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武

瀏覽關鍵字

 

何時教會領袖願意道歉,何時林鄭就會撤回修例

在後雨傘時代,我想香港的抗爭人士學懂了一個最大的教訓,就是「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可是顯然並非所有抗爭者都學懂如此教訓,例如香港建道神學院的院長蔡少琪牧師,這幾天就在臉書上「率先示範」如何與勇武派抗爭人士割蓆,並且譴責他們的行為是「騎劫」主流民意。以下是蔡院長割蓆事件的時序: 在6月19日星期三13:18,蔡院長首次發文提及「勇武派」,並… 詳閱

和理非和勇武是共生共存的

我想自己現在的同溫層已經厚到,讓我再見不到有任何朋友譴責示威者的暴力,並與勇武派示威者割蓆,即使我有些朋友未必認同勇武或暴力抗爭,但他們也不會表態反對。 我不敢說自己所接觸的同溫層反映了現時香港示威者的主流意見,因我在教會內其實也聽到昨日出來遊行的教友,表示「有人搞事煽動衝擊警方防線」,但我仍想強調的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我知道過… 詳閱

逆權之路,血淚鑄造─光州後記(2):勇武抗爭是異端?

抗爭的抉擇,難言的過去 ​有幸與親歷其中的見證者見面,筆者把握機會向金先生請教他如何看以武力反抗與否的問題。當年光州人民組織市民軍,武裝驅離軍隊是否合宜的一步?金先生坦言他無法回答,只是指出當時形勢所迫,眼見不少同伴被殺,才迫不得已武裝反抗。事實上,筆者並非期望能找到一個絕對答案,畢竟每個情形的考量與判斷都不同,難以一概而論。金先生…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