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信會

瀏覽關鍵字

 

在我眼中,基立浸信會的聖餐是這樣的

(按浸信會的做法,我們會稱聖餐為主餐,但為方便讀者明白,我將在此文劃一稱為聖餐) 按浸信會的特色,浸信會堂會理應沒有任何禮儀是必須遵行的,堂會可按會眾的處境和需要來自由發揮,因此我認為基立浸信會安排了一位禮儀牧師去負責主持崇拜裡的聖餐環節,這安排是完全違反浸信會的做法。因為浸信會是沒有必須守的禮儀,換句話說就是浸信會在崇拜中是沒有禮… 詳閱

在我眼中,基立浸信會的敬拜是這樣的

我教會基立浸信會源自美南浸信會,而就浸信會的傳統而言,每一間浸信會堂會理應沒有任何教會禮儀去遵從,即浸信會是沒有規定要遵行教會年曆來崇拜,也沒有任何一種儀式是必須在崇拜裡進行的。但其實在營運教會一段時間後,基立久而久之也發展出一套屬於基立的模式,而就詩歌敬拜而言,我們現在的詩歌敬拜大多是使用現代敬拜風格和模式,即我們所選用的詩歌多… 詳閱

再見,基立浸信會

我的生活最近出現了新轉變,就是我到了另一間教會聚會,參加他們的主日崇拜和團契,計劃用半年時間投入那邊的教會生活,覺得合適和舒服的話,便會正式將我原先在浸信會的會藉轉過去這間我新參與的教會。 那孕育我出來的,殺死了我 若大家有一直關注我的文章和動態的話,會知道我從小就隨母親在位於葵芳的基立浸信會裡聚會,我見證着教會裡大大小小不同事工和… 詳閱

我對基立浸信會的感謝之情說不盡

近日有關教會的醜聞被大肆宣揚,特別是關於該教會如何抹殺一名離教者的前途,而在信仰百川中,其實一直都甚少有表達對自己堂會的愛意的文章,但我今天真的希望感謝自己所屬堂會多年來的養育之恩,可能是因為聖靈感動,又可能是我自己有感而發,讓我有動力寫下這篇文章。 我的教會名叫基立浸信會,是我自小就在此成長的教會,教會內不少長輩都見證著我的成長,… 詳閱

浸信會的按牧神學 ——兼論女性承擔牧師職分的問題

相對於博大精深的東正教傳統和源遠流長的羅馬天主教會,浸信會的歷史不算悠久;但是,在基督新教云云教會中,浸信會卻肯定是傳統最深厚的宗派之一。故此,當我們論及按立牧師的問題時,便不得不首先借鏡自家宗派的經驗與傳統,以承先啟後,繼往開來,在廿一世紀的處境延續前人的智慧。 筆者認為,基於浸信會將按立牧師理解為信徒群體對牧者恩賜的確認,被按立…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