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

瀏覽關鍵字

 

牢獄迫近,希望躲在哪裡?

(香港的六月,不好過。此文寫於2019年6月11日,這些日子以來,轉變很大。不過絕望和希望仍在不斷交戰⋯⋯) 一、沒有了。那審訊根本就不公平!沒有證據,將「犯人」屈打成招,無罪變有罪,甚麼都由他們說了算,指鹿為馬!我整晚躲藏著,聽著門外有沒有一絲聲音,好怕會被抓捕。忍不住哭了,連抽泣也不敢作聲。我還記得那些可惡的嘴臉。都只不過是政權御用的維… 詳閱

《十年》:唔想咁樣,可以點樣

——《Catch》第 111 期 Punch the Movie 專欄 (原文載於《Catch》第 111 期 P. 30-35,WINTER 2015) Text > 愛說矣 Escher   《十年》是尋求自我推翻的預言。雖然《十年》計劃的創作人說這不是預言,因為他們不欲想像的內容成真,但那橫貫五齣短片的焦慮和恐懼瀰漫戲裡戲外,不是天馬行空地想像未來,而是按現況而順勢推演。《十年》內五齣戲的調子輕重有別,但實際所指皆是悲… 詳閱

[處境神學‧本土政治] 終結與再生(路21:5-19)

「或許明天是審判日,若然我們將欣然放手,但不應在事前放棄」—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十年後〉(1942) 收山一段日子,近來多了朋友探問關於德國神學家潘霍華的信息。惜身體所限,未夠精神整理寫文,現附講稿給大家參考。信息提及文明危機、戰後德國重建和世代罪孽都是值得反省的歷史倫理問題,文中只能點題,希望有心人繼續努力。不一定做研究,但帶著前人視野…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