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th100 - A Group of Thinking People

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講呢啲?」

  當然這句話不是耶穌說的。絕對不是。 離開香港六年,回到香港,其實自己心裡而作好準備,縱然自己廣東話依然流利,想必也會遇到一點兒逆向文化差異。生活的,習慣的,語言的。然而,最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居然普普通通的三個字「講呢啲」,竟然會成爲香港潮語。新春拜年,遇見表弟表妹,派利是的時候說笑問句:「幾時結婚呀?」表弟表妹立場堅定地回答:… 詳閱

回應梁文道的〈絕交〉

讀罷梁文道的〈絕交〉, 難感認同。該文大意只是慨嘆人們因為一些政治文化衝突而放棄友誼,甚至連基本的對別人的尊重也失掉。拿了昆德拉的生平作背景,聽起來很有文藝感,有一些 warm and fuzzy feeling ,但究竟論證為何,理據為何,卻沒有怎樣交代。人們在面書傳閱時常常引用的那段落,大概已可反映此文的要點,應該也是最觸動人心的幾句話:「因此在我看 來,我們… 詳閱

Church standoff a study in China’s complexity

It had all the appearances of a brutal government crackdow… 詳閱

Can gays go to heaven? Son of Rev. Billy Graham says ‘absolutely’…but like all sinners; only after repentance [VIDEO]

徬徨在科學、神學、聖經與信仰之間

信仰的過程也有個轉折點,過了這個轉折點,他就能“以信求知”了。但這並不等於他的知識全備了,或他再沒有懷疑了。 如果認真追尋,會發現,基督教不是很容易了解的。它不斷地挑戰我們的自信、理性和價值觀。一些對基督教理念有好感的人,很可能會卡在“《創世記》不合科學”,“基督教的上帝是個專制的暴君”,“死人怎能複活?”等地方,卻步不前。如果又看… 詳閱

【隨心而發】與神摔跤

Daniel Tang
創 世 紀 32:22 他 夜 間 起 來 、 帶 著 兩 個 妻 子 、 兩 個 使 女 、 並 十 一 個 兒 子 都 過 了 雅 博 渡 口 。 32:23 先 打 發 他 們 過 河 、 又 打 發 所 … 詳閱

尾指見證﹣大嶼山是香港腳指尾?

一個小意外,右手尾指不能伸直,深夜到聯合急症室求診,由晚上十一點,等到凌晨三點半,比我更早到的老人、幼童幾十人仍然在等著,我唯有放棄,因為第二天有工作。翌日放工,改往仁濟,情況似乎較好,等個多小時已能見醫生,感恩沒有骨裂,但根腱卻斷裂,按裝支架,要個多月時間不能彎曲。這少少的受傷,在這毫不起眼的部份,才發現失去了的可貴,寫字像有障… 詳閱

面對政改爭論,堂會如何應對?(上)

當前本港社會在撕裂中,如佔中與政改、本土論述與內地自由行、建制與反霸權等,教牧與信徒有時感到困擾與不知所措。 地方堂會既由來自不同背景的基督徒組成,凝聚我們在一起是基督福音,並非不同的政經取向,因此堂會不可能在政制與民主課題有一致的立場。當教內不同群體或個人提出不同意見,這些意見若非涉及真理,我們毋須因著多元訴求,或因教外媒體間中誇… 詳閱

關於「奇妙的策士」

以賽亞書九章6節: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有人指出,Pele-yoetz這個中文翻譯為「奇妙策士」的希伯來文有個問題。Pele的意思不是形容詞奇妙,而是個名詞「奇蹟」或神蹟。Yoetz也不是一個名詞諮詢師或策士,乃是一個主動分詞「他在計劃」,這個字只有其被動分詞ya’otz才… 詳閱

從好萊塢的《挪亞方舟:創世之旅》到米開朗基羅的《創世紀》

果不其然,未演先轟動的影片《挪亞方舟:創世之旅》在觀眾間產生了兩極反應。主要的爭議圍繞在這部電影到底代表了什麼?派拉蒙製片公司事先已經聲明,這部電影雖然保持了聖經故事的精神、價值和整體信息,但它不是一個忠實的“聖經故事”。然而,既然典出《創世紀》,這個聲明就無法平息爭論。 早在2004年,梅爾·吉布森的《耶穌受難記》受到基督教界廣泛的肯定…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林則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