詮釋

瀏覽關鍵字

 

回應高銘謙博士的〈神學詮釋的任務:一個對政治釋經的提問及回應〉和〈潔淨聖殿〉

讀到高銘謙博士〈神學詮釋的任務:一個對政治釋經的提問及回應〉一文,令我眉頭緊縐。愚見如下: 一,撮要 首先讓我撮要一下高文。撮要的目的是顯示我沒有誤解(或至少不嚴重),並勾勒出高文的論證邏輯思路,因那是我以下主要批判的。高文主要是針對一種叫做「意識形態批判」的聖經批判學,有時在文中又稱為「以政治的角度詮釋聖經」。高十分憂慮「意識形態… 詳閱

欲言又止:淺淡聖經的留白與曖昧

書寫並非單向,而是相遇,是作者與讀者在文本的會遇。作者從來不只是信息傳遞者,更是搭建文本此平台的設計師。設計師以不同技巧為讀者鑄造想像的空間,而留白正是當中的一個經典手法。為何作者要留白?留白又是否有另一重意義? 留白是作者的言說與沉默。話說了,卻欲言又止,刻意不將話說盡,令文字與意義懸擱,遺下一個尚待補充的破口。這個破口是作者營造… 詳閱

從「解籤」到「解經」– 從「中」籤說起

每年年初二,新春的新聞中其中一項「必報」的,就是沙田車公廟的情況;而當中最注目的,相信就是「為香港求籤」的結果和解說了。 今年為香港求得的是「中」籤;按籤文的「分類」,由「上上」到「下下」,「中」應該就是「中規中矩」。以現時香港的處境情況,「車公」可算是十分「比面」,給與一個「中庸之道」,叫大家小小心心便算了。 既然是「中」籤,求其… 詳閱

新約導賞(二):ART讀經法初探

上文提到,讀經本身便是詮釋,exegesis與eisegesis互相交錯,不存在絕對客觀的釋經。但是,這並不代表任意解經是可以接納的,因為如果盲目追求客觀釋經是只看見文本而忽視處境,那任意釋經就是只看見處境而忽視文本,問題沒有得到解決,卻只是倒置了。在文本與處境兩者之間,我們很難避免有優次輕重,可以從文本到處境,也可採用相反的進路,但不能顧此失彼。至於… 詳閱

新約導賞(一):讀經便是詮釋

(此系列文章乃改寫自筆者自行預備的主日學教材) 論到讀經,常言道:不要將自己的意思讀入聖經,要將聖經的原本意思讀出來。我卻說:不讀入自己的意思,那還可以怎樣讀經? 按教會一般的說法,前者是「釋經」(exegesis),後者卻被稱為「私意解經」(eisegesis)。顯然地,此兩者的中文名稱已經內含價值判斷:前者是客觀、公允的,後者卻是主觀、偏頗的。但其實,…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