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學

瀏覽關鍵字

 

教會內的學術自由(下)

上文〈教會內的學術自由(中)〉論到學術自由跟基督信仰並不矛盾,在實際上教會與教會大學應保持一種互信的張力,好讓教會大學可以在學術自由下幫助教會適切回應時代的變化。在香港教會的處境下,這一切或許可以應用在神學院與所屬宗派(或支持教會)的關係,但這並非本文所要關注,本文想要討論學術自由如何在教會中得以普及,甚至落實於看似跟它風馬牛不相及的堂… 詳閱

再談「聚會主義」

筆者於08年曾撰文表達「聚會主義」一直影響華人教會的健康生態。教會的正常聚會(如崇拜、團契/小組、主日學/聖經課程、祈禱會等)是需要的,而「聚會主義」背後的思維是信徒越多參與或出席聚會,就越能提升靈命。筆者已引用美國柳樹溪教會的「教會揭示」(Reveal,2007年)指出大多聚會對初信者效用最大,相對而言,成熟而有事奉的信徒則於堂會內感到大多聚會… 詳閱

教導「外判化」

當前教會亂象之一是不少堂會把聖經教導「外判化」,有若干神學院與機構基於地方堂會教導之不足,紛紛開辦適切的課程,本是好事;然而在「名氣效應」下,再加上宣傳策略,堂會牧者若缺少智慧,短期的好處只會帶來長遠的惡果。 筆者過往牧會時,主日學課程不會外請神學院講師或神學生任教,我也知悉有些堂會喜歡這樣做。若是講座或訓練,我贊成外請有專識的同工… 詳閱

教會內的學術自由(上)

近日香港大學的「等埋首副」事件,使學術自由成為全城的關注議題。有人對此事感到憤怒,因為它反映特區政府要整頓香港大學,藉此收窄香港的學術自由,繼而在大學向莘莘學子進行洗腦式愛國教育。另有人卻認為社會反應太大,現時政府沒有限制學者的言論,也沒有以言入罪,怎能說政府破壞學術自由?香港大學既得公帑的資助,政府就必然在大學中有其角色。這兩類…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