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尋求神心意 with common sense

最近有人問我怎樣分辨神的心意,我就整理一下我的經驗和知識,希望能幫到需要尋求神心意的各位。

我們先假設我們正對一件心大心細的事,不知應不應該做。那件事並非黑白分明(例如係去虧空公款),也非無關痛癢(例如係午餐選擇),無論做或不做,它都有好有壞。典型的例子是尋求轉工、尋求事奉方向。我們的另一些假設是我們相信神會引導人。沒有這項前設,我們根本不用談下去。

在尋求神心意上,我們容易兩走極端:一係完全依賴神的引導,一係完全不打算理會神,一切按自己知識和經驗出牌。兩極端皆有缺欠,兩者應互相補足,一方面用我們的知識和經驗判斷,同時對上帝的引導開放。好了,我們怎樣開始尋求呢?第一就是用常識去分辨那件事是否合法和合乎聖經整體的教導。如果事情本身有違聖經教導,那就不用再分辨下去了。但我相信大部份人的心結,不在這部份。大部份人要分辨的,都是一些好事,但不知道神係咪真係想我 take 呢一步。

經過了基本的真理察驗,下一步就是去察驗內心。察驗內心的動機,至為重要。請你花一些時間,在上主前安靜下來,不斷追問自己「我點解要咁做?」「我做呢件事為乜?」在這樣問的同時,請你完全坦白,承認有些懶偉大的原因其實唔係最心底的原因,在上主面前,我們不用堆砌一些「為咗榮耀你呀」「為咗可以傳福音呀」「為咗世界和平」呀呢d,呢d原因太離地,上帝聽唔明。請你坦白講出真真正正推動你的原因是甚麼。這個過程可能不止一次禱告,我們可能要反覆交戰,但我認為認清動機殊為重要。

下一步是尋求印證,印證可以是來自聖經、經驗、身邊的人、環境、理性、際遇。雖說印證來源有多方,但我勸你不要每一方面都尋求印證,那是不必要的。以我當年讀神學為例,我當年有很強烈的 urge 要讀神學,我求了三個很 relevant 的印證:教會 approve、父母 approve、神學院收我。這根本不是甚麼印證,這本來就是必要條件。Anyway這三方面都開了燈,我就認為那是上帝的開路了。我想說明,所謂印證其實不應搞神秘,叫神特登露兩手然後你就信。這樣做的壞處是,你會把責任推落給你印證的神,即係做屈神氏;此外我認為神希望見到我們成熟,能從常識和細微之處見到祂的引導。

此外,我特別希望大家別用某一兩節經文作印證。我想你應該知道甚麼叫「聖經專為我服務」,一個正在尋找印證的人,會有特別的讀經技巧,把合用的經文納為己用。關於聖經,只要通過到聖經的價值觀就可以了,不用再特別找 proof text. 際遇也是很 tricky 的,究竟順境係印證定係陷阱?逆經係試驗定係關門?其實好多時我地都係讀入太多,而且事後孔明。當你動機夠強,順境就係印證,逆境就係試驗;反之亦然。所以,我唔係太 buy 咩開門關門,好多時成唔成事,唔係話一道門就搞掂的。所以唔好太沉迷於同上帝傾 conditional offer,反而真係抽多時間去問清楚內心,更好。

察驗的最後一步是行動。行一兩步,看看事情的走向,看看內心的掙扎。齋諗唔行一兩步,係永遠唔會知上帝係咪俾呢條路你行。所以,勇敢地行一兩步,再禱告,再行動。察驗是一個 spiral,你的想法,神的心意,會不斷在行動和禱告中走近。而根據經驗,有好多事,你都係 look back 先會見到係神既帶領,做果時唔係好覺的。

尋求神的心意是一門藝術,是一種「熟能生巧的特殊技能,它往往不能單從學習理論中獲得,而是從實作中、直覺中領悟獲得。」(Bautista)

成熟的基督徒,要拋棄那種「我一定要100% sure 係神心意先做」的心態,那不是一種健康的靈命狀態,更不是和上帝有良好關係的表現。真正的關係是從不斷嘗試、錯誤、再嘗試中摸索出來的。友誼如是、婚姻如是,和上主的關係也如是。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