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瀏覽關鍵字

 

火星

重力 一步一步的,我攀上這堂梯子。離開地面二米,不再是熟悉的高度,平日在屋前能看到的視域。我很在意離地面的距離,對攀爬者來說只有忘記自身高度才能無畏無懼的前進。我想這是把注意力轉移的自欺方法罷了。真正的攀高者,需要對處境有全面的掌扼,找尋下一個支撐點,選擇攀升的路徑,身上各肌肉的狀態,天色風向的變化和距離地面的高度。這應該是身心意志… 詳閱

壓迫下的空間牧養:從以馬忤斯路上的「神演技」說起…

壓迫之下,人心惶惶,指鹿為馬的事增多。虛偽虛假成為人人自保的日常。 漸漸,言語失落,人失去述說自身故事的能力。 漸漸,人迷失身分,忘記自己… 再沒有歷史,沒有意義,沒有使命… 只剩下,苟且偷生,行屍走肉… 救贖從哪裏開始切入受壓迫者的生命? 路加寫給羅馬帝國下的人一個他獨有的復活節敘事(路廿四13~35): 第一個復活節,往以馬忤斯的路上,兩個灰… 詳閱

帝國叛徒?批判帝國? - 路加如何詮釋耶穌在帝國制度下的死

帝國機器的醒悟 首個「受難節」下午3時,耶穌斷氣。按上司指示、執行帝國日常任務的百夫長,竟對剛在十架上死去的叛國死囚,作出一個奇怪評語: 「這人真是神的兒子!」(可十五39,太廿七54) 但更奇怪的是,路加在記述同一事件時,似乎重譯/重新措辭百夫長的評語(羅馬軍官較可能說拉丁語而非新約所用的希臘語文): 「這人的確是個義人!」(路廿三47) 為何馬… 詳閱

白光

黑夜狂風過後,不知為何白晝就從沒停止過。夜風消逝,忽然白天來臨。但比往年不同,這年的白晝在無限度伸延,已不知多久的時日了,天還是未黑。鎮上的居民自從黑暗中釋放後以來,漸由振奮步入不安。一切在這漫長的白晝下也無所遁形,包括面容上微小的情感變化,包括暴風在地上劃過的痕跡。事物看得太清楚,會失卻了天真的想像,不經不覺也失去了生活的期盼。 … 詳閱

火車

每天上下班的火車,是聯繫我們窩居與工作場所的最快途經。這火車線的運作逆順,可是決定到我們一班擁擠煩燥的上班族一天好壞的源頭。潘霍華曾道,工作的時間能叫我們忘卻自我。我們成為了整部機件的一部份,談不了私慾,這是叫我們克己自制時間。辦工室可算是以它物為中心的場所,那我們在郊外的住處就算是以我們為中心之地。它物與我們肉身場所之間隔就是我…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