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

瀏覽關鍵字

 

別讓老約翰騎劫基督教

儘管不少基督徒支持抗爭,但我仍在幾天前見到一位老牧者在臉書上表示「香港人要小心被仇恨蒙閉雙眼」,意即他認為香港人走上「報仇」之路是有問題的。香港事已至此,我只能慨嘆仍有不少老牧者嚴格遵循「和理非」原則,更甚者他們或許從沒有到過抗爭現場,卻要求示威者和前線手足堅守這原則。堅守「和理非」原則無疑符合基督教講大愛的核心價值,可是基督教的… 詳閱

例外常態下的裸命抗爭

意大利政治哲學家阿甘本(Giorgio Agamben)形容,當國家安全及公共秩序受嚴重威脅,主權者為了撥亂反正,能宣佈暫時中止所有常規法律及權利,而進入所謂有別於日常的例外狀態(state of exception)。例外狀態只發生於例外嗎?阿甘本弔詭地指出例外狀態絕不例外,而是當代社會的常態。誰想到過去的兩個月,香港竟與有榮焉,進入這種例外常態的新時代,共同成為裸命(bare… 詳閱

「暴力就是暴力,不對就是不對」?與胡燕青商榷

七一後一班年輕人衝擊甚至佔領立法會大樓,引來社會一些聲音的非議甚至譴責。其中包括胡燕青教授大義凜然的一句:「暴力就是暴力,不對就是不對。另一種不對,不使這種不對更對一點。另一種對,也不使這種不對更對一點。」我相信這聲音在香港的(華人)教會極為普遍:抗爭沒有問題,但不能使用暴力。林鄭政府雖惡,不代表我們要以暴易暴。 這個邏輯看似理路明… 詳閱

回應高銘謙博士的〈神學詮釋的任務:一個對政治釋經的提問及回應〉和〈潔淨聖殿〉

讀到高銘謙博士〈神學詮釋的任務:一個對政治釋經的提問及回應〉一文,令我眉頭緊縐。愚見如下: 一,撮要 首先讓我撮要一下高文。撮要的目的是顯示我沒有誤解(或至少不嚴重),並勾勒出高文的論證邏輯思路,因那是我以下主要批判的。高文主要是針對一種叫做「意識形態批判」的聖經批判學,有時在文中又稱為「以政治的角度詮釋聖經」。高十分憂慮「意識形態… 詳閱

他們入獄了

冤獄 按一般理解,被判入獄者應是罪有應得。但是否所有入獄者都是罪有應得?是否有冤獄?冤獄指實際上沒有犯下被指控的罪行,可是在司法判決中予以定罪。司法制度從不是完美,所以,冤獄從來就存在。因此,有上訴機制是必須的,並且要批判地檢視當下司法制度可能已存在的不公平性和不適切性。但若冤獄的出現是因政治原因和由制度暴力製造出來的話,上訴已變得… 詳閱

耶利米:扭曲時勢的誠實人

話說古耶利米先知奉命傳信息,指由於百姓頑固拒聽上主吩咐,將有災難臨到京城。聖殿總管把他毒打囚禁,翌日釋放。此後一首詩記述耶利米心路歷程,原來「暴力」信息背後,是人格與超人格的矛盾,上主和公道既顯為外在力量,也在裡面有呼應,迫使他成為反社會人物,受眾叛親離之苦,甚至詛咒自身存在。對作者來說,問題從不是「打怪獸不要變怪獸」,因為在扭曲… 詳閱

「支那」背後引伸的思考

近日,有候任議員在立法會的宣誓儀式中,因為用了近似「支那」一字的發音來形容中國,惹來不少人士批評及譴責,要求其道歉否則將會「票債票償」。我今天不是要來評論該議員的發音是否正確,或他的行為、動機是否合適,我是要指出在指責「支那」的聲音背後的問題。 其實,我們這個世界充斥暴力,暴力最直接可以是用肢體暴力對別人身體造成傷害,亦可以是用言語… 詳閱

和平之子的憤怒

過去幾天在基督徒圈子裡聽得最多的,是「和平之子」這幾個字。面對暴力,基督徒不論立場如何,對事情下甚麼判斷,結論都是高舉和平,亦會為基督徒成為「和平之子」祈禱。誠然,基督有「和平之君」的稱號,衪沒使用暴力抵抗強權,更吩咐門徒要愛仇敵,所以堅持和平是基督徒最「神學正確」的表達。 暴力事件發生時我不在場,沒有受事情直接影響,所以事後呼籲「… 詳閱

從啟示錄看政權暴力

當反佔中人仕以暴力襲擊佔中集會者時,有市民為這暴力行為喝采。從小師長就教導我們暴力是不對的,我們尚且可以明白「以暴易暴」,但贊同用暴力去襲擊和平集會的人實在令我們覺得費解。表面上這些人討厭佔中影響他們的生活,所以佔中者受「懲罰」就是大快人的心事,也許這叫他們去支持暴力。然而使徒約翰早在二千年前已說出了真正的原因。 在第一世紀的羅馬帝… 詳閱

暴力世界中的崇拜生活(太11:16-19, 25-30)

(前言:本文是筆者於2014年7月6日在顯恩浸信會主日崇拜講道的講章。碰巧,香港聖公會的鄺保羅大主教也於同一天講道,並同樣提及《馬太福音》十一章及預演佔中一事。鄺大主教的講道引起各界熱議,由於批評者眾,筆者沒打算再加以回應,而只貼上自己的講章,以作比對。由於筆者事忙,未有對講章加以修飾整理,行文略為口語化,請諸君見諒。另外,此文頗有侯活士 [H…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