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福音盛會2017

瀏覽關鍵字

 

含淚想主愛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作為在佈道會信主的我,對於即將舉行的「主愛臨香江」是超大型佈道會,沒有喜樂,只有傷感。看到主席們「星光閃閃」,宣傳海報中有政壇人士、一堆明星,不禁問一句,這是正式基督教的佈道會嗎? 看著大會工作人員諸如鄺大主教、以勒基金陳太;又看宣傳海報中有政壇人士及一堆明星,這顯然是一場又一場的Show多於基督教的佈道會。不僅如… 詳閱

為何還懷有能溝通的夢想?評「風暴念福音盛會」一文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近日看到不少人對「主愛臨香江福音盛會」的大會主辦單位一直不與反對者溝通而感到不滿和不支持。相反亦覺得只要大會肯與反對者對話溝通,求同存異,對話對話,應該對這聚會仍有支持的空間的。然而當我看到大會總幹事對八月份風暴的詮釋,我實在感受到這種空間真的非常非常少。 為何福音盛會青年組的活動要因風暴而要取消,會被詮釋為… 詳閱

給焗住要參與「主愛臨香江」的你一個建議

如果你是一個德高望重的牧師,和政府關係不俗,你見到政府和民間充滿仇恨。你會怎樣做?我會觀察仇恨是怎樣發生的。然後嘗試解決中間的矛盾,然後希望他們握手言和。 好,假設,民間的仇恨是因為政府的暴政呢?作為牧者,我應該勸說政府停止暴政。   理想是這樣。但現實很荒謬。   現實中的「德高望重教會領袖」沒有勸說政府,他們反而去勸說群眾放下仇… 詳閱

簡述福音盛會 ─ 不對話,不支持

這時代高舉對話,渴望對話,可惜缺乏的也是對話。 主愛臨香江福音盛會,由開始啟動到今天,不斷出現支持和反對的聲音。筆者認為不論反對者的立場如何,根本都不足以推倒此聚會。但我敬請主辦單位不要以為有支持者就沾沾自喜,而一面倒推行又漠視反對的意見。反對者絶對不是乳臭未乾的烏合之眾,而是在你和我身邊的弟兄姊妹、牧者傳道。再一意孤行地我行我素,… 詳閱

關於「主愛臨香江」的思想實驗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主愛臨香江」佈道會自面世以黎,網絡上出現無數批評嘅聲音,甚至有信徒發起聯署杯葛。要分析所有「主愛臨香江」所帶黎嘅弊病實在困難(因為太多)。但有冇可能,某部份嘅質疑只係針對執行上嘅不當,實質仍樂於見到大型佈道會嘅出現;而某部份嘅質疑係針對原則性嘅問題,認為搞大型佈道會本身就係一件惡事?透過以下一個假設性嘅思想… 詳閱

不好言說的言說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大型佈道會的功效有多好?早有研究指陳,若再多說,我也擔心自己口臭(感謝關浩然牧師不怕口臭說了)。 但為甚麼此時還要勞民傷財去辦?看見那麼多位我尊敬的牧長或是自願,或是被自願,擔當了顧問或組長,我就不想多說,不敢多說。平時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畢竟江湖太狹、太窄、太淺。 有些事,即使不同意,也有很多層次。從被動配合… 詳閱

愛恩斯坦一字勝千金的人生哲語

著名物理學家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在1922年11月從歐洲到日本進行為期六週的旅行,包括在東京演講。43歲的愛因斯坦得知他已獲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一心想在所下榻的東京帝國酒店避靜潛心寫下他的想法。當時一名信使給他送信,信差按當地風俗拒收小費,但仍想表示心意,但礙於身上沒有零錢,於是用了酒店的一張信籤和一張紙上用德文寫下字條,並說:「如果你夠… 詳閱

「大型佈道會」的誘惑──建城式的通天之路

我對大型佈道會並不陌生,由七八十年代的葛培理到回歸前後的包樂,從包樂到十年前葛培理的兒子葛福臨;從參與者到事奉者的角色,我都經歷過。有過火熱的和應,也有過冷淡的對待,但總沒有太強烈的厭惡。腓立比書說過:「這又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無論怎樣,基督究竟被傳開了。為此,我就歡喜,並且還要歡喜」(腓一18)頂著保羅這樣的名言,能說怎樣… 詳閱

我支持主愛臨香江福音盛會

「呀,當我第一次知道要搞那個福音盛會的時候,其實我是反對的!因為我覺得….呀…你不能我支持,馬上支持,第一,我要試下下,我又不想說,你搞一個佈道會以後加了很多宣傳,那種見證啊……很祝福!很感恩!很有轉變!結果決志者出來一定會罵我,根本沒有這種見證!這證明上面個是假的……我說先要給我試一下。後來我經過也知道他們是福音派的,而且沒有那種… 詳閱

主愛臨香江--預備了,宣講了,相信了,然後呢?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作為香港回歸二十周年慶典中的其一活動,已知這個「主愛臨香江」是個屬於「藍絲」的佈道會,亦明白它是「參考」十年前葛福臨牧師「福臨香港」之舉。筆者姑且不談牧者背景,只集中講之前的準備安排、嘉賓及講題,希望可以「拋磚引玉」引發大家的思考。 首先最令筆者抓破頭皮是「一領三行動」。有參與過街頭佈道與陪談員的信徒們都知道…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