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Sweet 爆的上帝

FB_IMG_1427920195249_mh1427920338832

記得中二那年初返團契,有個很溫柔的導師(其實有啲長氣講野又好learn,即係典型嗰隻基督徒)說:「如果你同上帝關係好,你會經歷一種好似同佢拍拖嘅感覺,會好想成日同佢傾計,好想急不及待同佢接觸。我地同上帝接觸嘅方法就係祈禱、讀經、靈修……⋯⋯」(下刪XX字,你懂的。)厚度的我笑而不語,心諗:唔好再誇張啲。其實唔駛氹我,我都會乖乖地睇聖經嫁,我係真心想了解,所以咁奇怪嘅比喻可以慳返嫁。但多年過後,我驚訝我恐懼我誤判,撞鬼,我還真的經歷過像與上帝戀愛的時刻,原來我個「溫柔」導師無呃我!!!

今晚完了詩班,有位班員在分享近況時,眼淚一直止不住的流下。紙巾印乾了,眼淚又再滲出,乾了,又再滲出。言語是很有限的,但眼淚會叫我們明白一個人的痛苦。我們互相分享,我忽然想起舊日的自己。那個從前的我,也一直困在痛苦之中,困在那條無論如何也走不出的胡同之中。以前,我連笑都帶著別人能感受到的苦澀。是甚麼時候開始改變呢?大概沒有一步到位,但雨傘運動絕對是我的turning point。我自己也覺得奇怪,亦說不清究竟雨傘運動與我的情緒困擾有何關係,總之我參與當中,忽然覺得世界很大,忽然覺得有更多事情需要我去努力,也忽然醒覺信仰的深度與闊度。於是我變得不再一樣。

我常常想,上帝好得意,又體貼,祂按著每個人的特質,與我們相處,然後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建立我們。

我很喜歡問一條問題:「你覺得上帝喺你心目中係點?」她說,上帝像爸爸,對她很嚴厲,經常責備與管教;他說,上帝滿有恩典慈愛與憐憫,無論錯幾多次,上帝總原諒他。而我覺得上帝很溫柔,祂從不呼喝我,祂永遠叫我慢慢來,不要急。朋友說很羨慕我,我說如果你好似我一樣對自己咁harsh,可能神也會非常溫柔待你。

我有幾harsh? Harsh在我覺得世界上絕大部分事情都可以靠努力去完成,你失敗是因為你未盡力。Harsh在我能體諒別人軟弱跌倒停下,但我不容許自己是被可憐的一個。Harsh在當年我的爸爸離世後我仍然繼續參加朗誦和辯論比賽,因為我對自己說Life should go on,答應了別人的就要做,不要給人添麻煩,不要給自己籍口。所以上帝對我很溫柔,因為祂知道我不放縱,因為祂知道關於逼迫自己,我已經做得夠多了。

Roommate說小時候家境貧窮,她很想去外國升學,但知道這是沒有可能的事,只好偷偷放在心裡。在還未確信的那段日子,她悄悄禱告:「神呀,如果祢係真,祢就俾我去外國啦。」後來,她有機會去北京交流。「唔通真係咁靈?但北京唔算外國喎」她卻把這事記於心中。不久後,她還真的有機會到新加坡。兩次的旅程也是費用全免。Roommate沒有說神真係靈,她說,神安慰了她的心。

於是我又想起,我也成長於物質缺乏的家庭。對於很多事情,不敢想得太多。我不逛街,因為不會有錢買;我不留意有甚麼戲上映,因為不會有機會觀看;我不想知道有甚麼好去處,因為不願意心動。那個時候,我覺得連渴想也是一種罪過,我不配。

上帝沒有對我講大道理,沒有說人窮無需志短,沒有叫我不要自卑,因為很多時候,感覺根本不由我們控制。一個可以因為無錢搭車而走半小時路的人、一個因為無錢所以刻意避開和弟兄姊妹聚餐的人、一個會開口和朋友說我真係無錢不如我地食平啲呀的人,這樣,你叫他如何自豪得起來?至少,我不能。

但上帝卻賜我人生中很多很重要的人。我在甚麼地方缺乏,神就在甚麼地方補足。那段時間,團契有個姐姐對我說「點解你咁瘦嫁!食多啲野啦!」然後買了好大罐奶粉給我叫我增肥;一直覺得有全身鏡的家好華麗,某一年有個朋友在我生日時買了一塊全身鏡還親自搬到樓下送給我;一年只有等新年才可以添新衣,有一段時間卻不斷有衣服進駐我家:媽媽從工作地方拿回來的、朋友買了卻不合身的、別人送的……多到一個點,我掛衫的地方已經爆棚了。

那個時候,我覺得很感動。感動不在於我得到了很多,感動在於上帝填補了我心中的某個缺口。

長大以後,環境變得比較好了。但那種自卑的性格總是若隱若現。我總覺得自己是個生活白痴,未見過世面,因為人生有太多空白時間。小時候除了公共圖書館,我別無去處。生活有很多小細節,不是我蠢不知道,只是我根本不曾經驗過。大了以後,能力有了,卻更是膽怯,害怕被人取笑,害怕別人驚訝地問, 你咁都唔識?但我卻遇見了我的男朋友。相差九年的我們,他教會了我很多東西,也鼓勵我去嘗試。他總說「你唔試過點知?」我不用怕他取笑我,因為他根本以恥笑我為樂。但但但,我很感動,有這樣一個願意陪我去做很多很多不一樣事情的人。很多人無法把我和他聯想在一起,總覺得我樸素、他浮誇,我喜歡思考很多古怪的事情,他卻可能只為要不要換電話而苦惱良久。只有我明白,他是上帝派來填補和支持我蒼白生活的那個人。

今晚,只是忽然很想對這個一直溫柔待我的上帝講句謝謝和我愛祢。不知道,屬於你的上帝又是如何的呢?

對於Sweet 爆的上帝有2個回應

  1. Shirley Yu Shirley Yu 說:

    看完你的分享, 使我回想自己也是被神溫柔看顧, 只是有時候人實在是太忙碌, 太善忘, 將神的恩典輕易忘記, 完全沒有時間靜下來, 好好思想神的恩, 神的美好, 多謝你的分享!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