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th100 - A Group of Thinking People

與《雅歌》扭鬥

和《雅歌》糾纏多年,過程是痛苦的。   愈深入硏讀這書,看到的釋經的問題更多,要不斷調整對這卷聖經的看法。《雅歌》作為密契靈修學的進路失去釋經基礎,甚至未婚的基督徒親密的底綫也受到挑戰。 但也令我振奮的是,對《雅歌》重新的硏究,確定信仰生活不能缺了這卷書。 最初,少年時代,從培靈會夏令會講道聽來,學到的,《雅歌》是是所羅門王寫的一首滿… 詳閱

人類發展與人權:上主宣教(missio Dei)

當下現況 發展一詞含意進步、改善和實現等理念。我們用甚麼準則衡量發展?又或發展應向甚麼目標邁向?跟不同非政府組織一樣,天主教會指出發展目的應以人類優先。由教宗保祿六世於1967年3月頒布的《民族發展》通諭就是一例。然而,以人類優先的立場有別於生態學要批評的人類中心主義。以人類優先要防止發展主義受資本主義影響,反成為去人性的發展。 於1990年,… 詳閱

做回真實的自己

近幾年,開始見到我這個人的人生母題。 其中一個主題,是關於真我(另一個是關於自由)。也許是天性,也許是成長背景,我最真實的自己,一直囚禁在心底深處,一層一層的包裹着。他總是首先被犧牲的一個;舉凡滿足自己的事,只能偷偷摸摸地做,就算這件事有多正大光明,做完也是滿有罪咎,總要不斷找藉口來賦予意義,好讓這件事看起來不像純粹的慾望。 這個內… 詳閱

兩件芝麻綠豆的小事:「講人自講」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這是兩件芝麻綠豆的小事,但看微知著、一葉知秋,所以我仍然將它們記錄下來。 在上個主日教會邀請了一位宣教師來分享他的宣教經驗,原本的安排是十分鐘時間的短暫分享,但結果那位宣教士足足用了20分鐘時間,結果令到後來原本的講道需要縮短。在宣教師分享了十五分鐘之後,我在座位上舉起手錶,示意他已經過了時,可能他看不見,仍然繼續… 詳閱

【聖人】二之二(講章撮要)

經文:利未19:1-2,15-18;馬太22:34-40 3. 今時今日,越來越危險的「聖人」信仰實踐 由出埃及的律法時代,「聖人」是為保存血統純全的身分;到了耶穌時代,由嚴守律法的法利賽會堂式信仰到耶穌道成肉身,以行義成為「聖人」,「分別為聖」的教導有很大的改變;而到了今日的基督教,「聖人」又是一樣怎樣的身分?「分別為聖」的基督徒又應該有怎樣的信仰實踐呢? 回想… 詳閱

隱祕的事沒有不顯露的

「我為日本政府隐藏渲段宗教迫害史難過,這是不應該的。」這是楠原教會的奈切伯伯向我們介紹楠原教會時的概歎,當他說這句話時,眼光仍泛著淚水。奈切伯伯是潜伏基督徒的後裔,他親自告訴我們這間教會是如何用血和汗造成。楠原是五島市其中一個鄉鎮,也是十九世紀未期許多潛伏基督徒居住的地方,這間教堂見證著奈切伯伯的祖先因著持守信仰而被監禁和受到嚴刑… 詳閱

會幫人打飛機但拒絕婚前性行為的大波妹──空手道 The Empty Hands

(微劇透,但看無妨。) 《空手道》是一套好電影,毋庸置疑,雖未到一生人必看電影之一(我期待有一日杜汶澤可以拍出),卻是一套有意思之作,玩味處處(但不是笑片)。比如這個英譯的戲名The Empty Hands──攤開雙手,其實我們都是一無所有的。 鄧麗欣在劇中脫胎換骨,我相信每個人都會如此評價。 杜汶澤愈來愈有魅力,而且願意讓把光芒留給主角,站在恰好的位置… 詳閱

含淚想主愛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作為在佈道會信主的我,對於即將舉行的「主愛臨香江」是超大型佈道會,沒有喜樂,只有傷感。看到主席們「星光閃閃」,宣傳海報中有政壇人士、一堆明星,不禁問一句,這是正式基督教的佈道會嗎? 看著大會工作人員諸如鄺大主教、以勒基金陳太;又看宣傳海報中有政壇人士及一堆明星,這顯然是一場又一場的Show多於基督教的佈道會。不僅如… 詳閱

為何還懷有能溝通的夢想?評「風暴念福音盛會」一文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近日看到不少人對「主愛臨香江福音盛會」的大會主辦單位一直不與反對者溝通而感到不滿和不支持。相反亦覺得只要大會肯與反對者對話溝通,求同存異,對話對話,應該對這聚會仍有支持的空間的。然而當我看到大會總幹事對八月份風暴的詮釋,我實在感受到這種空間真的非常非常少。 為何福音盛會青年組的活動要因風暴而要取消,會被詮釋為… 詳閱

當他們認真編織時,愛就在他們中間

早前看了一套日本電影《當他們認真編織時》,這是一套關於跨性別與探討多元成家的作品,電影寫實得來又十分溫馨,加上找來了日本當紅男演員山田斗真來飾演跨性別角色,更令電影錦上添花。電影劇情講述一名11歲的小學女生小友,因為其母親突然的離家出走而去了舅父的家裡暫住,可是小友不知道的是,舅父現在與一名跨性別的女友凜子同居,小友剛開始也對凜子感…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林則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