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ek Parfit

瀏覽關鍵字

 

【舊事重題】《兩生花》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 五、(完)

茫茫人海中,沒有兩個完全一樣的人。每人的處境也人是獨一無二的,因此也沒有人能被真正理解。這樣看來,人人皆是必然孤獨的。 二十多年前,在波蘭的一個母親正和其小女兒看着夜空的星。同一時間,在法國另一對母女在一同細察秋天的第一棵落葉,細看其葉脈細膩精緻的分佈。生於波蘭的Weronika在睡夢中突然有所感召醒來,走出大廳訴說着「我在這世上不是孤單的。… 詳閱

【舊事重題】《無痛失戀》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 四、

兩個南轅北轍的人,由相遇致互生情愫,由愛情變成感情。由感情到被生活瑣事磨損耗乾,再成陌路。這是塵世中再平凡不過的故事。人生活得久了,總會留下不少遺憾。多少失去了的人棘痛着我們的心靈,多少挽救不了的事情不想回憶?可有想過能有一個新的開始?能放低沉重的過去,明天起床能忘記一切,重新活過?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其英文原名實在把這種心… 詳閱

【舊事重題】《玩謝麥高維治》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 三、

筆者從《慾望的謊容》同一性與愛情中簡介了傳統 Lockean 的 psychological theory 下以記憶為 personal identity,如何因經歷時間變幻而受的限制。而《死亡魔法》一文也指出了在 Derek Parfit 瞬間轉移的思考實驗中,舉出符合 Lockean 的 the sameness of a rational being 的條件下所產生分枝 branching 的難題。到上文《銃夢》中 Bernard William 的行刑實驗又否定了 John Locke 以記憶(精神)即 personal identit… 詳閱

【舊事重題】《銃夢》 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 二、

上文筆者以Derek Parfit 的思考實驗來舉出personal identity 在瞬間轉移的假設下顯出 John Locke 的 psychological theory 的問題。就是在本尊分枝 branching 的處境下,同是記憶連續繼承,兩個分枝,兩個體卻在這傳統定義下是同一人。這矛盾處境叫我們看出這單以精神(性格、記憶等)不足以介定個體的存續問題。一直以來 personal identity 就是定義人的生死問題。而這文章系列要討論定義人的 Pe… 詳閱

【舊事重題】《死亡魔法》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 一、

故事是關於一場魔術師之間的兢爭。相方各自不擇手段要破壞對方的魔術表演。正鬥得你死我活之際,其中一方 Borden 突然推出了迷一般的表演。魔術非常簡單直接,一對在台上相隔數米,之間沒有遮掩的門。Borden 進入一邊,立即從另一端出來。這瞬間轉移的表演名聲很快開始傳開。對手Rupert 百思不得其解,就算台下有通度,也不致於能在兩門間如此迅速遊走。為了勝過對家…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