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句主義‬

瀏覽關鍵字

 

向夏蟲講冬天有多麼的美

最近和團友吹水,團友問我,為什麼對香港的教會,或教會的領導層那麼 critical。他們問:其實情況真的有那麼差嗎? 其實我一直都感到一種無力感。因為對長期在淺水中薰陶的一群,究竟我怎麼才能告訴他們大海是多麼的廣闊呢?對連冰都不知道是什麼的夏蟲,我又怎樣能向他們描述皚皚白雪、冰天雪地、滴水成冰的美呢? 對長期在井底的青蛙,他們可能會覺得外面的天…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