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经学

瀏覽關鍵字

 

从路加福音与使徒行传学释经(四):熟悉旧约圣经

前一篇文章指出,要了解一段经文的意义,必须参考上文下理所说的,这同样适用于旧约。旧约就是新约重要的背景。若是对旧约陌生,就很难理解新约。比如,打开新约的第一卷书马太福音,开头第一句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大卫的子孙,耶稣基督的家谱”。如果对旧约没有认识,又怎么会知道亚伯拉罕、大卫是谁呢?因此,要了解马太福音,还必须翻回在马太福音… 詳閱

从路加福音与使徒行传学释经(三):上文下理

江仁佑
许多释经的书籍或课程,最先教导的,就是要注意经文的上下文。这或许的确是一般信徒最常见的问题。因着我们常常背诵金句,就很容易把许多经文抽离它原先的处境来理解,结果失去了对经文更为丰富的理解。 黄天相在《通情达理》这本书中,提起了一个非常好的例子(页130-131)。我把这段无厘头的叙述再加以改编:小芬早上五点半起来,午餐真的好贵。巴士在六点… 詳閱

从路加福音与使徒行传学释经(二):圣灵默示的方式

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从先知书和启示录中,我们看见,圣灵有时通过一些超自然的方式,直接启示给人类作者,让他们写下上帝的话。然而,这并非圣灵默示唯一的方式。路加在路加福音一开始就明言。已经“有好些人提笔作书,述说在我们中间所成就的事,是照传道的人从起初亲眼看见又传给我们的。这些事我既从起头都详细考察了,就定意要按着次序写给你”(路… 詳閱

从路加福音与使徒行传学释经(一):深入的释经

要摆脱天真的释经,必须体会解释圣经不能只看表面的意义,还有许多因素影响着我们对圣经的理解。因此,必须花时间深入地学习如何解释圣经。要学习释经,其中一个做法是先研究方法论,把各样鉴别学(cristicism)的理论先行讲解,之后再配上实际的例子。本系列却打算使用另一个做法,把注意力先聚焦在两本新约的书卷,当面对问题时才逐一介绍各种释经技巧与方法… 詳閱

原文与释经(七):文学的设计

唐诗《静夜思》脍炙人口: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虽然小时候还不懂什么是押韵,但已能背诵这首唐诗,并被其文学的优美设计所吸引。要是不懂中文,要欣赏这首诗歌就不那么容易了。网上可以找到不少《静夜思》的英译,意思是明白了,但就很难把押韵也一起翻译出来。 同样的,许多圣经经文都有明显的文学设计。传道书七章1节:名誉强如美… 詳閱

原文与释经(六):希腊文时态的意义

江仁佑
除了原文的字义经常被误用外,另一个常出问题的,我认为是原文的时态。这方面在希腊文尤其明显。因为希腊文和英文比较相近,同属印欧语系。因此,把希腊文翻译成英文比较直接。早期不少华文神学院,在教材缺乏的情况下,都教导学生把希腊文翻译成英文。这或许导致一些人以为,希腊文和英文的时态是完全相等的。当希腊原文的时态是过去不定时态(Aorist)时,… 詳閱

原文与释经(三):圣经中文译本纵横谈

和合本一统圣经中文译本江湖多年,一直是各中文教会的标准版本。但近年各种新的圣经中文译本已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我个人认为这是可喜的现象。在聚会崇拜时,我们仍需要统一的译本,方便礼仪的进行;但在研究圣经的时候,首先比较各种不同译本的翻译,有助我们快速发现争议之处,澄清一些我们容易误解的地方。以下按我个人粗浅的涉猎,对一些比较新的圣经中… 詳閱

原文与释经(二):比较译本的好处

学习原文的人分很多种,有些是为了兴趣而学;有些是继续进修的基本要求;有些是尝试选读,但没多久就后悔了;还有的是基本学位的必修科,没得选择。记得有次,学院有位校友在台上说:“以前学的原文我都忘光光了啦!”我是不太赞同这样子公开地说,因为台下大多数都是必修原文的神学生,只会加深他们的痛苦感受。但相信不少牧者都有这样的经历,辛苦学习原… 詳閱

原文与释经(一):学习原文的害处

江仁佑
神学院可以分成两种,一是原文科是必修,一是原文科只是选修。当然,这是指训练全时间牧者的学位课程,如:道学硕士而言。我曾听闻有神学院老师说,学习原文有害,还是不学更好。想必这所神学院的原文科必定只是选修。这是别人传话,也许难免失真,但猜想这位老师必定是看到不少对原文一知半解的牧者,曲解和误用原文来解经或讲道,才出此言。我的母院,基… 詳閱

福音派天真的释经观(五):回到教会历史去

江仁佑
这个系列已经来到了第五篇,会作一个总结。之前的第一和第二篇是指出圣经中一些表面上互相矛盾的例子。表面上互相矛盾,也许经由一些聪明、有创意、又有想像力的人解释之后,会变得不再互相矛盾。但这仍无损我想带出的结论——我们不能根据圣经表面的意义,就直接应用在我们现今的处境中。 最近在信仰百川中有一些关于林后六14的讨论,我没有细阅。但把“信… 詳閱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