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基督徒

瀏覽關鍵字

 

出櫃兩周年感言

2018年十一月是我「出櫃」兩周年,我所指的出櫃是我公開說自己是一名支持同志平權的基督徒,也是俗稱的「直同志」或「同志盟友」。好多人可能以為只有非異性戀者才有資格出櫃,但其實在這個以異性戀意識形態為核心的社會和教會環境中,當一個支持同志的基督徒也不容易,如果你跟我做了很久的臉友,就知道我剛出櫃時也承受了非常大的壓力,那壓力比我2014年去金… 詳閱

我是一名偽異性戀基督徒:阿新

阿新是一位同志基督徒,他的生命故事曾被記載在同志基督徒見證集《我們彎著返教會》一書中,這本書現於基恩之家內有售,而他現在是一名服侍年輕同志社群的社工,但在他接納自己,能夠幫助其他同志之前,其實他也有著充滿掙扎與矛盾的過去。 與男生拍拖卻患上氣胸:是上帝懲罰我! 阿新是在小學六年級時第一次回教會的,他所回的教會是一間巨型的主流教會,因… 詳閱

我是同性戀天主教徒:Mike Devon

我們可能聽到比較多同志基督新教徒的生命故事,但好像除了《願你的唇吻我》這本華人同志天主教徒故事集外,同志天主教徒的故事就很少在其他地方聽到,所以今天見證的主角正是一位同志天主教徒Mike Devon。然而有趣的是他在接觸大專的基督徒朋友以前,根本沒聽過有「見證」這回事,所以這算是他第一篇的見證故事。 信仰與性傾向 Mike在升讀中學前未接觸過天主教,而… 詳閱

我是一個幸運基督徒:David

我們常常聽到很多同志基督徒的故事,必定經過很多的痛苦和掙扎,因為大部分同志基督徒也是在對性保守的教會中成長,可是他們有些人一開始就在同志友善教會聚會的,那他們的生命故事又會有何不同呢?David就是在認真追求信仰之時,已在基恩之家這間同志友善教會聚會的基督徒,而他的經歷仍然有很多值得被聆聽的地方。 我和耶穌有個約會,卻很快就分手又復合了 Dav… 詳閱

雙性戀×Tomboy×基督徒:我是Nocus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參與去年在西九文化區舉辦的Pink Dot一點粉紅嘉年華會呢?那是一個提倡多元共融的慶典,集音樂表演、手作市集、野餐聚會、論壇於一身的活動,讓所有的情侶和家庭組合都能夠在這天樂也融融地慶祝多元,而Nocus正是去年Pink Dot的其中一位籌委,她更是籌委會中的基督徒代表,所以在去年便特別設置了「靈修閣」,讓不同宗教的性小眾朋友也能分享自己的… 詳閱

我是個恰巧愛上女生的基督徒 – 呀魚

一位從小認真參與教會聚會和活動的基督徒,因為一次意外的出櫃而決定離開教會,甚至因而與朋友和父母的意見產生衝突,卻造就了一個難得的契機來重新審視一直所相信的,到現在終於從定人罪的宗教規條中釋放出來,成為一個真正的新造的人,她是呀魚(化名),一位年青貌美的雙性戀基督徒。 踏上她的信仰之路 若要說呀魚怎樣接觸基督教,這就是從她小學說起,因… 詳閱

我是與愛慾共生共存的基督徒 – 呀愁

呀愁(化名)是一名男同性戀者,在他小三時就已經發現自己喜歡男生,那年香港青春偶像組合Boy’z出道,他看到Boy’z成員們俊俏的外型就會感到很興奮,然而他也因為自己的性別氣質非常女性化而被霸凌和取笑,所以今天的呀愁看起來好像很堅強,卻其實是經歷了太多的傷痛而煉成的。中學時的他已經懂得去暗戀男同學,但那時卻因為覺得基督教不接受同性戀而禁止… 詳閱

我是突破藩籬的基督徒 – 張懋禛牧師

張懋禛牧師是台北真光福音教會的創會牧師,這間堂會標榜接納所有的人,不論是同性戀、異性戀、離婚、單親、HIV帶原者、精神病患、藥/毒戒癮者等,總之是主流教會所排擠的,真光福音教會都歡迎。但這間堂會最特別的是張牧師本身也是一名同性戀者,而從他成長到成立真光教會的生命故事中,我見到的是上主一步又一步的拖帶著他去走這條恩典之路,預備他去服侍台灣… 詳閱

我是世俗製的矛盾體 – Ana Lam

Ana是一位女同性戀基督徒,她的家庭因為家道中落而導致父母最後離婚,但她非常清楚知道在不少所謂「完整」家庭中會有同志孩子的出現,而在父母離異的家庭中亦不乏異性戀孩子的存在,所以她最初發現自己是同性戀時,便不受這些迷思影響,認為身為同性戀者完全沒有問題。 「盲頭盲腦」而開始的信仰之路 Ana曾參與過四間不同教會的聚會,而她是在小三時開始接觸信… 詳閱

我是曾接受拗直治療的基督徒 – 里德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里德呢?他是《我是異類基督徒》見證系列的第一位主角,也是一位在基督教家族中長大的信二代同志基督徒,在他第一篇見證文章裡,他非常概括地向我們講述了自己的經歷,而當他知道我會再推出第二期的見證文章系列時,便第一時間聯絡我,想要我為他寫第二篇的見證故事,而這次他想更深入的去分享他談戀愛和接受轉換(拗直)治療的經歷。 與…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