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

瀏覽關鍵字

 

教會,你的公義在哪裡?

1989年的6月4日,是香港人不會忘記的一天。筆者當時還未出世,所謂六四事件也是因為學校教授才得知此事。當在課堂中播出中共無情的鎮壓,軍人向學生開槍,學生爭相走避,這些畫面雖然只是從課室的投影機播出,但筆者仍歷歷在目。 也許,很多信徒都會問,六四事件跟作為基督徒的我們有何干呢?我們的教會很着重傳福音、宣教。在教會每星期的講道,團契的週會也總… 詳閱

憑甚麼相信柴玲的指控?

我對柴玲這個人物的了解,在她控告遠志明牧師之前,僅限於她是天安門事件中的學生領袖之一,後來逃出來,最後信主了,後來竟代表六四學生原諒鄧小平和李鵬。 這次我仔細看了她那些關於控告遠的公開信,覺得裡面有不少問題,寫過一篇分析的文章1。除了一些前後不一,自相矛盾,以及與其他證人的證詞相矛盾之外,後面的公開信竟公然說謊。比如遠志明並沒有說1991… 詳閱

那是一個大是大非的年代:六四對我的意義

六四時,我剛考完A-level,正為著前路折騰,但當時的心思都給北京的學生運動所攝住。老實說,六四前,我對文化,尤其西方的思潮、音樂及電影的興趣大於對政冶的興趣,尤其當時八十年代的香港文化,正是遍地開花的年代(可參陳冠中的《事後》)。對於中國,很對不起,六四前,我沒有什麼中國意識,即使有,與很多同代年青人一樣,對中國這個他者(the other),都會因著… 詳閱

再思五一八與六四:一個維護家庭的福音?恐怕不是!

[本文譯自英文原文] 今天是1989年6月4日的週年紀念,在華人裡這稱為「六四」。在這廿五年裡,中共政府一直不肯承認它對自己人民所犯的罪行,反倒在今年六四前夕封鎖谷歌。我記得昔日充滿驚恐地看著事情發生,那些學生只是想政府聆聽他們的訴求,然而,他們卻在天安門附近集體被殺害。 廿五年後,在這週年紀念之前一個月,香港福音派教會領袖走上街巡遊,為要… 詳閱

25年,譴責不義──廣東話意譯〈箴言〉6:12-19

六四,是試金石。 面對當時政權下令清場屠城、向手無寸鐵的人開槍、反人類的罪行,無論用什麼理由來製造合法性,也是說不通的。但就是有人,要向權勢獻媚,用白馬非馬的詭辯手段,說在長安大街死的人就不是在廣場中死,說要死幾千死幾萬人才算屠城,然後順勢質疑所有目擊者、記錄者的證詞。 六四,就是如此試出一個人的人格,甚至一個人的智商。 圖片說明 1 心… 詳閱

中年主場 第四十四集 同性戀與各界別議題,母忘六四

[中國主日信息] 迦密山起義(王上18:17-24,36-40)

在教會中國主日與青少年分享沉重信息:從先知以利亞故事反省社會改變基本條件,談八九民運對港人啟蒙與後來挫折,旁及台灣本土歷史及教會見證。盼透過重溫歷史,重尋身份與信念,努力成為真正的人。當時未流行「真‧香港人」,還在談賽德克‧巴萊。 現在想來,以人民為主體做詮釋原是我基本關懷。從八九民運切入,看港人如何走到今天,講來講去都是世代責任,… 詳閱

香港教會走過六四的日子 (下)

5月27日(六) 「愛民會」於《明報》發表〈悲憤填胸 – 支持國內同胞長期爭取民主〉,呼籲信徒「不要因著政治形勢惡化而放棄信念,必須繼續堅持基督徒對國家民族的承擔和參與,支持及投入我們今後的工作。」 5月28日(日) 「愛民會」下午於九龍仔公園舉行「基督徒愛國民主運動聯禱大會」,約一萬名教牧與信徒參與,會後遊行至新華社九龍塘分社遞交〈致中國領導… 詳閱

64 + 25 = 89:我就不信,受苦人民為了翻身搞鬥爭,中華民族就會滅亡?

中共不是沒有糾正自己錯誤的傳統,文革後,鄧小平、胡耀邦平反了大量的冤假錯案,糾正了「大躍進」和「反右派」的錯誤,更徹底否定了毛澤東親自發動並視為重要政治遺產的「文化大革命」。若不是當時的領導層衝破保守勢力的阻撓,勇敢地否定「文革」,也不會有後來勢如破竹的改革開放大好形勢。2013年6月4日【明報專訊】 ********************************************** 為甚麼… 詳閱

勇敢做正當的事 (寫於六四25周年)

上星期,我身在波蘭華沙,當地正準備慶祝25年前6月4日發生的一件事。波蘭總統科莫羅夫斯基在展覽板上寫: 1989年6月4日,這國家的聲音以投票決定波蘭將再次成為自由。由智慧和勇敢的人民推動了像雪崩的改變。這25年的自由,波蘭向更好的改變。 這是一次甚麼的決定?簡單來說,1988年5月至8月期間,波蘭工人舉行大型示威,導致當時共產黨政府願意承認團結工會的合法…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