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

瀏覽關鍵字

 

我是死而復生的臺灣基督徒:張原境(上)

近年,臺灣社會對同性婚姻的討論鬧得熱哄哄,那種勢不兩立的劍拔弩張局面尤其在基督徒與同性戀者群體之間見到,但其實兩個看似水火不容的陣營中,中間卻存在著不少身份重疊的朋友,他們既是同性戀者又是基督徒,而這篇文章的主角張原境正是一名同性戀基督徒,他更是在同性婚姻最被激烈辯論的日子裡相信耶穌的,他的經歷到底是怎樣呢?讓我們一起去看他的生命… 詳閱

我是與愛慾共生共存的基督徒 – 呀愁

呀愁(化名)是一名男同性戀者,在他小三時就已經發現自己喜歡男生,那年香港青春偶像組合Boy’z出道,他看到Boy’z成員們俊俏的外型就會感到很興奮,然而他也因為自己的性別氣質非常女性化而被霸凌和取笑,所以今天的呀愁看起來好像很堅強,卻其實是經歷了太多的傷痛而煉成的。中學時的他已經懂得去暗戀男同學,但那時卻因為覺得基督教不接受同性戀而禁止… 詳閱

我是突破藩籬的基督徒 – 張懋禛牧師

張懋禛牧師是台北真光福音教會的創會牧師,這間堂會標榜接納所有的人,不論是同性戀、異性戀、離婚、單親、HIV帶原者、精神病患、藥/毒戒癮者等,總之是主流教會所排擠的,真光福音教會都歡迎。但這間堂會最特別的是張牧師本身也是一名同性戀者,而從他成長到成立真光教會的生命故事中,我見到的是上主一步又一步的拖帶著他去走這條恩典之路,預備他去服侍台灣… 詳閱

我是世俗製的矛盾體 – Ana Lam

Ana是一位女同性戀基督徒,她的家庭因為家道中落而導致父母最後離婚,但她非常清楚知道在不少所謂「完整」家庭中會有同志孩子的出現,而在父母離異的家庭中亦不乏異性戀孩子的存在,所以她最初發現自己是同性戀時,便不受這些迷思影響,認為身為同性戀者完全沒有問題。 「盲頭盲腦」而開始的信仰之路 Ana曾參與過四間不同教會的聚會,而她是在小三時開始接觸信… 詳閱

《我是同志基督徒》見證系列前言:相信有愛,就有奇蹟

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來自香港的Sunny Leung,我是一位從2016年開始參與性小眾平權運動的基督徒,因為自己還在主流教會聚會的關係,我希望可以把更多與性小眾相關的議題帶進去教會,因為教會大部分時候對性小眾的討論感覺是非常抽離的,他們覺得性小眾群體不存在於他們的教會裡面,但事實讓我們知道教會裡有不少的性小眾基督徒存在,所以我這次希望繼續收集不同性… 詳閱

「反同」是一個偽命題

其實「反同」是一個偽命題,因為性傾向從來就不需要別人支持才存在,也不會因為別人反對而消失,不同的性傾向本來就是如此自然的存在於世界上。 所以對我來說,反同才是違背基督的教導,既然同性戀只是眾多性傾向的其中之一,它也屬於上主多元的創造行列裡面,反同婚可能是涉及法律的層面,但反同才是真真正正關於宗教信仰的層面。如果基督徒都同意每一個生命… 詳閱

寫在世界愛滋病日之際:耶穌擁抱痲瘋病人,也擁抱愛滋病感染者

今天(1/12)是世界愛滋病日,這天旨在提高社會對愛滋病的關注意識,而因為全球愛滋病首例是在1981年此日診斷出來的,故就將這日訂為世界愛滋病日。前幾天在同志遊行後,我寫了一篇文章分享遊行後感,但我感到驚訝的是有網友(他應該是基督徒,因為他很喜歡引用不完整的聖經金句來討論)竟然還在用愛滋病來攻擊同性戀者,還說愛滋病是神對同性戀者的懲罰,只有… 詳閱

主愛臨香江,耶穌愛同志

今年是我第二年參與香港同志遊行,我從來就不是一個低調而不表態的人,即使是以前反同的時候,還是現在悔改了支持同志平權的時候,我也從不隱瞞自己的取態,我現在是在實踐我的信仰:與性小眾同行,參與同志遊行。去年我寫了一篇文章表達自己的心聲,我形容上年的遊行像我的贖罪苦路,因以往我無知而歧視和壓迫同性戀者,上年的遊行是在雨中前行的,就像在大… 詳閱

當他們認真編織時,愛就在他們中間

早前看了一套日本電影《當他們認真編織時》,這是一套關於跨性別與探討多元成家的作品,電影寫實得來又十分溫馨,加上找來了日本當紅男演員山田斗真來飾演跨性別角色,更令電影錦上添花。電影劇情講述一名11歲的小學女生小友,因為其母親突然的離家出走而去了舅父的家裡暫住,可是小友不知道的是,舅父現在與一名跨性別的女友凜子同居,小友剛開始也對凜子感… 詳閱

基恩之家,我細細個就聽過呢個名啦~

戴耀廷教授在近日一篇文章中如此說:「到了關鍵時刻,即使主流教會噤聲,香港社會仍能聽見基督信仰的聲音。」沒錯,即使主流教會強調他們的「政教分離」,仍有不少牧者信徒挺身為公義發聲,不會讓建制聲音完全壟斷和代表了香港教會;而在為性小眾爭平權上,香港教會亦不是只有清一色的反對聲音,仍有教會和牧者為性小眾發聲的,我今天想介紹的就是其中一間支…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