到你真面目」。喪母、老豆極速續弦、個新女人係用家用養嘅,以家事角度看,就足夠同個老豆割蓆了。

但是,又怎能對廣大的基督教群體說「我唔鍾意牧師極速續弦囉,所以佢要走。」所以,要找更「強烈的理由」去向外界訴說。第一波的指控,針對「後母」,但劍指牧師私相授受。第二波,針對林牧師多年來的理財失誤。究竟是隻手遮天?還是行政做得不利落?我的意見是,教會初期,制度未完善,很多事都是口頭說了算。有信任的時候,當然沒問題;但一旦信任破滅,就每一張單都要計。如果用家事理解,就像脫離關係的時候,要對簿公堂數大家用了多少度電、多少升水一樣。誰人買了豉油,要有單有據。這也解釋到為什麼善樂人如此抗拒外人說三道四。牧師令他們加倍傷心,但這不涉離經叛道,教內難以制裁。要訴諸「犯法」,繼而推向人格謀殺,才能令我們這幫「主內三姑六婆」收聲。

善樂堂說,這是家事。這是對的。用家事的眼光看,易明很多。所謂清官難審家庭事,一家人要趕走個老豆,自有其苦不堪言之處。我們外人看到的,是一個老嘢為咗頭家辛苦一世,臨老竟然被掃地出門,當然是指責你哋班仔女不孝。事到如此,雙方都完全失去信任,溝通不來。

Couple with children having quarrel

對我來說,這事是沒有方法處理的,像單方面堅決脫離父子關係。我期望林牧師和善樂堂雙方,分開之後各自開枝散葉,好樹結好果,壞樹結壞果。

  1. 亦不排除可能有人煽風點火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