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棟

哲學博士,畢業於美國印弟安那州大學,曾任教於明尼蘇達州的聖克勞特州立大學,現於美國十大天主教學府、俄亥俄州的戴頓大學哲學系任教。主要研究圍範是當代英美知識論及商業倫理,也包括宗教哲學和倫理學,對某些社會心理學、科學哲學、邏輯、形而上學課題亦甚有興趣。文章發表於不同的教內教外媒體。欲看更多資料和文章,請按上面的連結符號。

UCC 會否陷入信任危機而不自知?

一,思考實驗

讓我們做一個思考實驗:今天有二十多個你不認識的基督徒聲稱共同建立一間非典型教會,其非典型之處包括

(A1) 那廿多人不會公開自己身分,

(A2) 那間教會是沒有會友制度的,即沒有會員大會來決定事務和承擔法律責任,

(A3) 一切教會事務和法律責任只由那廿多人承擔,他們不用向任何其他人交代,

(A4) 他們亦沒興趣向其他人公開交代很多他們認為屬於內部的事。

如果那「教會」行事中規中矩,跟其他教會差不多,相信各位信徒讀者不會認為有需要深究,畢竟在新教歷史裡人們不斷建立新的堂會,五花百門。然而,如果那「教會」出現一些在教內具爭議性的人物,或做出一些在教內具爭議性和不尋常的事情,但那「教會」又期望其他香港信徒認為他們做得對,請問各位信徒讀者會有甚麼想法?

1

答案很簡單,這種制度設計本身很有潛質成為黑箱,十分危險,現在既然出現一些爭議性人事,而該「教會」選擇不交代,他們所作的,就等同於跟全港信徒玩一場信任賭博遊戲──「在你不知道我們是誰,和不知道我們思考過程的情況下,你信得過我們做了合理的決定嗎?我如果表露身分,你會發現我是有頭有面的呀!但我就是不表露身分。」無論各位最後選擇信任抑或不信任,有一點你必定會同意的,那就是,如果有人選擇不信任這「教會」,你會認為那是無可厚非的,因為人們沒有責任投放盲目的信任,而且信任錯誤的後果可大可小。

二,繖民網絡教會惹來的爭議

大家應該都知道我在指甚麼「教會」,那就是在佔中後成立的繖民網絡教會,UCC。該教會發生了甚麼具爭議性的事?至少有以下幾點:

(B1) 自去年七月起,不斷有一些主要UCC成員高度介入其創辦人之一陳龍斌在另一教會善樂堂裡引起的大量爭議裡,到一個地步旁人不斷提問,為甚麼善樂堂那麼強調「外人無資格過問他們教會的事」的同時,卻又有UCC來的好些「外人」長期地替善樂堂辯護。

(B2) 今年二月,陳龍斌隨同UCC一位傳道人朱幼成在UCC官方網站做直播時,講話內容偏離主題(他們原本聲稱只討論後真相時代,主要並不是談善樂堂),絕大部份時間只是替自己在善樂堂裡做的事作出解說,並指摘批評者製造假新聞,不懷好意地惡毒中傷他們。陳十分情緒化,按捺不住,發了一百分鐘牢騷。

(B3) UCC碰巧又安排了在三月按立朱幼成傳道成為牧師。有人批評這是過於倉卒,有人批評陳龍斌沒資格按立別人等等。

(B4) 陳龍斌經常表現出來的處事手法堪稱毫無EQ的公關災難,例如在選擇用善樂堂臉書公開批評林國璋的同時卻又拒絕回應信徒詢問,別人遞交請願信時故意留難,還要把兩、三小時對峙的錄影全放在網上等等。這些都是故意撥火,他經常把事情escalate,而沒有嘗試採取一些人們認為輕易可以做到的de-escalation的步驟。

三,不假設一些對他們最強烈的批評

在本文我只會以最少量的判斷來對這件事作出一些邏輯推論和分析,幫助讀者明白箇中問題癥結。用「最少量的判斷」的用意是,即使不假設很多坊間流傳已久的誰在某事上做錯了甚麼的批評,當我們主要只是用一些基本可觀察的公開資料來思考,我們已經不難懷疑UCC陷入了一個信任危機。本文不假設的,主要有以下這幾點:

(C1) 善樂堂趕走其創會牧師林國璋是錯誤的,違反神學的,和存有惡意的。

(C2) 陳龍斌協助善樂堂做這些事,和他本人的處事手法,已足夠證明他是人渣。(「人渣」等字眼是過去幾個月坊間一個流行判斷,並不是我在這裡故意用強烈挑釁性字眼。)

(C3) 朱幼成之所以能在UCC快速按牧的原因,最大功勞只是護主,即陳龍斌。

這些聲稱和指控,不管在某些讀者眼中多麼合理,均不會成為本文論證裡的前提,即一概不會考慮。

四,四個疑慮

這場信任賭博遊戲的賭注有多大?現在究竟是誰在期望誰信任甚麼?表面來說這大概就是,UCC那些不會公開身分的長老期望全港信徒信任他們透過陳龍斌支持善樂堂,即使一間堂會那麼高調介入另一堂會事務在香港教會歷史裡是極不尋常的事,即使在過去半年裡這惹來很多紛爭,UCC長老仍然認為沒有甚麼大問題,並且,他們期望全港信徒信任他們在這些紛爭下如期進行按牧是正確的,並且期望人們日後會稱朱為牧師(UCC的海報裡說按牧並不是一個人的事,可圈可點)。他們並沒有就任何事情作出任何解釋,也沒告訴人他們是誰,只是要求大家信任他們的決定。

讀畢上段時,你可能已經覺得難以接受,然而,還有一個可能性,那會是更難以接受。因為上段假定了那些長老對一切事情和決定均有十足的瞭解和授權,精明但無法得悉內情的讀者不難想到,以下幾個疑慮是有待求證的:

(D1) 過去幾個月與善樂堂有關的資料和正反評論資訊量極其龐大,亦過於零散,不難想像,部份長老沒有足夠心力跟進事件發展,例如他們未必清楚知道或認同陳龍斌那些不嘗試降溫但卻撥火的處事手法,他們亦容易只聽到批評者中最激烈和最誇張的言論,然後斷定自己的朋友被人誣諂,所以一定要支持下去。

(D2) 有部份長老並不過問也不清楚UCC日常運作,因此,例如當陳和朱要用UCC官方網站來做直播(其主要內容只圍繞陳在善樂堂的活動的爭拗),官方地用一間堂會的名義和資源介入另一堂會的事務,那些長老事前懵然不知,事後草率追認。

(D3) 與上述兩點相關的事可能還有不少,在那些事上,不知為數有多少的長老的角色近乎是橡皮圖章,他們只是基於對陳的友情或對UCC宗旨理念的普遍認同,便任由陳做他喜歡做的事。

D1-D3的可能性有多高?懷疑這些長老瀆職,是否太過份呢?畢竟他們可能真是香港教會圈子裡有頭有面的大人物啊!(可能而已,無人知道。)然而,有教會江湖經驗的朋友會知道,很多時香港教會圈子裡的堂會或機構的顧問對那些堂會和機構是毫無認知的,他們只是友情客串,任由朋友用他們的名字來美化自己的形像而已。最scandalous的一次是2007年胡志偉牧師在《時代論壇》提出質疑,擔心當時漸漸冒起的《基督日報》其實有異端背景。該報的顧問名單不乏香港信徒熟悉的名字,那些人也是有頭有面的!後來人們發現,有些顧問完全不清楚該報的信仰背景,有些甚至悄悄地不再做顧問,沒有作出公開解釋,當然也沒有公開道歉。另外,說到 scandals 和有頭有面,大家不難想起近日蔡元雲被指處理性侵投訴不當,盧龍光被循道衛理教會的委員會判為有性騷擾女性。如果我們連這兩個有頭有面的教會領袖也要質疑, UCC 背後那些可能是有頭有面的人,又算得是甚麼?因此,懷疑今天UCC的長老有否瀆職,合乎常情,而他們真身的名望亦保證不了甚麼。

在此完全幫倒忙的,還有第四個疑慮:

(D4) UCC裡有一個流行思想,認為他們才是真教會,別人全都不是。

陳龍斌曾在2016年的928兩週年UCC站台發言裡暗示UCC才是真正的教會(https://www.facebook.com/watch/?v=740627432742032),他呼籲別人要離開高牆的教會,加入真正的教會。在那兩分鐘言論裡,他起初講的教會明明是UCC,但後來意思開始轉變,令人難以捉摸他聲稱為真教會的,究竟是UCC,抑或泛指支持民主的所有信徒。但無論怎樣,這類言論可圈可點,不單圍觀聽眾抑或UCC參與者,或甚至是他本人,也會潛而默化地以為自己才是真理、上帝和公義的代言人。誠然,即使我沒有仔細地追看,我也發現到,陳龍斌本人過去幾年在臉書上的大量公開或半公開言論裡,均流露出強烈的正邪對立思維,例如別人對他/UCC/善樂堂的批評會被他描述為邪惡勢力攻擊他們,但他們還是站立得住的話,他就稱之為邪不能勝正等等(例如我在撰寫本文時剛剛看到他寫道:「坐滿禮拜堂有幾難?感謝主,我們的人就是多!邪,始終不能勝正!」,2019年3月11日)。在一個極度不透明的小群體裡不斷自詡正義和真理化身,對外界產生敵意,是很典型的教派化傾向,令人憂慮。

3

五,總結

總結基本資料和撇除坊間流行的強烈指控,(A1+A2+A3+A4)+(B1+B2+B3+B4)-(C1+C2+C3)+(D1+D2+D3+D4),當我們思考現在究竟是誰在期望誰信任甚麼,會發現仍然很有問題。現在的情況可能是,長老中某些活躍份子(數目不知有多少,但肯定包括陳)首先期望其他長老對他們作出不多過問的通盤認可blanket approval,給予他們莫大權力,極不尋常地運用自己堂會的資源來高調介入其他堂會的內部事務,並且,即使引來爭議也在所不惜;然後,這一小撮人再期望全港教會在沒有獲得任何解釋的情況下(陳有時稱之為他們不屑玩公關),信任那是全體身分不明的長老對UCC作出的明智決定。

大概是在 2007 年的《基督日報》事件起,我本人多年來一直認為香港教會存在一個嚴重問題,那就是過份依賴一小撮人之間的人脈關係來運作,很多章則和行政架構形同虛設。這其實是把教會運作停留在幾十年前的細小家庭式堂會心態裡,又或可說是江湖大佬式社團心態(當然,大家會美化江湖大佬為屬靈爸爸或時代先知之類)。這心態根本無法承托今天略為具規模的堂會,更無法承托牽涉大量金錢和政治參與的基督教組織,因為在那裡,金錢、權力和道德光環是極大的誘惑,即使那裡的人抗拒得到其中誘惑,亦會因為缺乏清晰行政權責和透明的財務安排,輕易招惹相關的惡意中傷,以致醜聞纏身。

我見不少支持UCC的人在個別爭拗議題上經常聲稱UCC有權不交代云云。然而,那是見樹不見林。當我們抽離一點看整體現象,即使在個別爭拗的議題上不予置評,退一萬步來說,就當他們在每一個爭拗的議題上都被人誤解了,就當他們赤子丹心,忍辱負重,我們仍然發現這裡有一場信任賭博危機。雖然香港教會本身經常以盲目信任來運作,UCC現在要求全港信徒作出的盲目信任程度,恐怕是前所未見的高。如果他們真的有很強烈理由不能公開長老們的身分,如果他們的長老連發出一個不具真實姓名的聲明或澄清也不願意作,他們就早應該對任何以教會名義進行的事有高度審慎的態度,而不是多次動用教會資源來介入其他堂會的內部事務,彷彿故意挑戰香港信徒的信任底線。

一個理智的信徒在此可以做的,只能對這種黑箱作業投下不信任票,那些按牧不按牧的問題其實次要非常,整個UCC陷入信任賭博危機,對全港信仰群體毫無問責性,才是最大的問題。

(本文發表前,曾交給一些牧者和熟悉UCC內情的人士過目,謹此致謝。)


欲扼要地了解事件始末的讀者,不妨參考以下資訊:

  1. 張國棟,〈教會輿論──從某堂會解聘牧師說起〉(http://faith100.org/eq3zZ),2018年7月17日。
  2. 馬斯特,〈善樂堂與林國璋牧師糾紛懶人包〉(http://faith100.org/p0bTj),2018年11月8日。
  3. 猶推古,〈陳龍斌牧師及林國璋牧師道鑒〉(http://faith100.org/9mFGw),2018年11月15日。
  4. 陳重鈞,〈[詳細Timeline] 善樂事件〉(http://faith100.org/ZndSA),2018年11月16日
  5. 陳重鈞,〈致善樂堂會友,有關林牧財政事宜的審察〉(http://faith100.org/63iZE),2018年11月25日。
  6. 凌智,〈[教會趕客實錄] 繼續跟進善樂與林牧的財政糾紛〉(http://faith100.org/q0Jbs),2018年12月9日。
  7. 張國棟,〈香港信徒可以如何開始思考後真相文化〉(http://faith100.org/DiYZy),2019年2月23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