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教分離

瀏覽關鍵字

 

從基督教對美國歷史的影響看政教關係

事實是頑固的,歷史呢? 獨立戰爭前,約翰·亞當斯是位律師。1770年發生了“波士頓大屠殺”,因著一名暴徒的挑釁,英軍士兵開火,結果造成五名民眾死亡,六人受傷的慘劇。這批軍人被告上法庭,殖民地群情激憤,大有不拿士兵賞命不罷休的趨勢。亞當斯在瞭解案情之後,勇敢地替這批軍人辯護。因為他的努力,大多數被告被判無罪開釋。 在法庭上亞當斯說了一句令… 詳閱

牧者應該談政治嗎?

馬斯特認為牧者不應談政治,因為今天不少傳道人或是不懂裝懂,或只會用金句主義包裝自己的無知。我明白他對牧者政治水平不足的沮喪,但問題是,若我們容許牧者因為無知就可以逃避政治,這豈不正是其中一個造成今天教會在紛亂的政治處境中只能坐困愁城的原因之一嗎? 觀乎今天不少牧者和教會近乎完全從身處的社會中撤退,每個星期只懂「圍爐」講聖經故事和唱… 詳閱

為什麼教會只關心林淳軒?

中大崇基神學院學生兼學民思潮成員林淳軒同學被捕,崇基神學院和一些基督徒先後出聲明、遊行聲援和要求聯署,身邊也有一些教會朋友討論和要求聲援林淳軒。 這本身是值得肯定的。但我閱讀了這些聲明和聯署後,我心中不禁有一個疑問:為什麼教會只關心林淳軒?難道當晚只有林同學一人被捕嗎? 連潤發、薛達榮、陳浩文、陳宇基 當然不是。「魚蛋革命」後不到兩… 詳閱

回應〈「基督徒除了祈禱,可以做甚麼?」〉的「WWJD倫理觀」

WWJD全寫「What Would Jesus Do」是許多基督徒倫理觀之金科玉律,甚至有一段時期基督徒的時裝和飾物(如上圖的手帶)也紛紛寫上這口號,彷彿舊約將金句抄在衣飾上一樣來提醒自己。問題是WWJD是足夠成為倫理學的金科玉律嗎?它的聖經基礎和神學基礎又是甚麼呢?這口號又呼籲基督徒有何實踐? 溯源 在維基百科可以找到WWJD的條目,1 當中指出最早使用這短句的人是講道家… 詳閱

魚蛋革命,教會如何回應?

2015年末,令偏藍人仕也感到人人自危的李波事件還未平息,農曆新年就爆出魚蛋革命。香港的情況,可能加速轉壞。 認清現實-香港的情況比想像中差 本人無意鼓勵暴力,不過政府高層對前線警員的所有行動也「無限包容」,加上前線警員對中高層管理無能的不滿,變相鼓勵前線警員用「自己的方法」去處理。示威者死在警察手下,或示威者打死警察的事情,相信不久就… 詳閱

你們中間誰有一百隻羊失去一隻:福音派華人教會牧養的反思(上)

上文《有的落在泥土不多的石地上》分析了福音派華人教會的佈道工作,提出教會應重尋失落了的福音,而非捨本逐末,企圖以佈道娛樂化、福音預工、合同信仰的宣講和見證吸引新朋友。在這樣的佈道工作下吸引到的信徒,最終可能只會因缺乏在真理上紥根而隨流失去,離開教會。 本文和上文相輔相承,探討的是另一個問題:身處教會的信徒面對怎樣的牧養呢?這又和他… 詳閱

邊緣上的教會

「邊緣」,相對「中心」而言,另一種認知觀點也。邊緣上的教會,總離不開「中央」、「核心」、「主流」、「既得利益者」諸如此類的前設。 客觀上,後君士坦丁的現代社會中,還有教會不位處於邊緣上嗎?不論普世,只談大中國邊陲的香港這政治現實,此城中的教會就全都是地理邊緣上的教會。「邊緣」不是問題,關鍵是邊緣上的香港教會就只有一種角度自況與自我… 詳閱

後雨傘思考之三:你們要作我的子民

在上篇《願你的國降臨:民主、天國、終末》我認為我們的信仰就是一個由始至終終末論 (thoroughly eschatological) 的信仰。而終末論的信仰就是一個「願你的國降臨」的信仰:我們既不是「願我的靈魂升天」,也不認為我們可以靠己力令神的國來到。相反,我們是既相信又盼望上帝的國會降臨,而在這盼望中,我們不但等候,我們也在聖靈的能力下在這個不公義的世界的部分… 詳閱

[處境神學‧本土政治] 講道:三一大揭祕(賽6:1-8;約3:1-17;羅8:12-17)影片

離職前最後講道,適逢聖三一主日,嘗試用最淺白方式反思三一奧祕當代意義,個人見證、聯合聲明、2047、世代矛盾共冶一爐。越來越體會到,作為宗教人士,不過是嘗試結合終極向度與歷史向度,在當下演活前人的信仰象徵。事實上,要講的這幾年已盡力講,關於我們時代更多奧祕,需要更多有心人一起努力發掘。 以下為講章文字稿。 ——————R… 詳閱

舊教友問我:為什麼轉教會? 928後基督教政治倫理的討論(上)

預期說雨傘運動撕裂教會,不如抱著希望主動與教友切磋交流,這不在乎你勝我負的結局,而是盼望在真誠的對話中看到對方的價值,或許更能啟迪心靈,認識彼此的盲點。928後我轉了教會,大家難免傷心,某舊教友相約傾談,雖然最終都是落得各說各話收場,但我深覺這對話內容觸及當下傘後信徒困惑之處,故我隱去發問者身份,把內容整理,完成文章後內容竟長達4500字… 詳閱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香港.教會.啟示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