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關

瀏覽關鍵字

 

中秋:惦記無法團圓的人們

在美國慶祝中秋,惦記親友,也惦記正在聖所庇護的移民⋯⋯ 剛開始Mission Year計劃不久,在費城的排屋與六個來自美國各洲的朋友住了兩星期,我終於成為了一個「少數族裔」,驚訝自己進入了全新的視角。發現自己從前自以為懂得與其他族裔共融的態度還是無法明白他們的心境,例如我其實並不想讓中國/香港文化大使成為別人第一個理解我的身份,但也同時發現很多類近… 詳閱

香港教會的想像與順服

跟一班教會年青人讀完《想像與順服──新世紀基督教倫理的反思》,有許多反思和需要探索實踐之處。基督教的倫理書籍其實不少,但這類風格的小書在華語世界實屬罕見,讀起來亦不算得平易近人,因為作者的論述背後有深厚的歷史、文化、神學及哲學背景支撐著,也正正排拒「即食」式的應用。 對「順服」的意識形態批判 本書的其中一個閱讀的難度在於用詞,讀者須… 詳閱

論社關

論到社關,筆者喜歡用一個例子來說明:有一個村落,很多居民没有魚吃,我們該如何幫助他們?也許有部份人會給他們魚吃;也許有另一部份人會教他們捉魚吧;也許會有人尋根究底,看看為何他没有魚吃,發現原來有財團將魚都團積在河流的上游,令居民都難以捉魚,於是透過向政府施壓等不同的社會行動來幫助居民,令他們有魚吃。社關就像上面的例子,大致上通常分… 詳閱

福音派以社關行動減輕該派的惡名

國際基督教消息
There are increasing signs that evangelical Christian groups are using social action to detoxify their brand, weaving their charitable work into the fabric of people’s lives. As the welfare state retreats, faith groups are increasingly supplying volunteers, local knowledge, and sometimes money to the places left behind… 詳閱

香港教會社關:一個未完的故事

近日教內反佔中言論四起,最普遍的講法也是最簡單的講法,就是說教會與政治無干,信徒首要責任是傳福音。想到這些,不禁令我想提出一些宏觀分析。本來是想在某篇正構思的文章某節裡談的,但獨立地擴充寫出來也許可回應今天的處境。 一,昔日大專基督徒的社關思想 大約廿年前,我剛大學畢業,認識了大專基督徒的論述和圈子,那裡的人十分強調教會要關心社會,…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