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瀏覽關鍵字

 

隱藏文本理論

面對壓逼,我們會如何回應?最原始的反應可能是fight or flight,「不是打,就是走」1。 但若我們既不夠別人打也不能夠走,我們又可如何呢?面對現實,「若打不過他們,就跟着大隊走吧」(If you can’t beat ‘em, join ‘em)?抑或還有其他抗衡模式? 《聖經》當中有不少謎團。例如,在眾多先知書對壓迫者的聲討當中,為何《以西結書》出奇地,對那使猶大人國破家亡的巴比… 詳閱

聖經作為帝國壓迫處境下的回應

#同場推介卓遊 https://www.facebook.com/440063412732234/posts/1359353290803237?sfns=mo 《聖經》背後的寫作社群與《聖經》前面的香港社會,特別是後雨傘處境下的香港社會,有何共通之處?《舊約》背後的寫作社群與《新約》背後的寫作社群,又有何相似的大環境? 上文說到自四年前雨傘之後,我腦中常迴蕩著一句話:「信息枯竭乃謝幕徵兆」1。我不肯定自己是否受了什麼嚴重心理創傷2… 詳閱

作為後雨傘香港的聖經讀者

雨傘革命/運動已然過去,她卻又實在以另一些方式存活著… 這場社會運動過後,不少人重回所謂「正常生活」,但亦有不少人意識到:生活從此不一樣。自己四年前也一同經歷這場運動。當中一個深刻感受是:世界變! 作為一個傳道者,我驚覺過往所理解的福音、所傳的道,忽然有一種not applicable(不適用)的感覺。那段日子,腦際間常迴蕩著已故神學家楊牧谷的一句話:… 詳閱

民主社會主義理念在北美

我從小在紅色中國長大,人人都說中國是“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也就是在1949年,共產黨強行用武裝暴力實現了社會財產重新分配,或叫作“劫富濟貧”。然後共產黨實行的是“無產階級專政”,堅決打擊那些暗暗保留自家財產的清單、希望有一天財產歸回原主的人。 我到加拿大的時候,別的中國學者都告訴我,加拿大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比如窮人不納稅或少納稅,富… 詳閱

從耶穌與彼拉多到教會與政治

教會的基礎是耶穌基督,並倚靠聖靈能力。那麼,教會有責任從耶穌基督的生命認識它的身份。相對於其他福音書,約翰福音對耶穌與世界的關係有較清楚和具體觀點。約翰福音第一章 他(道)在世界,世界是藉著他造的,世界卻不認識他。他來到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並不接納他(一10-11)。 世界指這受造世界,並住在其中的人。約翰描述受造者不但不認識其創造主,反而… 詳閱

說說為總統禱告

我們都相信上帝能夠做一切的事–甚至我們自己甚麼也不必做!近年來我開始對此有些懷疑。最早一次發現問題是我自己七、八年前的經歷: 那一次我聽見某人評論關於我的一件事,很不正確–至少我記得事情根本不像他說的那樣。我對這人說,不是那樣的,我們要不要問問在場的其他人啊?他堅決不要。但他說要為我禱告,請上帝指示我。我很不以為然,如果我記錯… 詳閱

活在一個沒有需要問責政府下

人與人相處之道之一在於信任,而信任之可以形成在於彼此的問責關係(accountability)。人不能只怪責別人對他不信任,而不問他是否值得被信任、是否對人問責。信任與問責的道理不限於人與人關係,更關乎人們與政府的關係。當政府沒有任何問責意識,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是很正常的。這正是當下的香港。 問責是相處之道 簡單來說,問責是那受託付者要對託付他的人負責… 詳閱

牧者應該談政治嗎?

馬斯特認為牧者不應談政治,因為今天不少傳道人或是不懂裝懂,或只會用金句主義包裝自己的無知。我明白他對牧者政治水平不足的沮喪,但問題是,若我們容許牧者因為無知就可以逃避政治,這豈不正是其中一個造成今天教會在紛亂的政治處境中只能坐困愁城的原因之一嗎? 觀乎今天不少牧者和教會近乎完全從身處的社會中撤退,每個星期只懂「圍爐」講聖經故事和唱詩… 詳閱

牧者不應談政治

我覺得,牧者真的不應該談政治及時事,這些不在他們的工作說明(Job description)之中,他們亦非時事評論員,責任上無需評論政治事件。然而,他們的責任卻肯定包括講解聖經及牧養信徒,所以他們只管教導聖經,做好牧養即足夠。偶然重溫屬靈前輩如楊牧谷、滕近輝等作品,雖然成書於二十幾年前,但現在看來一點不過時,何解呢?因為真理本身有超越性,不會過時,若掌… 詳閱

基督徒應該怎樣投票?從美國福音派說起

又到了選舉的時間,今年的立法會選舉的參選人數經過雨傘運動後比以往更多。而他們的訴求也比過往的選舉更加多元化。那麼身為基督徒又可以怎樣在議會選舉中投票呢? 在討論香港的情況前,先看看美國近年來的政局。近年美國政局最明顯的變化,就是共和黨的新保守主義及茶黨的冒起。共和黨近年刻意向福音派基督徒招手,以「家庭價值」為主要議題,其政治立場以對…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