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加福音

瀏覽關鍵字

 

坦承:我是一個仇富的人

仍然在想一個問題:財主做錯了什麼?(路加十六19-31) 新鴻基郭炳光一家去看北極光,其風度翩翩,應該有個名牌大學MBA的兒子說:能夠喝到一杯熱朱古力已經好幸福! 這句話,好刺耳! 耶穌是怎麼形容那財主呢?他說:有一個財主,身穿紫袍和細麻衣,天天奢華宴樂(劉巒雄太太(甘比)據說有600個Hermès名牌手袋),去看一次北極光,一天半天因為什麼physical constraint… 詳閱

耶穌降生,並不是為了讓你可以唱唱聖誕歌而已

聖誕將至,街上又開始有人唱聖誕歌,教會內也開始有形形色色的頌唱會、聯歡會和崇拜。而似乎一提及聖誕節,我們就只能聯想到悠揚的歌聲、翠綠的聖誕樹、閃耀的聖誕裝飾甚至令人期待的聖誕假等「普天同慶」等字眼。 但我們卻彷彿遺忘了,第一個聖誕節其實根本不是這個樣子的。 第一個肅殺不安的聖誕節 或許我們太習慣以那個寧謐恬靜,連嬰孩耶穌的哭聲也聽不… 詳閱

你可以悲傷,但是不要放棄(路十八 1-8)

主耶穌說,「常常禱告,不可灰心。」為何禱告會灰心?又或為何灰心會令人不常常禱告?為何要常常禱告?禱告與灰心之所以有關係,因為禱告是對話。所以,沒有回應和不理想回應都會令禱告者灰心,放棄禱告。但若禱告關乎一種生命力,灰心就不僅是不對話,更是對一種生命力的放棄和不堅持。那麼,這是甚麼的生命力? 在耶穌的比喻,寡婦的處境是絕望的。第一,… 詳閱

守護香港:做好人好事(路十三 10-17)

每次聽見一些好人好事時(例如,毛記電視星期三港案),我們會欣賞地說,這是人性光輝,因為好人好事回復人性。今日的故事(路十三10-17)就是一個做好人好事的故事。當時社會對安息日有很多規範,但若拯救生命的話,安息日規範是可以不遵守的,因為安息日的原意是上主拯救(申五12-15)。然而,習慣了按律法生活和害怕犯規的習性令人對何謂拯救生命漸失去判斷… 詳閱

選擇(路十38-42)

馬大和馬利亞的故事容易給人一種感覺:即馬利亞代表的聆聽服侍是上好的選擇,而馬大代表的勞動服侍是次好選擇。這種感覺容易使我們推論出以聆聽服侍為主的傳道工作比其他工種更尊貴,甚至鄙視勞動工作。然而,馬大是否代表勞動服侍?又上好福分是否只有馬利亞的聆聽服侍?今日,我嘗試從「甚麼是選擇」而不是「如何選擇」回答以上問題。 要回答以上課題,我… 詳閱

講真話的勇氣(路八 26-39)

故事(路八26-39)發生在外邦人地區,一個被鬼附的人得到耶穌的醫治,但耶穌沒有因他做了這件好事而被當地人接納和感謝。他們反而要求耶穌離開格拉森,不要攪亂他們的生活。至於那曾被鬼附的人,他很想跟隨耶穌。不論基於他想報恩或安全需要,耶穌拒絕他的要求,卻說,「你回家去,傳講上主為你做了多麼大的事。」聖經描述了,「他就走遍全城,傳揚耶穌為他… 詳閱

跨越(路七1-10)

跨越本身含意界線的存在。然而,界線不只有限制之意,更由一個人立足之所在而產生。重點不是消除界線,不但因為這不可能,更因為這帶來自身的消失。那麼,重點是認識界線代表甚麼的權力關係、我們如何被界線操縱和如何參與強化排斥別人的界線,從而我們可以具體說出和準備要跨越甚麼界線。 由社會地位建立的界線 今日的聖經故事就是一個有關跨越的故事。故… 詳閱

為什麼以馬忤斯兩門徒對十架的勝利感到挫敗和困惑呢?

路加福音二十四章記載了一個小故事。耶穌受難後,兩個門徒由耶路撒冷往一條叫以馬忤斯的村子去。在路上他們一直談論耶穌受難這件令他們困惑甚至挫敗的事。剛復活了的耶穌走近他們,和他們談論起來。 到底為什麼以馬忤斯兩個門徒無法從(舊約)聖經明白耶穌的工作呢?我們又有什麼可以借鑑之處呢? 門徒對救贖盼望的想像 門徒感到困惑,明顯因為事情的發展和… 詳閱

棕枝主日:三種感受(路十九28 – 44)

今日是教會傳統的棕枝主日,即耶穌進入耶路撒冷,面對受苦。今日選讀的聖經路十九28-44。對於耶穌進入耶路撒冷一事,不同群體有不同態度。第一個群體是耶穌的門徒。他們開心地喊:「主名來的王是應當稱頌的!在天上有和平;在至高之處有榮光。」第二個群體是法利賽人。他們向耶穌投訴,「老師,責備你的門徒吧!」第三個不是群體,是耶穌本人。他心痛地說,… 詳閱

少年耶穌革命日記影片

「如果耶穌在今天香港讀書,會有甚麼經歷?」聖經沒有多少提示,但可以想像。 記得當初接手牧養教會兩個青少年群體時,事工頗具規模但人數不升反跌。花了一年多滿足行政需要,到這篇信息才認真了解他們在新高中學制的困境:相比成年人,他們手上資源不多,想跳出框框走自己的路,談何容易?越了解越無助,不禁悲從中來(只差沒有哭濕整包紙巾)。從處境出發,…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