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th100 - A Group of Thinking People

有感而發 — 政治,愛國、無神論和順服掌權者

Pastor Paul Mok
我是一個失明牧師,我會以這篇文章來闡明我對政治,愛國、無神論和順服掌權者之觀點。 引言 6月30日是我和師母的15週年結婚紀念日,師母病了,又暈又發燒。又因小兒子剛剛病好,不想帶小兒子到診所。師母便堅持自己行去看醫生。不瞭,她行到半路就熱烈地嘔吐起來。感謝主她沒有暈低。還能打到電話回家。小兒子便拖著我去找師母。找到後,師母已經暈得很利害。我… 詳閱

對於只關心人類靈魂的宗教, 馬丁路德‧金如是說…

howtindog
“It has been my conviction ever since reading Rauschenbusch that any religion which professes to be concerned about the souls of men and is not concerned about the social and economic conditions that scar the soul is a spiritually moribund religion only waiting for the day to be buried.” “自從拜讀過Rauschenbusch的著作… 詳閱

付代價的事奉:反思教會津貼的文化

「是的,做上帝的工是需要付代價。」 剛從國外做事工考察回來,媽媽問我,這次行程的費用是否有津貼。我告訴她,我沒要求津貼,我自己能承擔。然後她道出上述的這句話。它讓我深思關於事奉的付代價。 今天當教會談到事奉時,我們很少去談事奉的代價,很少去強調事奉者需付的代價,反而有時嘗試去淡化它。 觀察到今天教會有一種文化,叫做「津貼」。教會有很多… 詳閱

支持《巴勒斯坦回憶錄》中文版出版

《巴勒斯坦回憶錄》中文版的翻譯及校訂工作已近完成,期望本書能於2017年7月推出。 整個項目的總預算約為HK$90,000,目前已從其他途徑籌得HK$40,000。所籌款項將用於支付翻譯、校訂、設計、印刷及其餘有關此書之費用。 眾籌網站 多年前往以色列進修,認識聖經考古之餘,逃避不了考古和以巴衝突的問題。那時,教授不但著重聖經考古,更加鼓勵聆聽以巴衝突的各方面看法… 詳閱

沉思的信仰-枷鎖

人生而自由,卻無往不在枷鎖中。— 盧梭 《社會契約論》 社會的本質是「荒謬」的,無論人類如何努力,社會的枷鎖無處不在,人與人之間的奴役從沒停止,有趣的是,我們一方面控訴「荒謬」,卻很多時阻止自己脫去社會加諸我們的枷鎖,我們執著於社會規尺下的自己、執著於數字描述的自己、執著於自己期望的自己,於是我們追逐數字和物質,我們渴望名譽和肯定,我… 詳閱

《破碎。擁抱。同行》

最近落區接觸到一位已年近八旬,在街上拾荒有一年多的婆婆。 起初,大家都會以為婆婆必定家境貧困,所以才要為此拾荒。但她卻有兒有女,甚至已孫姪滿堂,生活尚算無憂,仔女都十分反對她做這份「工作」。 又或許,可能是老人家平日在家中無所事事,百無聊賴,所以寧願走到街上執拾紙皮,找點世藝,當作打發時間吧! 當我們再陪伴與婆婆詳談之下,她告知原來一… 詳閱

大地‧全屬我主

大地。全屬我主。 土地是屬於上帝的! 近年來我對土地有新的看法。從前一直以為天父是坐在天上的寶座,所以一直很喜歡看雲彩和星宿,總覺得在這宏大的天空下,特別感到創造主的偉大。這麼微小的星星,祂能把它舖設在天空之上,而實際上星星又是幾萬年前的光,每顆星星都有幾萬歲,好奇妙! 有段時間自己對信仰感到很迷失,時常問上帝「祢在那裏?」為何我總是… 詳閱

「福音派」的危機與挑戰

福音信仰一向於全球教會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華人教會更過之而無不及!福音派教會的蓬勃發展,新興的事工層出不窮,一方面說明了福音信仰本身的活躍性;另一方面更因為「福音」於宗教市場上語焉不詳,各家自有不同的表述。任何事工只要冠以「福音」名義,有些教牧與信徒也不作任何辨識,就紛紛支持及推介。畢竟華人教會的生態,跟紅頂白,西瓜靠大邊是大勢… 詳閱

上帝記憶的主體

前言:Miroslav Volf寫了一本書,The end of memory- remembering rightly in a violent world,中文譯本叫「記憶的力量」,有一段日子,和一班牧師一起查考,每星期查一章。 最近主日學是查「撒迦利亞書」,此先知的名字,解作「God remembers」,神記念,那令我聯想到一個頗有趣的問題,那就是上帝記憶的主體性,祂選擇記住什麼、不記住什麼,其中之關鍵是什麼? 上星期去了長洲退修,有… 詳閱

淺談基督教本色化

近日某機構在地盤上進行了一個祝福禮後,成為基督教界的熱烈討論的話題。 昨天筆者在一個基督教的聚會晚宴祝酒環節中聽到司儀這樣說:「我們是基督徒,所以不說飲杯或飲勝,我們一起說哈利路也。」聽罷,我想在此分享一下對基督教本色化的愚見。 基督教本色化本來是一個困難又不能避免的事情,人生於該地區和文化是不可能完全抽離,因為我們正處於一個既濟未…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林則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