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th100 - A Group of Thinking People

黎明與黑暗間的彌賽亞微光

梁天琦數年前的一句「黎明前的黑暗係至__黑暗」,成為不少抗爭者心中的精神支柱,勉勵他們在邁向成功前,狀況將每況愈下,壓迫將更為嚴苛。道理人所共知,但親身經驗的震撼卻遠超語言所能描述。二○一九,我們共同體會黑暗的暴虐是何等瘋狂,黎明來到的期盼遙遙無期。在告別這歷史性的一年,我們還能如何期待新一年的來臨? 聖誕是教會傳統重要的節期,為慶祝… 詳閱

關於「黃色經濟圈」的偽命題(2)

Gordon Wong
上一篇文章,我用西蒙的「界限理性」理論,解釋了為什麼即使消費者未能掌握全部數據,不能確定那一間是黃店,「黃色經濟圈」仍然可以運作。現在,我會討論另一個命題:黃店背後一樣要從藍色經濟中得到供應,所以不會成功。 這偽命題其實只是邏輯學上的一個常見謬誤:「假兩難推理 The False Dilemma Fallacy」。「假兩難推理」是用來反對任何政策最常見的論點。一個大… 詳閱

信仰百川每週精選20200104

最新文章 Chong Ho Yu — 民主與民生是不可兼得的魚與熊掌嗎? 樟木盒 — 《善惡相爭》-再思電影中善惡的對立與掙扎 袁天佑 — 以感恩、信心、盼望和關懷,踏進新的一年 袁天佑 — 我們所依憑的是甚麼? Peter Koo — 20191229證道: 大難中的喜樂 龔立人 — 埃及—保存生命與尊嚴的避難所(太二13-23) Gordon Wong — 關於「黃色經濟圈」的偽命題(1) Sunny Leung — 【我們是一群前異… 詳閱

[怪奇教導]毀人一生幸福的基督教戀愛觀(上)-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

信徒一定要選擇與信徒結婚,否則要受教會紀律,真的有聖經根據嗎… 詳閱

勇敢面對、免於恐懼

台灣學者何明修最近出版了一本新書:《為甚麼要佔領街頭?從太陽花、雨傘,到反送中運動》,這是他在一年前出版的《Challenging Beijing’s Mandate of Heaven: Taiwan’s Sunflower Movement and Hong Kong’s Umbrella Movement》的中文修訂版:從分析台灣太陽花學運和香港的遮打革命開始,同時增補了作者對於仍在進行中的香港反修例運動論述。 害怕失去更重要的東西 我還未看完此書,但是此… 詳閱

不要再熱衷於捉鬼了,好嗎?

這篇文章是想勸所有和理非的基督徒朋友不要再「捉鬼」的,不論你是在現場還是在網絡上捉過鬼,我也勸你從這一刻開始不要再「捉鬼」。 我還記得在抗爭早期一點還有很多大型遊行的時候,當有一次抗爭行動在進行時,有一張相片同時在和理非之間瘋傳,照片拍到一位黑衣人身上有一張粉紅色的貼紙,照片的文字描述指凡是在遊行中身上有粉紅色貼紙的黑衣人就是警察派… 詳閱

愛割席的福音派(七) 一 迷失方向的院長

上篇文章論到,在歷史中的福音派,努力不割席,但是現實中的福音派,割席的例子多。這兩個互相矛盾的論述同時存在,究竟是什麼一回事?我的答案就是,因為寫福音派歷史的人,少選取割席的故事,多談合一,作為正面教材。在這篇文章,我想引用梁家麟院長所寫的《基督教會史略》,來看看上面的答案是否正確。 上文又提到,在《基督教會史略》中的第十課:司徒德… 詳閱

十年……

屈指一算,認識王怡牧師已經十年了…… 王怡第一次到香港演講,是2009年11月。那次講座安排在11月6日,是由宗文社、崇基禮拜堂及崇基學院宗教與中國社會研究中心合辦的,題目是「夢難圓?──家庭教會公開化與合法化再思:成都秋雨之福教會個案」,除了王怡外,余杰也是講者之一。可以說,我跟王怡的認識,也是因為余杰的安排。 2009年,關於中國家庭教會公… 詳閱

關於「黃色經濟圈」的偽命題(1)

Gordon Wong
近日,「黃色經濟圈」這概念得到各方的高度注意。從建制/親建制派的反應中,可以見到他們對這運動非常擔心。他們的論點,大部分都不值一哂,例如可能違反反歧視法(「黃色經濟圈」是消費者的選擇,喜歡幫趁誰就幫趁誰,去永安不去裕華就是歧視?);違反「經濟理性」對最大利益的追求(「經濟理性」追求的是「最大滿足 maximize utility」,而不是「最大經濟回報」… 詳閱

感謝生命中那些能讓我們安心的小團體

談起團體,總令人聯想起小圈子。 小圈子,又令人聯想到欺凌。 以前返團契,傳道人除了和我們講解信仰,剩下的就是致力消弭每個小圈子。 年少的我曾以為小圈子就是惡的存在。 於是我們舉辦的活動總是盡量邀請所有人,或是避免讓某些人感覺被冷待。 可是呢,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小圈子的情況總是一再出現。 去到後來,我都有點覺得講了五、六年同一個主題,不會…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林則徐