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th100 - A Group of Thinking People

上帝的歷練?不,是向惡者的下拜!

初信主時,面對一個問題,就是「試探」與「試煉」的分別。當時聽到教會有一種好像頗流行的說法,是「試探」出自魔鬼,「試煉」來自上帝。我後來發現,基督徒在這樣說的時候,往往是「倒果為因」的。意思是如果我們「衰了」,就推比魔鬼,說這是魔鬼在試探我(隱含是「魔鬼」設計要整死我);如果我們「勝過了」,就說感謝主給我的試煉機會。其實,基督徒面對… 詳閱

基恩之家,我細細個就聽過呢個名啦~

戴耀廷教授在近日一篇文章中如此說:「到了關鍵時刻,即使主流教會噤聲,香港社會仍能聽見基督信仰的聲音。」沒錯,即使主流教會強調他們的「政教分離」,仍有不少牧者信徒挺身為公義發聲,不會讓建制聲音完全壟斷和代表了香港教會;而在為性小眾爭平權上,香港教會亦不是只有清一色的反對聲音,仍有教會和牧者為性小眾發聲的,我今天想介紹的就是其中一間支… 詳閱

安息人語

各位崇基神學的同路人: 2017年,是我一直期盼的日子。打從三年前在不得已情況下「被院長」,便一直在倒數,盼望著快快完成三年任期。去年5、6月間,我便跟神學校董會表達不再續任的強烈意向,並陳述個人主觀及客觀上不適合留任的原因。可惜,事與願違(下刪數千字……),只能在極不情願之下,答允再續任一屆。當然,我已明確跟神學校董會表明,完成第二個任期… 詳閱

輕輕告別風起時

風起了! 二零一七年八月廿二日,我和翠玉離開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我倆輕輕的來,也輕輕的走了。輕輕的我倆,握一握輕挽的手,告別今天的陰霾,也逐漸揮去回憶的雲彩。揮去,逆風,漸行漸遠,說來容易。 小橋流水,曾是抱雛之窩。惜惜走過了九個秋冬春夏,留下多少倩影,隨風飄動。小小姑娘,不怕天多高,亦不管地多厚,丟臉也罷,總愛在每次神學院… 詳閱

【我痛,故我行】新書分享會文字記錄

三本「不自私的自傳」 自傳,有時予人感覺只以自傳主角為中心。這天分享會的主持人曉彤卻形容,三本新書都是「不自私的自傳」,其中富有三位主角的生命故事,但同時亦呈現了很多香港的事。這大概因為Rose、細細、Fermi三位女性的故事同時亦是香港平權/抗爭史的故事──因認識、接納自我而與他人連結;活出自己,原來也幫助他人更好活出自我。 Rose:「我是一根刺… 詳閱

超現實的達利又出現了!(下)

水仙的蛻變(自戀與達利) 超現實主義的畫家不畫花卉,不知道是否因為花的美麗過分“現實”了?但是,達利還是破了一次例,那是1937年的《水仙的蛻變》(Metamorphosis of Narcissus)。 這是他“偏執狂批判法”時期的畫,所畫的是古羅馬詩人奧維德(Ovid)所寫《變形記》裡面的一則,講到希臘神話中的那耳喀索斯(Narcissus)因為自戀變成水仙的故事。英文字的“自戀”源出… 詳閱

旺角女宿訪談摘要(二):全職家務料理者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背景 她是1位年約45歲的女士,中六畢業,現為全職家務料理者,有一位就讀小學四年級的女兒,每個月靠女兒$3,000多元的綜緩金和先生給的$2,000多元生活費過活。她於內地出生,來到香港不足一年。每天送女兒上學後,便會回家做家務,有時則到機構參加廣東話班,以便將來可以再次投入工作,或參加其他小組或活動,例如最近,她參加了機構舉辦… 詳閱

你會選漁夫做你的門徒嗎?

那天到一個以華人居多的漁村走走,在港口觀看居民的日常生活。看見一位赤裸上身、皮膚曬黑、粗壯體魄的男子,他在停泊的漁船上收拾捕魚工具,清洗漁船,然後躺著休息。我腦海裡出現的畫面:耶穌當年呼召的第一批門徒中,有好像這些捕魚的,彼得就是其中一位。 當時的漁夫是猶太社會中最為平凡的百姓,他們不像法利賽人或文士等般那樣受過高教育,也不象撒都該… 詳閱

他們的愛,他們的恨

前言:最近生活上發生了一件痛快卻又不太愉快的事,在臉書上我將舊教會一班人,全部unfriend了。而一段新聞令我覺得此決定非常正確,已經做得遲了。 澳門在「天鴿」蹂躪之後滿目瘡痍,有居民之父親在灌滿了海水的車場被困,求救三小時後,救援仍是不見蹤影! 為澳門供電的廠房位處珠海,供水廠亦然,一場風暴,十一個巨型水泵,全部報銷,大半個城市都缺水電長達… 詳閱

香港教會需要這覺悟嗎?

除了拆教堂及十字架,最近有消息指,2016年貴州小鎮也開始嚴厲整治基督徒,不許未成年者返教會,否則學校不會取錄,取消高考或參軍資格。若你是這小鎮的基督徒,會如何取捨?當然,這可能涉及更多定義和假設的問題。我只是在想:在香港養尊處優的基督徒,好像沒有正式受過甚麼信仰的考驗。 讀完使徒行傳第四章,我問了自己一連串的問題: 我們的信仰經得起考驗…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林則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