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Who is on the Lord’s side?

前言:在我港大基督徒歲月,這首是我常唱的歌…….

上星期五晚,妻女各有豐富的節目,就祇剩得我和菲傭在家,七時許吃過簡單的炒飯,人就呆在電視前,看了四、五集「珢琊榜」,感受至深!(太太最近訂了myTV SUPER,此劇有四十集,極好看。)

情節發展到最後,此劇有許多兵荒馬亂之戰爭場面,忠的那邊背城借一,負隅頑抗。令我想起兩段聖經:

(一):「人若在軍中當兵的,不將世務纏身。」提後二章5節

約七年前,我女兒去美國留學,臨行前我送了她一本中英文聖經,在內頁,我就是quote了此節聖經作勵志語。香港基督教群體中的每一個人,要知道刻下香港,此時此處此模樣(許冠傑的「鐵塔凌雲」…….),港人是結結實實的在打緊一場仗,很快就會進入巷戰的階段!兵書有云:「若兩軍狹路相遇,勇者勝。最基本的要求:從軍的人要要認清敵我(何君堯、陳世強是不能對他們心軟或手軟的敵人!),要劃清界線,辨識敵我,痛擊之,戰略不可能是透過熱情地參加下一屆港九培靈研經大會,又或是2017主愛臨香江。

我們大部分人都生於二次大戰之後,很難領會得到在福音書,每當耶穌呼召門徒去跟隨他,俱強調被呼召的人要時刻儆醒:要穿上鞋子,要帶手杖,要帶最簡單的行囊,你可曾細問:「在主觀經驗上,那究竟意味著什麼?」

那其實是一個要遠行、要走難的人臨起程之前的裝備(敍利亞,利比亞的平民百姓會較容易體會!),同樣的吩咐,在舊約出現在歷史上第一次逾越節,也許香港教會很快,一定比大部分人想像中都要來得更快,就會發現,自己眼前,就是一個充滿危險及未知數的曠野!你準備好沒有?Allow me to put it the issue more crystal clear: do you know how ill-equipped you are?

(二)第二段聖經是希伯來書二章10節:基督是我們信仰的先鋒(和合本譯作元帥)。Pioneer of our faith。先鋒,他走在戰場或競技場上,基督是勇猛矯捷的第一人,香港教會不可能仍是掛住團契週會次次都是生日週,又或者躲在後方BBQ,這就是我討厭每個over-weighted, over-dosed, over-religious的基督徒的原因!

要恐懼戰兢,作成得救的工夫!那不單是使徒保羅,對腓立比教會之敦促,亦適用於2016年秋天的香港教會,儆醒是全方位的,生死繫於一線。

危城歲月,在未得到你同意之前已經開始了!


編按:
參選2016立法會新界西的名單:黃潤達、尹兆堅、高志輝、周永勤、鄭松泰、鄺官穩、田北辰、何君堯、梁志祥、郭家麒、黃浩銘、李卓人、黃俊傑、麥美娟、馮檢基、陳恒鑌、張慧晶、呂智恆、湯詠芝、朱凱迪。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