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64

瀏覽關鍵字

 

「紀念六四」與「反同」之惡

佔領運動過後,大台被拆,運動宣告完結,有人形容是民主運動碎片化,但我認為用「百家爭鳴、百花齊放」來形容現在的社運情況更適合,練乙錚早在2015年已發表社論,表示社運派系的分裂乃屬常態,認為那些說分裂是有陰謀的人屬無知心態。 如果只有短短三年的佔領運動,不同的派系也可以分裂成如此的狀態,那已經過去了廿八年的八九民運,即使出現了對悼念的方式… 詳閱

那一年,他們的血與肉

二千年前,有一個人,奉獻了自己的血與肉與受壓迫者同行,為他們爭取公義,然後祂死於社運中,祂的血與肉被極權所傷害和踐踏,但祂最後得勝了,即使極權消亡了,祂的國卻永遠沒有窮盡。 廿八年前,有一群大學生,奉獻了他們的血與肉去身體力行愛一個腐壞中的大國,為大國中的不義發聲爭取,然後他們被殺害了,但他們的血繼續向上蒼發出呼聲,一天這個殺人的政… 詳閱

把生命歸還給孩子吧!

把生命歸還給孩子吧! 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沙田堂 – 中國主日講道 2016年6月4-5日 經課:路加福音7:11-17;列王紀上17:8-24 失而復得的孩子和母親 今天是循道衛理教會每年為紀念六四慘案而訂定的『中國主日』。六四,是個關乎死人的日子。今天的經課裡面,舊約和福音書都分別記載了兩段關於死人的故事,都是年輕人失去了性命,母親失去了兒子。 路加福音7:11-17記述了兩… 詳閱

Eric Leong:悼念的聖殿大業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公元70年,耶路撒冷的真.猶太聖殿坍成敗瓦,然而時至今日猶太人的敬拜以及文化傳承並未因而荒廢,反倒勃發如新,比聖殿時期更富深度與活力。復觀所羅門始建聖殿至為輝煌的日子,以色列人從上而下都如同寵壞的孩子,養尊處優、轉向偶像,乃至崇拜禮崩樂壞變質腐化,終陷國破家亡流離失所之苦境。 崇拜上主,週而復始;禮拜更新端賴參與… 詳閱

〈每年六四,讓我們都來寫一篇吧〉

Charis Hung
關於六四,上年的討論是「還去不去支聯會」。 今年驀然成了「要不要悼念」。 香港的政局,這幾年變得很快。 我覺得,沒有人會認為悼念六四是一種錯,並且用盡方法責備悼念的人。 並沒有。 覺得錯,覺得毋需悼念的人,根本從來不會理會這日。 畢竟,六四不過是每年的六月四日。 像情人節、清明節、兒童節、鬼節……重視的人會重視,不重視的人還不是一樣在過日子… 詳閱

一碗魷魚粥.一點燭光

數月前,到臺北數天。臺灣的友人笑說我們香港人現在多到臺北透透氣。他了解香港當下的政治困局,特別帶我到臺北的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希望我能從臺灣的歷史中,重新得力。在那裡,我聽到一個令我十分難忘的故事,在此跟大家分享。 二二八事件中,許多臺灣精英受到牽連,無故被國民黨政府殺害。其中有一位名林連宗,是當時臺灣省律師公會理事長,也是臺灣省參議… 詳閱

覺醒—妳們有辦法叫醒裝睡的人

惜言、依言: 爸爸愛的好寶貝!小學生的妳和幼稚園的妳,長大後,要多謝今天大學校園內外的大哥哥和大姐姐!中學生小哥哥和小姐姐,比妳們大不了幾歲,卻很懂事!若歷史催迫妳們長大及懂事,爸爸會很欣慰,以妳們為榮!「九二二」百萬大道,人山人海,妳們也在場。教授講課時,同學鴉雀無聲,竟動起手,抄寫筆記。惜言妳也聽課,但妳說不明白,這不可惜;要珍… 詳閱

六四?倖存者的獨白

一直以來,每到六四,總會有些人,出於不同動機,企圖出來為中共鎮壓民運,屠殺學生及市民作詭辯,試圖淡化六四。這些論點,其實多年來千篇一律,了無新意,如六四根本沒有死人(或沒有死很多人);鎮壓後,中國得以穩定下來,經濟取得驚人增長;或曰大家應放下過,放眼將來云云;學生也有錯,背後受到別有用心的人(外國勢力)操作……不過,每一次有人站出… 詳閱

保羅夢遊記 — 6+4=9

Pastor Paul Mok
English 我又做夢了: 在遠方的一個國度裡,有一位數學教授正在教導一班大學生數學。 教授把一條數式寫在黑板上,要求大學生計算。 大學生小明看看數式”6+4=?”,便立即在黑板上寫上答案(10)。 教授說:”你錯了,答案應是9。” 大學生小明說:”甚麼??? 教授,答案應是10才對。” 教授說:“年輕人,你太天真了吧! 你的第一位數學老師,即是幼稚園老師,從一… 詳閱

教會,你的公義在哪裡?

1989年的6月4日,是香港人不會忘記的一天。筆者當時還未出世,所謂六四事件也是因為學校教授才得知此事。當在課堂中播出中共無情的鎮壓,軍人向學生開槍,學生爭相走避,這些畫面雖然只是從課室的投影機播出,但筆者仍歷歷在目。 也許,很多信徒都會問,六四事件跟作為基督徒的我們有何干呢?我們的教會很着重傳福音、宣教。在教會每星期的講道,團契的週會也總…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