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

瀏覽關鍵字

 

為街坊代禱的想像練習

「落土」小組早前辦了「落土重建社關大使」課程,作為成員之一,我也與一班弟兄姊妹一起洗樓探訪街坊。沿著暗黑偶有蟑螂的唐樓樓梯,走到八樓天台屋,應門的是一個包著頭的棕色膚色男子,長鬍子上展現闊大的笑容。他堅持找來椅子讓我們每個人坐下,圍在那狹小房間。四面都貼滿各種彩色海報紙,用來勉強防止漏水。他讓我們看他尋求庇護的文件,原來他來港是因… 詳閱

共生社區:匠愛家園(下) —— 去除標籤

一直好想知道,在現時侷促的世界,有沒有另類的社群社區共生的可能,可以突破資本主義社會人人自身難保的困境,並實現鄰里相愛的關係,而匠愛家園就是其中一個我好欣賞的實踐! (續上篇)電影《一念無明》上映後,更多人討論,能不能讓精神病人融入社區,而非隔絕在院舍。那麼,如果可以在一個小社區裡,與幾十個像戲中余文樂飾演的康復者,加上十幾廿個曾志… 詳閱

共生社區:匠愛家園(上)—— 軟弱的奇蹟

一直好想知道,在現時侷促的世界,有沒有另類的社群社區共生的可能,可以突破資本主義社會人人自身難保的困境,並實現鄰里相愛的關係,而匠愛家園就是其中一個我好欣賞的實踐! 清晨七時,一群人在操場圍著圈,有老有少,有的手持拐杖,有的戴著口罩,有的坐輪椅,都手牽著手。一頭夾雜棕色黑色的狗走到圈的中間,當大家唱完「讓讚美之泉流入每個人的心田」,… 詳閱

被邊緣的情緒病患者

世界衛生組織數字全球抑鬱症患者數已達3.22億,指出,本港每100個成年人便有3人是抑鬱症患者,但有一半患者沒有尋求精神健康服務協助。未計其他的情緒病患者及隱藏患者在數字上已經表達出他們已經靜靜地藏在我們身邊。 在電影「一念無明」中帶起了社會對情緒病患者面對的處境,無論被污名化、不了解、歧視、弱者、負累……令到他們難以抬頭及承認自己的病患,甚…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