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ouble Life Of Véronique

瀏覽關鍵字

 

【舊事重題】《兩生花》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 五、(完)

茫茫人海中,沒有兩個完全一樣的人。每人的處境也人是獨一無二的,因此也沒有人能被真正理解。這樣看來,人人皆是必然孤獨的。 二十多年前,在波蘭的一個母親正和其小女兒看着夜空的星。同一時間,在法國另一對母女在一同細察秋天的第一棵落葉,細看其葉脈細膩精緻的分佈。生於波蘭的Weronika在睡夢中突然有所感召醒來,走出大廳訴說着「我在這世上不是孤單的。…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