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瀏覽關鍵字

 

給主內同道的香港政治101

Morguefile.com “If we know only our own side of the argument, we hardly know even that; it becomes stale, soon learned only by rote, untested, a pallid and lifeless truth.”  - Carl Sagan 「政治」是一個嚴肅而艱深的課題,對於筆者而言更是,因為筆者沒有任何政治背景、求學時期沒有選修過、甚至曾經有過政治冷感和抱持基要式的政教分離。筆者討厭政治,單純是因為它「非科學」:許多的宣稱、政策、承諾,以… 詳閱

回應高銘謙博士的〈神學詮釋的任務:一個對政治釋經的提問及回應〉和〈潔淨聖殿〉

讀到高銘謙博士〈神學詮釋的任務:一個對政治釋經的提問及回應〉一文,令我眉頭緊縐。愚見如下: 一,撮要 首先讓我撮要一下高文。撮要的目的是顯示我沒有誤解(或至少不嚴重),並勾勒出高文的論證邏輯思路,因那是我以下主要批判的。高文主要是針對一種叫做「意識形態批判」的聖經批判學,有時在文中又稱為「以政治的角度詮釋聖經」。高十分憂慮「意識形態… 詳閱

牢獄迫近,希望躲在哪裡?

(香港的六月,不好過。此文寫於2019年6月11日,這些日子以來,轉變很大。不過絕望和希望仍在不斷交戰⋯⋯) 一、沒有了。那審訊根本就不公平!沒有證據,將「犯人」屈打成招,無罪變有罪,甚麼都由他們說了算,指鹿為馬!我整晚躲藏著,聽著門外有沒有一絲聲音,好怕會被抓捕。忍不住哭了,連抽泣也不敢作聲。我還記得那些可惡的嘴臉。都只不過是政權御用的維… 詳閱

隱藏文本理論

面對壓逼,我們會如何回應?最原始的反應可能是fight or flight,「不是打,就是走」1。 但若我們既不夠別人打也不能夠走,我們又可如何呢?面對現實,「若打不過他們,就跟着大隊走吧」(If you can’t beat ‘em, join ‘em)?抑或還有其他抗衡模式? 《聖經》當中有不少謎團。例如,在眾多先知書對壓迫者的聲討當中,為何《以西結書》出奇地,對那使猶大人國破家亡的巴比… 詳閱

聖經作為帝國壓迫處境下的回應

#同場推介卓遊 https://www.facebook.com/440063412732234/posts/1359353290803237?sfns=mo 《聖經》背後的寫作社群與《聖經》前面的香港社會,特別是後雨傘處境下的香港社會,有何共通之處?《舊約》背後的寫作社群與《新約》背後的寫作社群,又有何相似的大環境? 上文說到自四年前雨傘之後,我腦中常迴蕩著一句話:「信息枯竭乃謝幕徵兆」1。我不肯定自己是否受了什麼嚴重心理創傷2… 詳閱

作為後雨傘香港的聖經讀者

雨傘革命/運動已然過去,她卻又實在以另一些方式存活著… 這場社會運動過後,不少人重回所謂「正常生活」,但亦有不少人意識到:生活從此不一樣。自己四年前也一同經歷這場運動。當中一個深刻感受是:世界變! 作為一個傳道者,我驚覺過往所理解的福音、所傳的道,忽然有一種not applicable(不適用)的感覺。那段日子,腦際間常迴蕩著已故神學家楊牧谷的一句話:… 詳閱

民主社會主義理念在北美

我從小在紅色中國長大,人人都說中國是“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也就是在1949年,共產黨強行用武裝暴力實現了社會財產重新分配,或叫作“劫富濟貧”。然後共產黨實行的是“無產階級專政”,堅決打擊那些暗暗保留自家財產的清單、希望有一天財產歸回原主的人。 我到加拿大的時候,別的中國學者都告訴我,加拿大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比如窮人不納稅或少納稅,富… 詳閱

從耶穌與彼拉多到教會與政治

教會的基礎是耶穌基督,並倚靠聖靈能力。那麼,教會有責任從耶穌基督的生命認識它的身份。相對於其他福音書,約翰福音對耶穌與世界的關係有較清楚和具體觀點。約翰福音第一章 他(道)在世界,世界是藉著他造的,世界卻不認識他。他來到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並不接納他(一10-11)。 世界指這受造世界,並住在其中的人。約翰描述受造者不但不認識其創造主,反而… 詳閱

說說為總統禱告

我們都相信上帝能夠做一切的事–甚至我們自己甚麼也不必做!近年來我開始對此有些懷疑。最早一次發現問題是我自己七、八年前的經歷: 那一次我聽見某人評論關於我的一件事,很不正確–至少我記得事情根本不像他說的那樣。我對這人說,不是那樣的,我們要不要問問在場的其他人啊?他堅決不要。但他說要為我禱告,請上帝指示我。我很不以為然,如果我記錯… 詳閱

活在一個沒有需要問責政府下

人與人相處之道之一在於信任,而信任之可以形成在於彼此的問責關係(accountability)。人不能只怪責別人對他不信任,而不問他是否值得被信任、是否對人問責。信任與問責的道理不限於人與人關係,更關乎人們與政府的關係。當政府沒有任何問責意識,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是很正常的。這正是當下的香港。 問責是相處之道 簡單來說,問責是那受託付者要對託付他的人負責…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