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

瀏覽關鍵字

 

白光

黑夜狂風過後,不知為何白晝就從沒停止過。夜風消逝,忽然白天來臨。但比往年不同,這年的白晝在無限度伸延,已不知多久的時日了,天還是未黑。鎮上的居民自從黑暗中釋放後以來,漸由振奮步入不安。一切在這漫長的白晝下也無所遁形,包括面容上微小的情感變化,包括暴風在地上劃過的痕跡。事物看得太清楚,會失卻了天真的想像,不經不覺也失去了生活的期盼。 … 詳閱

Illustration: Failed piece

Illustration: untitled

Self Portrait: Paranoia III

Self Portrait: Paranoia II

Self Portrait: Paranoia I

Illustration: Something personal

火車

每天上下班的火車,是聯繫我們窩居與工作場所的最快途經。這火車線的運作逆順,可是決定到我們一班擁擠煩燥的上班族一天好壞的源頭。潘霍華曾道,工作的時間能叫我們忘卻自我。我們成為了整部機件的一部份,談不了私慾,這是叫我們克己自制時間。辦工室可算是以它物為中心的場所,那我們在郊外的住處就算是以我們為中心之地。它物與我們肉身場所之間隔就是我… 詳閱

Illustration: Body

Illustration: Green II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