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維爾

瀏覽關鍵字

 

那是一個大是大非的年代:六四對我的意義

六四時,我剛考完A-level,正為著前路折騰,但當時的心思都給北京的學生運動所攝住。老實說,六四前,我對文化,尤其西方的思潮、音樂及電影的興趣大於對政冶的興趣,尤其當時八十年代的香港文化,正是遍地開花的年代(可參陳冠中的《事後》)。對於中國,很對不起,六四前,我沒有什麼中國意識,即使有,與很多同代年青人一樣,對中國這個他者(the other),都會因著…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