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迫

瀏覽關鍵字

 

壓迫下的空間牧養:從以馬忤斯路上的「神演技」說起…

壓迫之下,人心惶惶,指鹿為馬的事增多。虛偽虛假成為人人自保的日常。 漸漸,言語失落,人失去述說自身故事的能力。 漸漸,人迷失身分,忘記自己… 再沒有歷史,沒有意義,沒有使命… 只剩下,苟且偷生,行屍走肉… 救贖從哪裏開始切入受壓迫者的生命? 路加寫給羅馬帝國下的人一個他獨有的復活節敘事(路廿四13~35): 第一個復活節,往以馬忤斯的路上,兩個灰… 詳閱

帝國叛徒?批判帝國? - 路加如何詮釋耶穌在帝國制度下的死

帝國機器的醒悟 首個「受難節」下午3時,耶穌斷氣。按上司指示、執行帝國日常任務的百夫長,竟對剛在十架上死去的叛國死囚,作出一個奇怪評語: 「這人真是神的兒子!」(可十五39,太廿七54) 但更奇怪的是,路加在記述同一事件時,似乎重譯/重新措辭百夫長的評語(羅馬軍官較可能說拉丁語而非新約所用的希臘語文): 「這人的確是個義人!」(路廿三47) 為何馬… 詳閱

隱藏文本理論

面對壓逼,我們會如何回應?最原始的反應可能是fight or flight,「不是打,就是走」1。 但若我們既不夠別人打也不能夠走,我們又可如何呢?面對現實,「若打不過他們,就跟着大隊走吧」(If you can’t beat ‘em, join ‘em)?抑或還有其他抗衡模式? 《聖經》當中有不少謎團。例如,在眾多先知書對壓迫者的聲討當中,為何《以西結書》出奇地,對那使猶大人國破家亡的巴比… 詳閱

聖經作為帝國壓迫處境下的回應

#同場推介卓遊 https://www.facebook.com/440063412732234/posts/1359353290803237?sfns=mo 《聖經》背後的寫作社群與《聖經》前面的香港社會,特別是後雨傘處境下的香港社會,有何共通之處?《舊約》背後的寫作社群與《新約》背後的寫作社群,又有何相似的大環境? 上文說到自四年前雨傘之後,我腦中常迴蕩著一句話:「信息枯竭乃謝幕徵兆」1。我不肯定自己是否受了什麼嚴重心理創傷2… 詳閱

作為後雨傘香港的聖經讀者

雨傘革命/運動已然過去,她卻又實在以另一些方式存活著… 這場社會運動過後,不少人重回所謂「正常生活」,但亦有不少人意識到:生活從此不一樣。自己四年前也一同經歷這場運動。當中一個深刻感受是:世界變! 作為一個傳道者,我驚覺過往所理解的福音、所傳的道,忽然有一種not applicable(不適用)的感覺。那段日子,腦際間常迴蕩著已故神學家楊牧谷的一句話:… 詳閱

躁動到沉默:一個傾聽的神學省思

傾聽沉默是一個悖論(paradox)。傾聽與沉默仿佛是詞語錯配,傾聽的前提是聲音的存在,沉默又如何能被傾聽呢?傾聽與沉默有何關係?兩者都採取被動的姿態,自我的揚棄,成為主流的邊緣。為何要選擇傾聽而不發聲?我們又聽到甚麼?沉默是自願還是被迫?我們能傾聽沉默嗎? 唯有傾聽,才得出合適的言說與理解,呈現真實的他者。上主與人的關係始於傾聽,不是上主… 詳閱

我們也成為了「雞蛋徒」?

文:Samsam(FES大專部同工) 記得在讀中學期間,學校每年也會舉辦一次「雞蛋撞地球比賽」,比賽是讓一班中三學生以飲管製作一個盛放雞蛋的容器,包實雞蛋,確保雞蛋被飲管所保護,然後在三層樓高的地方扔到地下,如果雞蛋沒有破碎便算為勝出。那時我用粗飲管製作了一個四方盒,用膠紙包實,將雞蛋緊固在盒中,並且在盒的外圍包了十數層的膠紙,最後幸好成功保護… 詳閱

「危險回憶」:聖薩爾瓦多羅梅洛總主教對香港的啟迪

危險回憶 2010年,聯合國大會宣布3月24日為「了解嚴重侵犯人權行為真相權利和維護受害者尊嚴國際日」。1980年3月24日,羅梅洛(Oscar Romero.1917-80)總主教在聖薩爾瓦多(San Salvador)Divina Providencia 醫院的聖堂主持彌撒時被殺害。1他的被殺是因他選擇優先與窮人為伍,捍衛人權、保護生命和促進人的尊嚴,並公開地和不掩飾地批評政府、軍人和財主製造出來的社會不公義和殺…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