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

瀏覽關鍵字

 

一個同志基督徒的#Metoo故事:Kevin

Kevin(化名)在小學時已知道自己是喜歡男生的,因為他試過暗戀學校內的同班男同學,而他從沒覺得這是有問題的事情,所以也沒去特別理會或探索自己的性傾向更深,直至在他接觸了基督教信仰後,那種身份認同的矛盾還是出現了。 在信仰與性傾向之間的拉扯 在中學四到五年級時,Kevin曾經斷斷續續的回去教會,但那時候的他並沒對信仰有很認真的追求,只是覺得有空閒… 詳閱

我是感染了愛滋病的基督徒:Duncan(下)

現代醫學昌明,雖然愛滋病仍未能完全根治,但在藥物的控制下,感染者的身體狀況和壽命能夠與一般人無異,而Duncan的身體狀況也在醫院中慢慢回復過來,心理醫生也證實他的抑鬱症已經完全康復了。以前的他執意追求無盡的財富,覺得自己所擁有的錢財就是一切,所以在失去一切後便受到極大打擊而患上抑鬱症,現在曾出死入生的他發現錢財對他來說已不是以前那樣的重… 詳閱

我是感染了愛滋病的基督徒:Duncan(上)

Duncan林振中是一個病患者互助組織的創辦人及現任總幹事,他將於下年移民到荷蘭和他的另一半結緍,並在當地共度天倫。讀者可能覺得Duncan下年就要去外國結婚很開心吧?但你們可能沒想到,他是一名感染了愛滋病的同性戀者,更是一名從中學年代就開始就信耶穌的基督徒,他與一班感染者於一年半前成立了「愛滋健康關注社」,致力推廣有關愛滋病的公眾教育、政策倡議… 詳閱

我愛家庭,也愛我的同志朋友

不知道為甚麼,我們基督徒現在說「家庭價值」的時候,就好像跟「同志平權」是對立的,而且這樣的對立彷彿是別有用心去安排的,如果有基督徒說自己要維護家庭價值,他就不可能參與或認同任何的同志平權運動。這樣的對立,我打從心底裡覺得是有問題的,原因是家庭的價值好像被上綱上線了,我在教會圈子裡所聽到的「健康」家庭價值是:一個好的家庭只可以由一男… 詳閱

我是死而復生的臺灣基督徒:張原境(下)

除了工作的場合,原境也在教會裡尋求支持,逐漸向身邊的教友出櫃,希望更了解這個議題,參與許多的活動及講座,也因此認識了更多支持同志的臺灣基督徒群體,例如長老教會青年陣線、台灣好世協會等等,原境也去過接納同志的真光福音教會及活躍校會,此外也因為認識了臺南彩虹遊行的發起人,接下了2018年臺南彩虹遊行的交通組組長一職。而在籌備過程中原境也發現… 詳閱

我是死而復生的臺灣基督徒:張原境(上)

近年,臺灣社會對同性婚姻的討論鬧得熱哄哄,那種勢不兩立的劍拔弩張局面尤其在基督徒與同性戀者群體之間見到,但其實兩個看似水火不容的陣營中,中間卻存在著不少身份重疊的朋友,他們既是同性戀者又是基督徒,而這篇文章的主角張原境正是一名同性戀基督徒,他更是在同性婚姻最被激烈辯論的日子裡相信耶穌的,他的經歷到底是怎樣呢?讓我們一起去看他的生命… 詳閱

我是與愛慾共生共存的基督徒 – 呀愁

呀愁(化名)是一名男同性戀者,在他小三時就已經發現自己喜歡男生,那年香港青春偶像組合Boy’z出道,他看到Boy’z成員們俊俏的外型就會感到很興奮,然而他也因為自己的性別氣質非常女性化而被霸凌和取笑,所以今天的呀愁看起來好像很堅強,卻其實是經歷了太多的傷痛而煉成的。中學時的他已經懂得去暗戀男同學,但那時卻因為覺得基督教不接受同性戀而禁止… 詳閱

我是突破藩籬的基督徒 – 張懋禛牧師

張懋禛牧師是台北真光福音教會的創會牧師,這間堂會標榜接納所有的人,不論是同性戀、異性戀、離婚、單親、HIV帶原者、精神病患、藥/毒戒癮者等,總之是主流教會所排擠的,真光福音教會都歡迎。但這間堂會最特別的是張牧師本身也是一名同性戀者,而從他成長到成立真光教會的生命故事中,我見到的是上主一步又一步的拖帶著他去走這條恩典之路,預備他去服侍台灣… 詳閱

我是世俗製的矛盾體 – Ana Lam

Ana是一位女同性戀基督徒,她的家庭因為家道中落而導致父母最後離婚,但她非常清楚知道在不少所謂「完整」家庭中會有同志孩子的出現,而在父母離異的家庭中亦不乏異性戀孩子的存在,所以她最初發現自己是同性戀時,便不受這些迷思影響,認為身為同性戀者完全沒有問題。 「盲頭盲腦」而開始的信仰之路 Ana曾參與過四間不同教會的聚會,而她是在小三時開始接觸信… 詳閱

《我是同志基督徒》見證系列前言:相信有愛,就有奇蹟

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來自香港的Sunny Leung,我是一位從2016年開始參與性小眾平權運動的基督徒,因為自己還在主流教會聚會的關係,我希望可以把更多與性小眾相關的議題帶進去教會,因為教會大部分時候對性小眾的討論感覺是非常抽離的,他們覺得性小眾群體不存在於他們的教會裡面,但事實讓我們知道教會裡有不少的性小眾基督徒存在,所以我這次希望繼續收集不同性…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