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

瀏覽關鍵字

 

不要將大學淪為政權的喉舌

 陳文敏不獲港大校委會委任成為學術人事及資源副校長,被同場的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洩密,爆出多位校委否決的幕後原因:李國章指陳文敏沒有博士學位,當年出任法律學院院長只因他是一個Nice Guy;陳坤耀指陳文敏鮮有於學術期刊發表文章;曾於學生衝入校委會時抱膝跌倒的盧寵茂更指斥陳文敏沒有向問候他的身體狀況1 。事件被不少人認為校委會幕後操控結果,而且… 詳閱

我也不定你的罪:在定罪和認同之間(中)

「從今以後,不要再犯罪了」:只有恩典能給人改過自新的能力 福音之所以「本是神的大能」,是因為它容讓 (enable) 犯罪的人能夠有改過自新的能力,用一點我們的術語,就是「脫離罪的轄制」(free us from the bondage of sin),重新得到釋放和自由,這本來是不可能的,因為我們總會受制於自己的欲望和軟弱,重新墮進我們以前的陷阱,我們不能做自己想做的,卻做了自己不願意… 詳閱

自由之後:宗教能否為崩解的社會提供新的根基?

Post-Liberal Society Can Religion Supply a Foundation for a Society beyond Weightless Freedom and Consanguinity? 自由之後:宗教能否為崩解的社會提供新的根基? Today we observe that a more self-confident anti-liberalism arises against the ideal of liberal democracy. The dominance and arrogance of the North, as well as the excesses of freedom in Northern societies are used by regime… 詳閱

罷課

既然罷課事在必行,那不如就好好地想想罷課本身。 罷課會引起社會不少的反對,為甚麼?在課堂上所學到的知識,一般而言,我仍然認為是對學生有益的。但學習這回事,最主要的決定權,還應交回學生手上。 學校是一個制度、組織,在其中設立了科際,建設了空間,將知識制度化。這樣不一定是錯,但我們不應將它看作知識傳遞的全部,也不應視它為判斷知識合法與不… 詳閱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