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太福音

瀏覽關鍵字

 

擁抱那不受歡迎的(太一18-25)

擁抱那不受歡迎的 聖誕節是一個見證和平、分享、救贖和同在的節日。正因如此,聖誕節充滿感謝、歡樂和慶祝。我們如何演譯2016年聖誕節?又這演譯將如何塑造2017年教會方向和基督徒的人生?按今年的三代經課(太一18-25),我認為「擁抱那不受歡迎的」(Welcome the Unwelcome)。 不受歡迎的孩子 故事描述馬利亞懷孕,但約瑟對她的懷孕很有保留,並決定要解除與馬利亞的婚… 詳閱

不容易的悔改(太三1-12)

若問,「有權力者抑或沒有權力者較容易認識和承認自己的罪呢?」或許,很多人會很快回應,這是因人而已,所以,有自大和偏見的沒有權力者,也有悔意和悔改的權力者。社會身分和制度上的權力對人認識和承認自己的罪真的沒有影響嗎?奇怪的是,施洗約翰沒有特別針對一般接受悔改的洗之人,但卻批評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的受洗。他說:「毒蛇的孽種啊,誰指示你們… 詳閱

在叩馬太福音廿七章之門

你可曾想像,門後是一個怎樣的世界?四卷福音書,因着不同的成書時間,第一代目標讀者又迥異,在描述耶穌在世最後廿四小時,其着眼點就各有異同。相同處:沒有細意描述他肉身所以承受的痛苦,相異處很多:在約翰之筆觸中,他従容就義,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馬太又是如何呢?其重點在於witnessing the Truth / truth,其細節之描述,是一步一腳印地應驗於散存於舊约不… 詳閱

教會與社會關係—信徒公民角色的反思

後佔領時代,有沒有一種神學可指引信徒面對社會?行過書店見出版紛陳,但無論從方法抑或世代/政治多極光譜看,要找答案可能言之尚早。也許更值得留意是這時期湧現的集體智慧,反映公民水平如何影響運動走向。按此,我們的未來很在於更多既真誠、自主又負責任的行動者。對信仰群體,最起碼條件是每人在自己處境做信仰反省,彼此勉勵提醒。 近來有關心社會青年… 詳閱

聖經中的政治

香港教會一般只關心個人靈魂得救的福音,卻以「政教分離」作為不談政治的理由,其實可能只是對「政教分離」的誤解。又或以為聖經不談政治,所以教會也不應關心政治,其實這又是一大誤解。著名新約學者包衡(Richard Bauckham)指出,近年較多人重新發現聖經信息中的政治向度,其實才算返回常態。本課程正是為了返回這常態而設的,盼望回到聖經學習如何實踐政治生活。 … 詳閱

當天國遇上人國 -《馬太福音》研讀(一)

在聖經中,「天國」不單不是人死後要去的「天堂」,也不單是一個「神作王」的抽象概念,而是在地上有著一個十分具體理想價值的國度。《馬太福音》全書充滿了「天國」具體價值的表達,當我們以《主禱文》祈禱「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時,究竟這「國」及「旨意」是指甚麼?「你你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義」又是甚麼意思?這國度的價值與人… 詳閱

想像整全,在破碎中深耕

講於2015年8月30日,香港學生福音團契「大專培靈奮進大會2015」 「後」的迷失 對學生而言,8月30日是一個心情複雜的日子。因為跨過8月,代表暑假的結束,要調整心態,重新投入學習。不知各位預備好沒有?還是大家是把學期也當作假期的延伸? 這又豈是學生的心情?老師面對開學,也有不少壓力。我記得在2011至12年,我放了一整年的安息年假。結果,在2012年暑期期,我已… 詳閱

一隻蛋也不能少

你曾有過夢想教會(Dream Church)嗎? UCC有一個源於聖經的夢。這夢就是「神的帳幕在人間!」(啟廿一3)。人世間,生關死劫,活一世疲勞,滿是淚水!生死疲勞間,教會也是壓制雞蛋的高牆?抑或教會更似守護自己雞蛋的母雞呢? 說起「雞蛋」,此乃香港最近極之流行的比喻。講道以「一隻蛋也不能少」為題,靈感源於村上春樹的「耶路撒冷文學獎」獲獎演詞。「我你每… 詳閱

「凱撒的歸凱撒」?–從「聖公會賣地拒交1.8億稅」作理解

從聖經最表面去看,有關「稅務」的經文,在福音書有兩處,在保羅書信中有一處。 福音書第一次出現是耶穌處理有關「丁稅」的問題: 太十七24~27 24 到了迦百農,有收丁稅的人來見彼得,說:你們的先生不納丁稅(丁稅約有半塊錢)嗎? 25 彼得說:納。他進了屋子,耶穌先向他說:西門,你的意思如何?世上的君王向誰徵收關稅、丁稅?是向自己的兒子呢?是向外人呢? 26… 詳閱

看到甚麼比如何看來得基本(香港民主發展)

行政長官選舉的政改方案被否決後,大家都很關心香港民主發展。在人大「八.三一」框架下,爭取民主是否只是口號,沒有實質意義?中共政治有轉化可能嗎?表面看來,這屬於政治學的範疇,但也屬於神學範疇,因為上主在場,而歷史絕非只由某些人決定。所謂神學範疇,基本上,它不是關乎對所看見的解讀,而是關乎看。看比解讀優先,即看到甚麼,問題才產生,解讀… 詳閱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