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加福音

瀏覽關鍵字

 

為什麼以馬忤斯兩門徒對十架的勝利感到挫敗和困惑呢?

路加福音二十四章記載了一個小故事。耶穌受難後,兩個門徒由耶路撒冷往一條叫以馬忤斯的村子去。在路上他們一直談論耶穌受難這件令他們困惑甚至挫敗的事。剛復活了的耶穌走近他們,和他們談論起來。 到底為什麼以馬忤斯兩個門徒無法從(舊約)聖經明白耶穌的工作呢?我們又有什麼可以借鑑之處呢? 門徒對救贖盼望的想像 門徒感到困惑,明顯因為事情的發展和他… 詳閱

棕枝主日:三種感受(路十九28 – 44)

今日是教會傳統的棕枝主日,即耶穌進入耶路撒冷,面對受苦。今日選讀的聖經路十九28-44。對於耶穌進入耶路撒冷一事,不同群體有不同態度。第一個群體是耶穌的門徒。他們開心地喊:「主名來的王是應當稱頌的!在天上有和平;在至高之處有榮光。」第二個群體是法利賽人。他們向耶穌投訴,「老師,責備你的門徒吧!」第三個不是群體,是耶穌本人。他心痛地說,「… 詳閱

少年耶穌革命日記

「如果耶穌在今天香港讀書,會有甚麼經歷?」聖經沒有多少提示,但可以想像。 記得當初接手牧養教會兩個青少年群體時,事工頗具規模但人數不升反跌。花了一年多滿足行政需要,到這篇信息才認真了解他們在新高中學制的困境:相比成年人,他們手上資源不多,想跳出框框走自己的路,談何容易?越了解越無助,不禁悲從中來(只差沒有哭濕整包紙巾)。從處境出發,最… 詳閱

新出埃及(路九28-36)

對於這段聖經,我們可以有不同角度理解。第一,這是一件怎樣的事?第二,福音書作者如何記錄和詮釋這事?為何他們要這樣詮釋?第三,這事對當時基督徒群體和非基督徒群體有甚麼意義?他們有甚麼反應?第四,教會傳統(登山變像主日)如何再詮釋這事?第五,這事件與當下基督徒有甚麼意義?這五個問題是彼此相關,但卻不是必須,以致福音書作者的記錄與詮釋不… 詳閱

UCC 將臨期第四週(第一篇)福音書默想:升高與降低(路加福音 1:39-55)

傘城網上教會 Umbrella City Cyberchurch
經文:路加福音 1:39-55 39 後來,馬利亞就起身,急忙向山地去,來到猶大的一座城, 40 進了撒迦利亞的家,向以利沙伯問安。 41 以利沙伯一聽見馬利亞的問安,腹中的胎兒就跳動,以利沙伯也被聖靈充滿, 42 就高聲說:“你在女子中是有福的!你腹中的胎兒也是有福的! 43 我主的母親竟然到我這裡來。這事怎會臨到我呢? 44 你看,你問安的聲音一進我的耳朵,我腹中的胎… 詳閱

UCC 將臨期第三週(第一篇)福音書默想:與悔改的心相稱之生命(路加福音 3:4-18)

傘城網上教會 Umbrella City Cyberchurch
經文:路加福音 3:4-18 正如以賽亞先知書上所記的話:「在曠野有聲音呼喊著: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彎彎曲曲的地方要改為筆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為平坦!凡有血肉之軀的,都要看見神的救恩!」 約翰對那出來要受他洗的眾人說:「毒蛇的孽種啊,誰指示你們逃避那將要來的憤怒呢?你們要結出果子來,和悔改的心相稱。… 詳閱

當上帝的話臨到……(路三1-6)

將臨期第二主日 今主日福音書經課是一段很特別的經文,在路三1及2節中,提及了一個帝王、一個總督及三個分封王,以及兩個大祭司的名字。大家可能覺得,路加福音的作者,是否有需要將這些歷史資料記下,路加第三章倒不如像其他三卷福音書般,單單記載施洗約翰開始其傳道職事,不是更直接嗎?即使刪去這些歷史人物的名字,對我們了解經文,看來也不會有太大影響… 詳閱

將臨期的夢魘

傘城網上教會 Umbrella City Cyberchurch
希臘神話奧德賽Odyssey,其中一段,記載主角奧德修斯Odysseus由特洛伊城之戰回國,經過女海妖賽蓮Siren的海島。女海妖的歌聲迷人,唱出人的未來秘密,聽見她們歌聲的水手,都痴痴迷迷,把船駛向海島,觸礁沉沒,葬身大海。奧德修斯得智者提示,以蜂臘封了水手的耳,吩咐他們把自己綁在船的桅桿之上,離開海島之前不要解開。然後就開船經過海島,並能聽到女妖歌聲的… 詳閱

UCC 將臨期 第一週 福音書默想:當挺身昂首(路廿一章25-36節)

傘城網上教會 Umbrella City Cyberchurch
經文:路廿一章25-36節 日、月、星辰要顯出異兆,地上的邦國也有困苦;因海中波浪的響聲,就慌慌不定。天勢都要震動,人想起那將要臨到世界的事,就都嚇得魂不附體。那時,他們要看見人子有能力,有大榮耀駕雲降臨。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耶穌又設比喻對他們說:你們看無花果樹和各樣的樹;他發芽的時候,你們一看見,自然曉… 詳閱

品讀、孫牧;福音、逆道──寫給《逆道──路加福音品讀》的序言

2015年元旦日,收到孫寶玲牧師在Facebook的留言說找我給這本書寫序,那刻的我完全是受寵若驚的反應。第一次閱讀孫牧的文字,是在他的Xanga時代,從字裏行間認識到他的風骨。後來在某場合碰上,才真正從他的聲音、語態開始認識他。還記得他得知我的大學本科是哲學時,接連追問了好幾個問題,內容早已忘記,但「比試」幾招的印象卻頗為深刻。及後孫牧到了新加坡,間…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