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運動

瀏覽關鍵字

 

世界不公,上帝沉默? 一 南非信徒抗爭經驗給我們的啟迪

19年4月9日,佔中案宣判,九子被定罪,香港專權政治再進一城。又一個失眠的晚上 惡人當道,小人得志。上帝的公義在哪? 富者愈富,貧者愈貧。上帝在哪裏? 正義不彰,義人受苦。上帝你為何沉默? 我們真的疲倦了。我們不知道能否撐下… 上帝你到何時才彰顯你的公義? 我們背誦《主禱文》說:「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這樣禱告到幾時… 詳閱

聖經作為帝國壓迫處境下的回應

#同場推介卓遊 https://www.facebook.com/440063412732234/posts/1359353290803237?sfns=mo 《聖經》背後的寫作社群與《聖經》前面的香港社會,特別是後雨傘處境下的香港社會,有何共通之處?《舊約》背後的寫作社群與《新約》背後的寫作社群,又有何相似的大環境? 上文說到自四年前雨傘之後,我腦中常迴蕩著一句話:「信息枯竭乃謝幕徵兆」1。我不肯定自己是否受了什麼嚴重心理創傷2… 詳閱

作為後雨傘香港的聖經讀者

雨傘革命/運動已然過去,她卻又實在以另一些方式存活著… 這場社會運動過後,不少人重回所謂「正常生活」,但亦有不少人意識到:生活從此不一樣。自己四年前也一同經歷這場運動。當中一個深刻感受是:世界變! 作為一個傳道者,我驚覺過往所理解的福音、所傳的道,忽然有一種not applicable(不適用)的感覺。那段日子,腦際間常迴蕩著已故神學家楊牧谷的一句話:… 詳閱

[信仰現場] 侯活士談「侯派」論爭,北美信徒不宜指點港人

在網上流傳一段訪問中,美國神學家侯活士(Stanley Hauerwas)談到雨傘運動期間香港有關他的詮釋論爭,有人以為他所關心是教會事務,不是社會改革,因此反對信徒參與傘運。侯活士強調這理解過於二元,他從沒要求信徒抽離社會。他一貫主張信徒以信仰身份介入,視眾生為上主美好創造,同時啟迪他們發揮想像力,省悟到暴力以外另有出路。 “I understand that there’s interpretive a… 詳閱

對倒 Tête-bêche:生命的弔詭

一月尾,香港獨立電影節上映了一系列以社會政治文化為題材的紀錄片和劇情片,剛巧時間配合,我觀看了其中兩套,一套是《地厚天高》,以紀錄梁天琦心路歷程為主的紀錄片,另一套則是有關傘運的劇情片,名為《對倒》。前者自上映以來廣受注目,看畢無疑令人勾起那隱隱作痛的瘡疤,時值天琦上庭受審,更叫人萬般感慨。相對前者,《對倒》出奇地鮮有被關注,但我… 詳閱

逆權之路,血淚鑄造─光州後記(2):勇武抗爭是異端?

抗爭的抉擇,難言的過去 ​有幸與親歷其中的見證者見面,筆者把握機會向金先生請教他如何看以武力反抗與否的問題。當年光州人民組織市民軍,武裝驅離軍隊是否合宜的一步?金先生坦言他無法回答,只是指出當時形勢所迫,眼見不少同伴被殺,才迫不得已武裝反抗。事實上,筆者並非期望能找到一個絕對答案,畢竟每個情形的考量與判斷都不同,難以一概而論。金先生… 詳閱

逆權之路,血淚鑄造─光州之行後記與省思(1):記憶與創傷

在《逆權司機》一戲上映前,相信只有少數人曾聽聞南韓光州,更遑論對1980年的這段歷史有所認識。誠然,我們對南韓的印象均駐足於近代的韓流文化、整容等,除了廣受關注的南北韓關係,南韓本土的歷史及政治局勢卻鮮有在港引起關注。機緣巧合下,筆者在剛過去的暑假帶領一群大專生到訪光州,親身接觸這段充滿血淚的抗爭史。面對更趨崩壞的香港,帶著鬱悶與無力的… 詳閱

訪韓靈性復興之旅(光州篇):4. 守護真相的使命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518民主化運動記錄館 我們亦拜訪了「518民主化運動記錄館」。這處原是「光州天主教會大樓」,亦是當時第一次發生示威的地方。 光州民主運動於2011年5月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世界記憶名錄,她保存了很多當年的珍貴文物、檔案。記錄館有系統地收集和保存關於光州事件的記錄,包括資料文件、錄音、口述資料、學科材料、政府機構… 詳閱

訪韓靈性復興之旅(光州篇):3. 極權的極邪惡

國立五一八民主墓地 另一個到訪的地方是「國立五一八民主墓地」。這裡埋葬著當年「光州事件」的殉難者或有功者,建成於1997年。 工作人員先領我們列隊步行至「518民眾抗爭追思塔」,向民運殉難者致敬。然後,她向我們講解這座高40米的宏偉石塔彷彿一雙人手托著一隻蛋,象徵著「518民主運動犧牲者的靈魂,將通過新生命的形式得以復活的美好盼望」。 我們其後跟隨工… 詳閱

訪韓靈性復興之旅(光州篇):2. 殉難與倖存的抉擇

「518民主廣場」及「舊全羅南道道廳」 我們到訪光州市市中心的「518民主廣場」並「舊全羅南道道廳」,它們都是光州事件的重要現場。「518民主廣場」是當時光州市民集會的主要地點。「舊全羅南道道廳」則是光州市民的抗爭指揮部。(現時叫做「國立亞洲文化殿堂」和「民主和平交流園」。) 當年軍隊派出精銳傘兵部隊鎮壓的時候,仍有二百多名民運人士堅持死守在這…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