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會

瀏覽關鍵字

 

愛割席的福音派(三) 一 福音派?還是基要派?

​先講個故事: 九十年代,日本動畫界出現了神級作品,就是上圖的新世紀福音戰士,英文就是Neon Genesis Evangelion。當年已經十分哄動,由亞視得到轉映權,我看了一集,好像沒有什麼大不了(當然之後就看畢26集+OVA)。女傳道也來問過究竟,我回答說,動畫中的使徒會殺人的,是敵人,把她嚇了一跳。 上一篇介紹了福音派的其中一個源頭,復興運動和約翰衛斯理的故事。論到… 詳閱

愛割席的福音派(二) 一 傳福音就是福音派︖

在上一篇文章末,我指出在福音派中,割席的事情俯拾即是。把事情簡單化、絕對化,是不是福音派的特性︖ 要回答以上問題,我多提出兩個問題: 福音派的來由是什麼? 福音派和基要派有什麼分別? 談到什麼是福音派,又要介紹一個有趣的答案: 我們傳福音,所以就叫做福音派! 這個講法,不可以說是錯,不過太過粗疏,也顯得對教會歷史不太了解。如果我們說在四福… 詳閱

愛割席的福音派(一) 一 建議講道安排也割席

先講個小故事: 昨天我出去,走到海旁,見到有位朋友想輕生。 「不要跳!」 「跳又如何?沒有人會為我流一滴眼淚。」 「就算沒人愛你,神愛你呀!你信有神嗎?」 「我信有神。」 「你信傳統的儒釋道,還是天主教基督教?」 「基督教。」 「我也是呀!那麼你信主會再來嗎?」 「信。」 「你信耶穌會在千禧年前或後再來?」 「千禧年前。」 「我也是呀!那麼你認為… 詳閱

如果返團契可以係讀完《土地神學》再落區行動⋯?

!!碌到最後有彩蛋!!     其實我都好想知,想落社區嘅有幾多堅持到喺堂會? 我在社區遇到會做義工深耕的,信徒是少數,我們小貓三四隻聚在一起時,就會談起在堂會的無奈,如:想推動社區服侍常遇阻力,減少返堂會後也會被誤解為「不屬靈」等。但吐苦水之後,我們往往很難去進一步探討信仰,將社區的經歷轉化為信仰反思和成長的養份。明明我們都需要得… 詳閱

年青人做乜睇唔開?(一)青春的問號

Adeline從港大畢業,在基督教機構工作兩年,薪金明顯過低,後因為人事、理想方向不同、時機等離開,現在找工作收到offer,薪金較為合理,不算很適合自己抱負,身旁湧來一堆要她為人生負責任的聲音,不知如何決定。 「上帝的供應」是甚麼呢,難道就是要忍受低人工,或是要努力找高人工的工作嗎?如何在現實的限制中,堅持找尋呼召呢? 想起一些流行樂隊的歌詞。 My l… 詳閱

逆權之路,血淚鑄造─光州後記(2):勇武抗爭是異端?

抗爭的抉擇,難言的過去 ​有幸與親歷其中的見證者見面,筆者把握機會向金先生請教他如何看以武力反抗與否的問題。當年光州人民組織市民軍,武裝驅離軍隊是否合宜的一步?金先生坦言他無法回答,只是指出當時形勢所迫,眼見不少同伴被殺,才迫不得已武裝反抗。事實上,筆者並非期望能找到一個絕對答案,畢竟每個情形的考量與判斷都不同,難以一概而論。金先生… 詳閱

逆權之路,血淚鑄造─光州之行後記與省思(1):記憶與創傷

在《逆權司機》一戲上映前,相信只有少數人曾聽聞南韓光州,更遑論對1980年的這段歷史有所認識。誠然,我們對南韓的印象均駐足於近代的韓流文化、整容等,除了廣受關注的南北韓關係,南韓本土的歷史及政治局勢卻鮮有在港引起關注。機緣巧合下,筆者在剛過去的暑假帶領一群大專生到訪光州,親身接觸這段充滿血淚的抗爭史。面對更趨崩壞的香港,帶著鬱悶與無力的… 詳閱

訪韓靈性復興之旅(光州篇):4. 守護真相的使命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518民主化運動記錄館 我們亦拜訪了「518民主化運動記錄館」。這處原是「光州天主教會大樓」,亦是當時第一次發生示威的地方。 光州民主運動於2011年5月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世界記憶名錄,她保存了很多當年的珍貴文物、檔案。記錄館有系統地收集和保存關於光州事件的記錄,包括資料文件、錄音、口述資料、學科材料、政府機構… 詳閱

訪韓靈性復興之旅(光州篇):3. 極權的極邪惡

國立五一八民主墓地 另一個到訪的地方是「國立五一八民主墓地」。這裡埋葬著當年「光州事件」的殉難者或有功者,建成於1997年。 工作人員先領我們列隊步行至「518民眾抗爭追思塔」,向民運殉難者致敬。然後,她向我們講解這座高40米的宏偉石塔彷彿一雙人手托著一隻蛋,象徵著「518民主運動犧牲者的靈魂,將通過新生命的形式得以復活的美好盼望」。 我們其後跟隨工… 詳閱

訪韓靈性復興之旅(光州篇):2. 殉難與倖存的抉擇

「518民主廣場」及「舊全羅南道道廳」 我們到訪光州市市中心的「518民主廣場」並「舊全羅南道道廳」,它們都是光州事件的重要現場。「518民主廣場」是當時光州市民集會的主要地點。「舊全羅南道道廳」則是光州市民的抗爭指揮部。(現時叫做「國立亞洲文化殿堂」和「民主和平交流園」。) 當年軍隊派出精銳傘兵部隊鎮壓的時候,仍有二百多名民運人士堅持死守在這…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