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

瀏覽關鍵字

 

逆權之路,血淚鑄造─光州後記(2):勇武抗爭是異端?

抗爭的抉擇,難言的過去 ​有幸與親歷其中的見證者見面,筆者把握機會向金先生請教他如何看以武力反抗與否的問題。當年光州人民組織市民軍,武裝驅離軍隊是否合宜的一步?金先生坦言他無法回答,只是指出當時形勢所迫,眼見不少同伴被殺,才迫不得已武裝反抗。事實上,筆者並非期望能找到一個絕對答案,畢竟每個情形的考量與判斷都不同,難以一概而論。金先生… 詳閱

逆權之路,血淚鑄造─光州之行後記與省思(1):記憶與創傷

在《逆權司機》一戲上映前,相信只有少數人曾聽聞南韓光州,更遑論對1980年的這段歷史有所認識。誠然,我們對南韓的印象均駐足於近代的韓流文化、整容等,除了廣受關注的南北韓關係,南韓本土的歷史及政治局勢卻鮮有在港引起關注。機緣巧合下,筆者在剛過去的暑假帶領一群大專生到訪光州,親身接觸這段充滿血淚的抗爭史。面對更趨崩壞的香港,帶著鬱悶與無力的… 詳閱

在離場與離去之間:談教會棄席問題

若一個群體面對不公義制度而自感無力力挽狂瀾,她應該怎樣做? 在否決假普選方案後,基督教圈子的討論焦點立即轉到是否放棄在選舉委員會中的基督教界別議席(簡稱「棄席問題」),不少文章均從相關的倫理政治神學(包括終末論)討論這個問題。本文想嘗試從另一個角度去思考這個問題:若教會無能力制止或改變選委會制度內的邪惡,她應該怎樣做呢? 在制度邪惡… 詳閱

谁是国家的君王?

“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言二十一1)身在马来西亚,要如何解释这节经文呢?有一个可能,就是要为在上执政掌权的人祷告(提前二1-2)。求上帝转变当权者的心意,让他能撤除对人民不利的政策,致力于消除贪污腐败。可是,坦白说,我觉得不太可能,事到如今,当权者似乎不太可能再回头了。 那么,还有其他可能的解释吗?我觉得这节经… 詳閱

政改表決後,想起一段歷史……

政改表決後,想起一段歷史…… 中共建國後,一直希望擴大三自革新運動的代表性,爭取更多教會人士參加。部分教會領袖審時度勢,出於保存實力及空間考慮,決定與中共合作。但革新運動仍面對不少教內阻力。其中王明道堅決為了「信仰」緣故,不參加三自(後來再成為公開反三自)。在黨國定下的「大團結」硬任務下,統戰部、革新派千方百計地要爭取王明道。一方面… 詳閱

後雨傘思考之三:你們要作我的子民

在上篇《願你的國降臨:民主、天國、終末》我認為我們的信仰就是一個由始至終終末論 (thoroughly eschatological) 的信仰。而終末論的信仰就是一個「願你的國降臨」的信仰:我們既不是「願我的靈魂升天」,也不認為我們可以靠己力令神的國來到。相反,我們是既相信又盼望上帝的國會降臨,而在這盼望中,我們不但等候,我們也在聖靈的能力下在這個不公義的世界的部分實… 詳閱

教內那個壞鬼民主思想是甚麼?誰在主張它?

隨著大氣候的轉變,在香港基督教圈子裡,這幾年關於民主的討論已經不多,不幸地,那些討論裡經常出現一個極牽強的講法,且好像漸漸普及,我唯有為文以正視聽。篇幅所限,我會以最新近的一篇文章作為主要例子,也因為那裡比較多著墨解釋這個我認為有問題的觀點。當然,有這類觀點的還有很多其他文章,其作者包括神學院教授。唯望讀者能舉一反三,不要因為提倡… 詳閱

後雨傘思考之二:願你的國降臨:民主、天國、終末(完)

結論:萬事都互相效力 願你的國降臨 “If theology was not thoroughly eschatological, it was not Christian theology.” Karl Barth in Römerbrief (1919)(“Epistles to the Romans”), cited in Westhelle, Eschatology and Space: The Lost Dimension in Theology Past and Present 對於那些認爲我們對付不了技安,只能在終末的天國才能讓技安徹底消滅的人,我要說: 因爲耶穌基督已經戰勝了黑暗,所以我們才更加需要與黑暗搏鬥。 陳… 詳閱

教內消息:「反對假普選 堅拒政治謊言」-一群香港基督徒聯署聲明

「反對假普選 堅拒政治謊言」 一群香港基督徒聯署聲明 我們是一群深愛香港,以這片土地為家的基督徒。面對政改爭議,香港社會陷入空前危機,我們不能置身事外;而身為基督徒,我們更理應「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本於事實,拒絕謊言。 雖然世上的確沒有所謂最完美或最民主的選舉制度,基督徒可選擇不同的政改方案,但任何具體的「真普選」方案,都不可以… 詳閱

後雨傘思考之二:願你的國降臨:民主、天國、終末(四)

行動型教會:民主社會就是天國 那是否將福音派那一套完全反過來就是正確呢?並不然。和福音派持一種完全相反的世界觀的,是一種所謂「行動型教會」,他們的哲學,大約就是一種社會行動主義 (social activism) 。他們關心社會上的不公義,希望能藉著改善社會以榮耀上帝,所以我們也不應意外他們很多時候都會對支持民主的運動不遺餘力的參與:在這個層面,他們的很多…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