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

瀏覽關鍵字

 

付代價的見證─開放教會的意外與反思

見證從來不是販賣平安,毫無代價。昔日耶穌為天國作見證,從來得罪人多,稱呼人少,受貧苦大眾歡迎,卻招來權貴人士的忌恨。以今天教會的牧養準則來看,耶穌絕對是被列入黑名單的教牧,皆因他分化、篤灰、割蓆,破壞教會和諧。不知何時開始,教會的核心價值彷彿由基督的福音,變為弟兄姊妹和睦同居。教內和諧成為凌駕一切的要素,導致面對許多爭議決定,我們… 詳閱

傳福音不如做福音

馬斯特
語言是思想的載具,控制語言,便可以控制思想。 教會的大使命,是傳福音,傳,福,音。 所以,我們所有的佈道方法,無論是單對單的三福四律五色珠,還是一對多的佈道會,萬變不離其宗,用口講。傳道人還煞有介事,引用羅馬書:「然而 , 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 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 然而,近年教… 詳閱

壓迫下的空間牧養:從以馬忤斯路上的「神演技」說起…

壓迫之下,人心惶惶,指鹿為馬的事增多。虛偽虛假成為人人自保的日常。 漸漸,言語失落,人失去述說自身故事的能力。 漸漸,人迷失身分,忘記自己… 再沒有歷史,沒有意義,沒有使命… 只剩下,苟且偷生,行屍走肉… 救贖從哪裏開始切入受壓迫者的生命? 路加寫給羅馬帝國下的人一個他獨有的復活節敘事(路廿四13~35): 第一個復活節,往以馬忤斯的路上,兩個灰… 詳閱

路加在復活節「補飛」 - 批判帝國的「隱藏文本」

上回說到耶穌在十架上的死,在路加的詮釋當中,可被理解為:福音對羅馬帝國的政治批判。(見〈帝國叛徒?批判帝國? - 路加如何詮釋耶穌在帝國制度下的死〉 那路加又如何詮釋耶穌的復活? 《路加福音》有以下關於首個復活節的片段: 5 …那兩個人就對她們說:「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6他不在這裡,已經復活了。當記念他還在加利利的時候怎樣告訴你們,7說:… 詳閱

帝國叛徒?批判帝國? - 路加如何詮釋耶穌在帝國制度下的死

帝國機器的醒悟 首個「受難節」下午3時,耶穌斷氣。按上司指示、執行帝國日常任務的百夫長,竟對剛在十架上死去的叛國死囚,作出一個奇怪評語: 「這人真是神的兒子!」(可十五39,太廿七54) 但更奇怪的是,路加在記述同一事件時,似乎重譯/重新措辭百夫長的評語(羅馬軍官較可能說拉丁語而非新約所用的希臘語文): 「這人的確是個義人!」(路廿三47) 為何馬… 詳閱

為沉默大多數舉哀

誰是沉默大多數?瑟縮於街角的露宿者?不受鎂光燈青睞的少數族裔?還是沒去投票的市民?提起「大多數」,我們心中會浮起某些被抹殺聲音的人,但可有想過,真正的沉默大多數並非人類,而是經常被我們排除在共同體以外,默默在我們身邊的一花一草一木。哲學家列維納斯(Emmanuel Levinas)指出,「他者」的脆弱性會挑動主體的情感,而向主體作出道德的呼喚。但植物果… 詳閱

為何改變不了?收編意外的日常權力

這兩個月,香港經歷了不少意外,或稱之為異於日常的例外事件,包括十級颱風山竹及史無前例的港鐵四線「跪低」。也許港鐵故障已是習以為常,但上月「更上一層樓」的癱瘓仍教人措手不及。這兩件事的共同點在於它們以非比尋常的力量與速度將人撞出慣常生活,使人偏離安定、規律與連續的秩序,將日常懸置以宣告例外的在場。當代法國哲學家巴迪歐(Alain Badiou)將之… 詳閱

福音冒險:討伐不公和認罪

我曾介紹過美國長老會所宣告的五條關於和平福音的信條1,都是冒險。頭一條冒險的理由是因為,與神和好、與人和好的和平福音挑戰邪惡與仇恨2。今天記下的是第二條冒險: 我們承認,我們參與了系統架構和個人暴力的行動,或未能夠對暴力的威脅及行動作出回應,是教會的公義、醫治、和好事工的失敗,是過犯。 真要依靠聖靈,讓心意更新而變化,起來批評時弊,遠比… 詳閱

福音 “Laughings” 充斥教會圈

教會圈子充斥著為數不少的「福音 Laughings」。這些「福音Laughings」想傳福音,有些還是滿腔熱誠,誰知他們以為自己是傳福音,事實上是「反傳福音」,人們接觸完這類「Laughings」之後,不單不會對基督的福音增加興趣和好感,甚至增加了反感。影音使團最近的方舟佈道,可說是其中的表表者。 前些時在一個電台phone-in節目中,一位基督徒女士嘗試與當日的嘉賓名人劉天賜辯… 詳閱

待人處事:體諒與衝撞

保羅說,「對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凡我所做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共用這福音的好處。」(林前九22-23)這樣做人是忍辱負重,因為當事人要將自己立場和喜好放下。 例如,保羅是自由的,但為了猶太人,他願意被律法捆綁。然而,保羅的做法不等於他會受讚賞,反而他可能是兩面不是人,即猶太人和外邦人都不會接受他,因為他們都會質疑保羅的立…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