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馬田

瀏覽關鍵字

 

讓樹有更多年輪

人總是對自己的師承和門派非常看重,古今皆然,中外皆然。一世紀的哥林多教會就是如此:“你們各人說,我是保羅派的,我是亞波羅派的,我是磯法派的,我是基督派的。”(新譯本)這不但是表示,我這個門派更正統、更有份量,它也用來貶抑其它門派,認為其神學不正確。 不但如此,有些人喜好用自己門派的語境和思考方式來解讀他派的語境和認知框架,或者上帝的… 詳閱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