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這江湖

瀏覽關鍵字

 

有解?錯解?還是冇(沒有)解⋯⋯經?

雖然傳道人已經用了他自己的方法,形塑了一群自己的聽眾,而這些聽眾不是粉絲,也不會跑掉。不過,問題是:信徒的教育水平提高了,神學院的信徒神學課程和機構的講座,給一些有追求的會友不滿意自己教會講台的理由,而要求有feedback的渠道。而教牧只有做死,要在講台上為會友「加持」,誰去給傳道人「護法」呢? 今天,會眾真的不好欺負。那些傳道人可以在台上… 詳閱

教會教會教人開會—教會會議小常識

為什麼要開會?民主精神也,以公開、公平,以事論事。   教會教會,教人開會。如果教會懂得開會,可以省去很多無謂爭抝,和被少數人操控教會的危險。 這是一篇舊文,略作潤飾。 引言︰ 一般的議事會議,均以 “Robert’s Rules of Order”的議事程序為參考。教會的章程或附則可依政府的社團法例或公司法例,自訂議事規則。 無沒有自定議事程序,可以都是採用Robert’s … 詳閱

可以把上帝看得大一點嗎?

“你信的上帝太小了”(“Your God Is Too Small”),是腓力斯牧師(J.B. Philips)寫的一本的書名。   書名夠「雷人」了。腓力斯不是普通人,他是新約聖經學者,曾獨力翻譯過新約聖經現代英文譯本。 “Your God Is Too Small”1952年初版,多次再版。因為腓力斯看見當年許多基督徒的信仰太狹獈,不能認付時代的挑戰。六十多年後,他這本書仍具時代意義。 荒謬嗎!基督徒都相信他們… 詳閱

教會勞資糾紛為何變成雙輸殘局?

牧師和教會因「勞資糾紛」而要在公堂相見,將會愈來愈多。不是危言聳聽。 近年,在香港和加拿大都有牧師與教會訴訟案件,情由都是牧師被解雇之後向教會索償。都是大教會的牧師,有關的牧師都是有頭有相當「江湖地位」。何以出此下策?其中當然大有文章。 加拿大溫哥華那一宗牧師在2013年被解僱的申訴,法庭已判牧師勝訴,獲判陪償八萬四千五百多加幣。雇主有權… 詳閱

基督徒不像樣的原因之一

不用自報家門,許多人都知道我喜歡看書。讀書的興趣自少就養成了。 已經有很多人在說為什麼教會不像樣。 教會不像様,因為組成教會的牧者和信徒不像樣。為什麼不像樣? 一個字:不讀書。 我認為基督徒除了讀經之外,還要看些書才像樣。一個人生活多忙碌,總能騰出些時間看幾頁書。只要你懂幾個字,也應該拿起本書來讀它那怕是幾行字。連斗大的字也不認得的,可… 詳閱

「我們大地之母」?如日中天的教會的女權運動

為香港時代論壇寫的《新開解讀》欄目,評論了英國聖公會推行的「上帝性別」的變革。有一群代表女教牧和神學家的團體提倡在崇拜中以「她」這代名詞指稱上帝。認為只以陽性代名詞「他」稱呼上帝是性別歧視,不是新鮮事物。幾十年來,女性主義的聲音愈來愈強。沒有人能猜到那一天教會那時會改稱上帝為「她」,正如二十年前,也沒有人能想像竟然有教會會為同性婚… 詳閱

福音派烏鴉一樣「黑」 那個教會不改變將同樣滅亡

我家「心靈農莊」的飯廰掛了一幅「白烏鴉」油畫。   天下烏鴉一樣黑,但是加拿大Queen Charlotte Island 的烏鴉是白色的。像白虎一樣稀有,是一種「白蝕」現象。有人繁殖白老虎,以供馬戲班表演或動物園展覽。我在番禺的長隆動物園和馬戲班看見他們養了很多,拉斯維加斯也有白老虎表演。 白烏鴉就少見了。 有些基督教的別異教派,如守望台,耶穌基督末期聖徒教會(… 詳閱

牧師忙在那裏?

回來加拿大的最大得著,是講道的機會多了。在活道浸信會當顧問牧師,平均每月講道兩次,每個禮拜四帶查經會,和可以教主日學。請勿誤會,不是抱怨,而是感恩和享受這個任務。預備講道和查經是自已先有領受,得著的比付出的更多。 主耶穌對彼得說︰「你餵養我的羊。」餵養是給每一位牧者的託付。講道和教導在教會事工中屬於「餵養」的一環。這是當牧者首要受的… 詳閱

小教會牧者work hard,大教會牧者work smart

八月,我們去了澳洲三個禮拜,跑了四個州,六個城市,十多個教會,共講了十九篇道。約我去講道的教會,除了悉尼的教會外,大部份都是幾十人的小教會。有幾個教會是在偏遠的地區,沒有牧者去,聚會就沒有講道。 我們退休後,有一個負擔,是去服事一些資源缺乏,偏遠地區的教會。去年澳洲那邊的教會找我去幫忙,並告訴我他們的需要,和缺乏,我義不從疑就答應了… 詳閱

權力的警號-西雅圖超大型教會牧師辭職

亞略巴古教會的創會牧師馬可德斯寇(Mark Driscoll)終於向教會辭職,是一個「好消息」。很少很少超級大教會的創會牧師,如趙鏞基,犯了錯事而願意辭職的。 亞略巴古教會是美國一間超大型教會,以西雅圖為發源地,現在一萬四千多人,十五個分堂,分佈美國各地。以超大型教會的規模來說,這間教會不算太大。香港的基督徒比較認識美國的馬鞍峰、柳溪教會,和湖木教會,…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