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創作

瀏覽關鍵字

 

【舊事重題】《慾望的謊容》愛情的同一性

愛情會髓着時間沖淡而流逝,今天鐘愛這人,明天可以厭倦其一切。這樣情愛可會恆久?金基德導演的電影原名為《Time》實意味深長,但港譯的《慾望的謊容》也同時帶出另一層玄想。是因為麈世間愛情永不敵於歷時變幻?還是愛慾本虛幻,永留於表面? 女主角雪希是個缺乏安全感的情人,終日因小事而生忌。與男友知祐相戀兩年,熱戀時分過去,漸怕他對自己容貌生厭。… 詳閱

【舊事重題】《浪客行》鬥爭的漩渦

井上雄彦籍着改篇吉川英治的宮本武藏小說,透過故事中武藏以劍求道的過程,探討人生的真義。自幼被名劍客新免無二齋苦待,武藏感到要追求強大才能生存。遊歷四海,以死相搏與天下聞名的劍客對決,追求天下無雙的稱譽成為武藏的目標。為此他可以放棄所愛的孤身上路。就如每個年輕人一樣不知天高地厚,他懷着沒有根據的自信,越級挑戰高手胤舜,最終只有落荒而… 詳閱

【舊事重題】《密陽》寬恕與自救

人在塵世間歷練的,皆以苦痛居多。當遇到不可面對的絕境,叫人難以面對,很多時只能靠自我欺騙來生存。很多時人會為自己編一個故事,就如最有説服力的大話般,往往當中半真半假,半分真情的叫自己也能投入相信。 故事主角李申愛在喪夫後帶着兒子回亡夫家鄉密陽市定居。誰知卻因過度招搖,被人窺伺其遺產,兒子被綁架撕票。再失致親,申愛這次卻從基督信仰中重… 詳閱

【舊事重題】《2046》永遠的結局 三、(完)

“有一種雀仔生下來就沒有腳,它們一生都在飛翔,無法著地,它們一生中唯一著地的一次就是它們死亡的時候。 ” 剛從新加坡回港,周慕雲在人生最低潮時再遇上露露。她是周在新加坡工作時相識的朋友。幾年前,她為了找她的 男朋友而散盡所有,流落異鄉。她的男朋友是一個富家子弟,在往新加坡尋親時遇害。露露一直對他念念不忘。他 曾告訴露露自己是一隻沒有… 詳閱

【舊事重題】《2046》永遠的結局 二、

周慕雲近日注意到靖雯停了和男朋友通訊,因此突意在平安夜請她共進聖誕大餐。靖雯本已對這不被云許的愛情放 棄,但周卻送了一份很大的禮物給她。他帶了靖雯到他工作的報館中讓她打長途電話到日本。看到她開心的模樣, 就算自己得不到甚麼,也算是值得。不久之後,她就出發去了日本。在她臨出發前,周慕雲把剛寫成關於離開20 46的故事送了給她。   ****************… 詳閱

【舊事重題】《2046》永遠的結局 一、

這一刻周慕雲站在門外,他沒有進內。他應該是發現了什麼吧?他身雖站在屋外的迴廊上,但他看到的可會是在高速行走著的2046列車中,晀望窗外不斷往後流逝的街境?他發覺原來自己一直也在這列車中吧?這可會是一個能再選擇的玄機?   *******************************   “只要搭上了前往2046的列車,人們就可以找回失去的記憶。沒有人知道這是否事實,因為從來沒有人可以… 詳閱

【舊事重題】《東邪西毒》歐陽峰的宿命

「很多年之後,我有一個綽號叫做西毒。任何人都可以變得好毒,只要你嘗試過什麼叫做嫉妒。我不會介意其他人怎樣看我,我只不過不想別人比我更開心。」 王家衛經年製作的電影《東邪西毒》,開首就是歐陽峰這句倒敘的讀白。雖叫《東邪西毒》,但正確點說這是是西毒的故事。王家衛從金庸原著小說中再創作,把歐陽峰這匪角的人性細緻描繒,將其性情的發展靡靡道來… 詳閱

火車

每天上下班的火車,是聯繫我們窩居與工作場所的最快途經。這火車線的運作逆順,可是決定到我們一班擁擠煩燥的上班族一天好壞的源頭。潘霍華曾道,工作的時間能叫我們忘卻自我。我們成為了整部機件的一部份,談不了私慾,這是叫我們克己自制時間。辦工室可算是以它物為中心的場所,那我們在郊外的住處就算是以我們為中心之地。它物與我們肉身場所之間隔就是我… 詳閱

擁抱

我們並列而坐,窗外那完整無缺的藍色,不知為何總似是冰冷的。除了冰冷的光線,窗外還有電動剪草機的麾打聲。我用雙臂把她的雙手連同其身軀一拼環繞着,在這距離下我首次感覺到她的氣息。與在心中一直的印象不同,比起過去多次見面一直捕捉不到甚麼確定性,這觸感非常實在。血液在骨骼和肌肉之間流動著,這是我心中一剎的圖畫。我忽然失去了對她作為個體的概… 詳閱

夜風

整夜也從半夢半醒中渡過,屋外吹著猛烈的風。風亂撞的竄入外牆的每一度隙縫,刮出了銳利的撕裂聲,把我驚醒。夢也與這境況相吻合,含糊間把這風聲帶來的天崩地裂之勢納入背境之內。斷續間真假難分,直致手機鬧鐘响下,才把這夢與現實清晰地分間開。夢境比不可否證的現實感驅散,只餘下不相關的記憶,「一些發生在山洞內的事」,僅此而已。寒冬的早上,天還是黑… 詳閱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