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

瀏覽關鍵字

 

基督教文學是怎樣的一回事?

基督教文學到底是怎樣的概念呢?雖然我是文學創作的外行人,但作為熱愛文學的人,仍很想在這裡分享自己對這概念的一些想法。我認為,基督教文學具有三方面的特質,使其擁有文學的生命。 1. 刻畫人性 首先,人性是文學的生命所在,因為人性的醜陋與光輝、墜落與成長、慾望與愛情,都是滋養文學不可少的土壤。若失卻了對人性的細膩描述和深度思考,無論修辭如何… 詳閱

宗教改革與信徒皆祭司

在張貼於威登堡諸聖堂的《九十五條論綱》中,路德沒有提及信徒皆祭司。他主要針對當時羅馬教廷對大赦(indulgence)的做法,非針對教宗及其代表的聖統制。雖然《九十五條論綱》中有批評主教和神父,但其重點是他們濫權,非基於信徒皆祭司的神學。 相反,《九十五條論綱》第七條要求信徒順服神父(「上主為人赦罪,還要同時使他凡事謙恭,順服於他的代表-神父」… 詳閱

我應該進那間神學院嗎?

摸著酒杯底,朋友說他想進神學院,正在準備某幾間神學院的筆試和面試。但他提及的名字中,卻沒有一間我向來甚為欣賞的神學院。於是我便好奇一問:你會考慮報考那間神學院嗎? 他說,我不考慮那一間神學院了,因為聽聞有人進了那間神學院後,信仰大受挑戰,由十分虔誠變得不信。他不想重蹈覆轍。 抱殘守缺的價值觀 這種說法其實十分反映不少華人教會的價值觀:… 詳閱

為什麼以馬忤斯兩門徒對十架的勝利感到挫敗和困惑呢?

路加福音二十四章記載了一個小故事。耶穌受難後,兩個門徒由耶路撒冷往一條叫以馬忤斯的村子去。在路上他們一直談論耶穌受難這件令他們困惑甚至挫敗的事。剛復活了的耶穌走近他們,和他們談論起來。 到底為什麼以馬忤斯兩個門徒無法從(舊約)聖經明白耶穌的工作呢?我們又有什麼可以借鑑之處呢? 門徒對救贖盼望的想像 門徒感到困惑,明顯因為事情的發展和他… 詳閱

禱告與神的照管可能的神學模型:回應Charis的〈祈禱,是甚麼?〉(五)

FES大專部同工Fox 「上帝係咪喺我地未開口之前就已經知道哂所有嘢?(喺)咁點解我地要祈禱?」 「如果,上帝不是黃大仙,對於我們祂早有計劃,我們禱告又有何用?(除非有人告訴我,我們的禱告可左右上帝的決定,但會洐生其他問題:為何他能改變,而我不能?我們的命運有一部分也取決自己手上,而非全在上帝的手?)」 「難道當我不為某事禱告,上帝就不成就?… 詳閱

左冷禪、「內八路,外九路」的嵩山劍法和殘缺信仰

上文結束前留下了一個問題:「今天教會的信仰看起來好像也不像是那麼殘缺不全,那是什麼緣故呢?」,這就帶我們到本文的故事。 《笑傲江湖》的另一個失傳武功故事是關於五嶽劍派的。因為日月教要搶奪《葵花寶典》,所以便首次進攻華山,和五嶽劍派大戰。那次他們雖然奪得《葵花寶典》殘本,但卻也身負重傷而去。五年後日月教捲土重來,但這次卻中了五派詭計而… 詳閱

後雨傘思考之六:你們如果不悔改,都要同樣滅亡(完)

「他的守望者都是瞎眼的」:雨傘運動對教會的挑戰 所以對我來說,雨傘運動不但是對中央政府及特區政府的考驗。她也是對香港教會的考驗:今天到底我們還有沒有能力秉公行義,根據上帝的道判別是非呢?還是我們只懂作一些避重就輕的回應,或只是繼續強調「合一」、「憐憫」,卻不明白問題出在這個城市的罪惡和不公上:「她和她的女兒們都驕傲自大,糧食豐足,生… 詳閱

你們看這個人:答張國棟博士及諸君子(下)

「既然蒙召,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基督徒的道德基礎 事實上,這些沒有我們所信的那個三一上帝的道德基礎真是正確的道德基礎嗎?舉例說,如果我們在討論一個公民應守的法律時脫離他所屬的國家去討論,討論的結果能是正確的法律嗎?或在討論在一段人際關係中其中一方應如何行事為人時脫離這段關係和關係另一方的認識,討論的結果能是正確的行事為人法… 詳閱

宣教:他們的永恆歸宿在你手中?

又收到一封募款的信,是一家翻譯聖經的機構寄來的。信首醒目地寫著:「他們的永恆歸宿在你手中!」 讀了信才知道,原來是要用飛機把聖經送到太平洋某個島嶼國家,一個自然資源豐富、但很貧窮、交通很不方便的地方,需要資金。有宣教士在那裡工作。這對夫婦把新約聖經翻譯成當地的語言,小飛機把印好的聖經,連同寄給他們的郵包一起送去。 這些翻譯聖經的宣教… 詳閱

CCTVB 神邏輯的延伸思考

昨晚 CCTVB 的新聞播出了這麼的一句:「香港人就擔心鉛水丫,不過其實全球有超過七億人,甚至冇乾淨水飲」:言下之意,就是香港人有乾淨水飲(雖然有「一點點」鉛),已經比七億人幸福,像某位尊貴的議員所說,我們很應該「感恩」。 這句旋即被網民譏為 CCTVB 的「神邏輯」:腦筋稍為清楚的人都知道,雖然這個世界有人沒有乾淨水飲是很慘,但這和香港人是否要飲鉛… 詳閱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