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kin Leung

Pakkin。《Breakazine!》前總編輯,blogger。入行做編輯時,仍是用rubber cement貼稿的年代。歷任書籍編輯、網站監製、雜誌編輯等職務。愛看書,愛攝影,愛動漫。

想像柔性抗衡

light

上個月台灣《曠野》雜誌、雅歌出版社蘇南洲社長來香港,我們有幾個人一起和他吃早餐,席間講起柔性抗衡的做法。他說,硬碰,人家比你更硬,很難有效果;而蚊子的打法,是日煩夜煩,令關鍵人物自己心裡動搖,然後你預留一條路給他行上去,從而帶來改變。

六月九日那天,百萬人遊行,大會十點左右宣布遊行結束;然後政府像廚師做節目,因為時間關係,十一點就貼出預先準備好的回應,自誇自己遊說做得好,接着宣佈星期三立法會二讀續會,顯示出完全不用聆聽遊行訴求的姿態,連扮討論一下也不用費神。過了六月九日,六月十日抗爭者才開始行動,似乎是要表明這是另一場行動。然後,很痛。

這晚,整晚都半睡半醒。

到了早上,見有人提起,2003年董政府一開始也是無視遊行民意,但田北俊帶住自由黨調轉槍頭,政府才「回應民意」。當晚見自由黨是和政府同步彈出聲明,超短,似乎是一開始就被夾實,防止出現變數。從這一點看,百萬人遊行對政府是沒壓力的,壓力只來自夠不夠票,而票在議員手中。

2003是自由黨想吸直選票而轉向,今天要問的,可能是改變心意的步驟要怎樣發生。

政總外禱告,是信仰的表白,對象是政府。而如果是在所有政黨辦事處外禱告,邀請他們聆聽回轉,聆聽市民的恐懼,可行?

不是信徒的,也可以轉化成煩字訣,天天聚在他們門口要求聆聽。

區議會選舉臨近,建制政黨在各區空降,正在磨拳擦掌,他們心意較焦急,回應的動因較大。

先寫下,再想想。

Pakkin

****

【後話】

前兩日寫的這篇「柔性抗衡」,我教會牧師拿去在教牧圈子中分享了。今天牧師跟我說,有些堂會牧師傳道也覺得可行,「激發我地喺區內連結堂會,於明天到議員辦事處交請願信」,「希望佢地承諾發比該黨的立法會議員」,「我相信大家既堂會附近總有建制派既議員辦事處,可考慮連結其他堂會,一起行動。」

希望每一區都有教會回應,也用自己的想像力和行動力,做力有所及的事,讓人聽得見市民的擔憂,與香港市民同行。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