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kin Leung

Pakkin。《Breakazine!》前總編輯,blogger。入行做編輯時,仍是用rubber cement貼稿的年代。歷任書籍編輯、網站監製、雜誌編輯等職務。愛看書,愛攝影,愛動漫。

寫在人大向普選一錘撩陰之後

螢幕快照 2014-08-31 下午10.10.28
Photo Source: now新聞台

人大一錘撩陰,普選絕子絕孫,特首愛國愛黨。這下子是清楚了。

今日,2014.8.31,是基督教界別委員代表實踐政教分離、提出辭任的絕佳時機,以不合作的身姿,拒絕與政權合謀做戲去欺哄世人。

政教分離,不是指信徒要對政治之事不聞不問,以此作為獨善其身、置身事外的藉口。政教分離是一種歷史智慧,重點是教會與政權要保持距離,免得政權有機可乘干預教會,也免得教會被權力引誘。再者,尤其在極權社會中,教會只有和政權保持相當距離,才有條件得到信任,牧養和庇蔭被政權壓迫的人,成為他們的避難所。

之前對中央政府如何出招,曾有過各種推想,今天是再肯定多些。例如,為什麼要嚴格規限特首候選人入閘票數?我的猜想是和上屆唐英年下馬、梁振英當選所造成的政局變數有關,顯示出香港這地方的政治權力分佈,會牽動大陸權力的移動,所以當權者要再加大力度夾實。民主,從來不是中央政府最關心的。

至於「佔中」的談判,我是一直想不通為什麼中央政府會認為佔中者是談判對手。現在多多少少是說明了,當一黨專政的權力集中至此,實在是連扮談判都大可不必。

至於真要以癱瘓和佔領來作為民眾力量的集結,正如許多人曾提過,真是不用搞手,只要集會散場時,一起入中環或金鐘地鐵站,然後都不上車,就像平日放工塞住晒,就已是佔領的開端了,使乜搞噉多⋯⋯

當然,要搞商議式民主的教育,那就是另一回事,也不是靠集會就可以處理了。這種教育,其實是需要遍地開花,在各種團體中實踐,成為常識,才會長久。民主制度要植根於民眾的意識,在異見空間和理性協商中摸索合作的道路,制度才會有實踐和修正的可能。

為了我城的善治,我們需要普選;而普選是否達到國際標準,則只是一種方便的說法,關鍵仍是,特首需要藉提名機制和民眾普選來得到足以施政的信任。如今使我們一再失去所謂發展機遇的,其實不是李飛所說的政治爭拗,而是我們的政府、議會、特首,皆失去了市民的信任。

我曾跟朋友說過,特首的政綱,不是忽然從天而降的,而應由長期的政策和社會研究中,在各個關鍵領域提出政策方向,然後以此來向市民說明香港的狀況,並以相應的政策來爭取大眾的選票。但要做到這程度,就不是一個半個獨立候選人可以做到;所以由政黨推選特首候選人、以政黨長期研究之力作支援,才較有達致善治的基礎。然而香港的政治環境,不利政黨作這方面的發展,市民普遍對政黨存疑;而要掌握全面的社會數據來作政策研究,也是相當困難,這些未完成的任務,實在需要多方面不同的人才,為了我城的緣故,在各個層面盡忠。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可以做的一份,莫因自己不接受社運一套就置身事外,有些崗位仍得守住。在這山雨欲來之際,願上主保祐各人的平安,在紛亂的局面中有恩光照耀,從而發現自己的位置和可能的貢獻,讓那坐在黑暗裡的百姓看見了大光;坐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發現照著他們。

Pakkin
http://pakkin.blogspot.hk/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