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境神學

瀏覽關鍵字

 

講道:底波拉革命(士4:1–7)

教會讀經表少讀士師記,今天是例外,我們不單看士4:1–7,也會講整個第4章甚至第5章。 若你有讀經習慣,大概同意讀士師記是不爽的。士師記延續以色列立國故事,講出埃及、入迦南之後遭遇,記載最多不是成功,而是失敗,講人民背棄上帝,結果被外族欺壓,然後他們呼求,上帝興起領袖解救,但過一段時間又陷於墮落與拯救循環。 今天經文也講以色列被欺壓,敵人是… 詳閱

[貧窮人視野與社會經濟史] 人生需要甚麼?(可10:35-45)

那些年,教會辦「抗貧主日」,邀請機構談整全使命。我被編於同日宣講,信息借窮人視野閱讀馬可福音10:35-45門徒雅各、約翰求發達的故事,再從本地社會經濟史印證,點出慈惠以外的公義問題,同時也是靈性虛偽問題。當時尚未看出各種體制崩壞,故仍期盼有心人推動某些政策改革。現在再看,民間應要自力互助。至於所謂撕裂背後的世代和階級差距,則反映靈性虛偽問… 詳閱

[主權移交20年] 大專營會信息:今天珍惜今天

從前服事的青年人成立大專團契,舉辦首個營會,邀請我在主權移交20年的七一分享培靈信息。他們選擇營訓希伯來書3:13-14回應信仰與前路掙扎,主題不外保持初心、紮根永恆,輕看眼前得失,但經文脈絡民數記曠野傳統卻先挑戰講者本身。 看當下青年人競爭劇烈,對未來患得患失,我們一代有脫不掉歷史責任。回看前途談判以來,我們多只專心為自己打拼,無認真為家園奮… 詳閱

[復活後主日信息] 信仰的證據

復活後第一主日,借門徒多馬分享自己信仰路。十分鐘信息只有概括大框,但希望至少見真身,能鼓勵青少年人。 那些年,我們同輩在社會向上爬遇樽頸,自覺難貼主流,也許當時仍想找符合道統的空間,最熱切討論是上帝旨意與人生際遇…終於癲起上嚟,捧著幾年積蓄去讀書。書本將我由思辯帶回現實,做學問,最終是整合自己,體會到傳統闊大,與其強求爭道統以人言證… 詳閱

[給2016各有心人] 潘霍華:所有美善力量

送上德國神學家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最後詩作。 話說暗殺元首事敗,潘霍華等人監已坐,水已落,苦杯已飲。時勢扭曲,不少同儕仍困於迷霧,只知身為德國人抵抗納粹是出賣同胞。沒有光環,沒有諒解,只有罪名。 當眼前路走盡,無形世界卻響起歌聲,無數為信念押性上命的先輩湧現。這時潘霍華才真箇體會起初宣揚的重價恩典、聖徒相通、獨處與共處,在次終極裡保… 詳閱

[處境神學‧本土政治] 講道:三一大揭祕(賽6:1-8;約3:1-17;羅8:12-17)

離職前最後講道,適逢聖三一主日,嘗試用最淺白方式反思三一奧祕當代意義,個人見證、聯合聲明、2047、世代矛盾共冶一爐。越來越體會到,作為宗教人士,不過是嘗試結合終極向度與歷史向度,在當下演活前人的信仰象徵。事實上,要講的這幾年已盡力講,關於我們時代更多奧祕,需要更多有心人一起努力發掘。 以下為講章文字稿。 ———————… 詳閱

535雙城記:六四—香港詮釋史

這是早年剪輯的本土八九民運回顧。1當時被邀請在不同青少年群體分享2,為在有限時間交待事件,花近兩個月搜羅珍貴片段,嘗試從港人角度重溫這歷史記憶。在敘述同時,也嘗試揭露港人心態演變。 今天很多人強調悼念的起碼人性,但在詭譎的當下,對我來說更重要參與基礎是真誠3,也唯有真誠才能喚醒良知與道義。悲劇從不止於哀悼,沒有真誠的倫理反省,只會悲劇重… 詳閱

[處境查經心法篇] 若耶穌是答案,問題是甚麼?

很多人自小在學校、家裡或者教會聽簡單信仰,會以為有放諸四海皆準的答案解決人生問題,所謂耶穌就是答案。有認為上帝專門幫我們趨吉避凶,有些層次高一點,為一切遭遇提供自圓其說的解釋,內容不外乎順境是上帝賜福,困難就是上帝考驗或者懲罰。然後有天面對困境,發現過去講法難以回應就很疑惑,有人懷疑上帝,否定信仰;又有人懷疑自己,覺得自己很糟糕。 … 詳閱

古鐵雷茲解放神學與當代中國(五):從解放神學到中國處境神學

在分別討論古鐵雷茲的神學方法及當代中國的人權狀況後,我們將會在餘下這兩篇文章探討古鐵雷茲的神學方法對當今中國的適切性。 中國與拉美處境的異同 古鐵雷茲的解放神學建基於拉美貧窮人的處境,其方法對應於拉美的政治、社會和經濟現實。今天的中國與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拉美有很多不同之處,但亦有相似的地方。在經濟方面,昔日鄧小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 詳閱

[當上帝不似預期] 處境查經實戰篇

上次介紹兩幅圖給大家,用處境方式讀聖經,可以發掘信仰同生活關連,但未談到查經。其實因為查經不過是一齊討論讀聖經帶來的反省,只要掌握一般討論常識就可以。但很多人在教會可能習慣跟著別人的材料回答一堆問題,最終引導到作者想你接受的答案,不慣自己決定討論甚麼。我慶幸有機會跟教會少年人一起試新方法,可以簡單談談當中發現。 早前我們花兩個禮拜分…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